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六十三章:洛阳

第六十三章:洛阳

    洛阳。

    底蕴之重只怕天下各地少有能及,最古老的河图洛书便是在此发现,周、汉、魏、隋都曾建都于此,帝喾、唐尧、虞舜、夏禹等神话,亦是多传于此,自古便被视为“天下之中”。

    而这些底蕴,便包括了洛阳城里一些古老的家族,他们或把握朝政,贵不可言,或掌握富可敌国的金钱,或几世的书香门第,家世显赫,或是为一方武林巨擘,一世豪雄。

    若说这天下各势造就了一个暗流汹涌的江湖,那这洛阳无疑就是龙潭虎穴。

    ……

    “你们听说了吗?前两天沁阳可是出了个杀人如麻的狂徒,连毙黑白两道数十位高手,手段那可当真是狠辣的紧,但凡遇见无一活口,见人就杀。”

    “这事哪还能不知道,听说如今此人与多方势力结下死仇,可谓是举目皆敌啊!”

    “可惜,他就是再厉害只怕也活不过几日了。”

    ……

    长街嘈杂,贩夫走卒、拒付文人无不是尽在其中,众生芸芸,百态俱现。

    酒楼上,一些个歇脚的豪客大口喝着碗里的酒,满是兴致勃勃的议论着几日以来江湖上发生的大事。

    要论大事,自然便离不开沁阳城了,据传有人不知从何处得知那沁阳城附近埋着一古墓,内藏奇珍异宝,金银无数,便前去雇人挖掘。

    这一挖,短短三两天的功夫,前去取宝的商客连同雇佣的人,二百余口悉数毙命,死的离奇诡异。风声走漏,更是引来诸多江湖豪杰前去,这一去,却也是同样的结果,有去无回。

    一时间沁阳城内便流传着墓中厉鬼杀人的说法,以至于人心惶惶,风声鹤唳。

    而另一件则是紧随其后。

    早在前些日子,江湖上一些黑道势力无不是遭人神秘拔除,那人手段果决狠辣,平山灭寨,无人能挡,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便连毙数位凶名在外的恶徒,可谓是声名鹊起。

    奈何,不曾想竟是因此惹来黑道悬赏。

    四十五万两啊,不到半天时间,便招来无数人觊觎,蜂拥而至,然后,也死了。据说那天沁阳城外仅是尸体便不下百余具,连雪底下结的冰都是红的。

    这便是江湖,再大的名头,这一死便都成了空谈,而那胜名之下无分黑白正邪,都是一具具看不见的森森白骨。

    现在,也是如此,那些人只会谈论活着的人如何如了得,却不会再去提那些死去的人。

    角落里,一人刮去了脸上的胡茬,换了身干净的蓝衫,正安静的坐在那里,他一边吃菜饮酒一边听着那些人的闲聊,无论是天南地北的传闻,还是一些小道消息都能在这听个七七八八。

    他身旁卷着捆草席,捆的结实斜靠在墙角,衣襟里,不时探出个圆头圆脑的小东西,好奇的朝外张望着。

    这人自然就是姬神秀了。

    听着别人口中的自己,他是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杀了百余人?

    满打满算恐怕他就杀了三十不到,至于这剩下的,不用想,定然全是那个女人出手做的,想来多是寻他不到,才迁怒于那些闻讯赶来的人。

    如今越杀越多,多半是想嫁祸给他,然后把他逼出来。反正江湖皆知“云梦仙子”当年早已命陨衡山,这些恶名到最后自然都落到了他的头上,只怕说不定过不了几天他就要落个什么魔头之名,引得江湖群起而攻之。

    “还好跑得快!”

    姬神秀心里感叹了一声,他话语虽是随意,可眼睛里却有冷意迸溅。

    那女人确实恐怖,若非亲眼所见根本不能明白。

    当年她与“柴玉关”联手布下衡山浩劫,尽夺百家绝学,一身所学严格来说比之柴玉关怕是只高不低,可惜当年先是败于“沈天君”之手,重伤不愈,后又遭丈夫“柴玉关”背叛,伤了根基,以至于实力大打折扣,不然,还得再强一筹。

    窗外飞雪弥散于天地间,不大,零零散散,洋洋洒洒。

    酒楼里的人来来去去换了又换,嘴里谈的东西也是变了又变,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姬神秀手里的酒也是煮了又煮,不过倒也让他听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江南之地出现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异人,不知是因为少年白头还是其他的缘故,只是中年便已满头白发,最令人惊讶的是此人居然是个罕见的棍棒高手,似是姓孙,名叫孙白发。

    此人甫一出现便连败二十七位成名久矣的江湖高手,起初他还只是专找使棍棒的好手,可时间一久自然一一被他挑战了个遍,无一例外,俱是溃败。最后寻无可寻,找无可找,索性是来者不拒,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但凡能练出名堂的,他一概迎战之,大有横扫江南的意思。

    就连一些底蕴深厚的世家也是败的颜面扫地,族中精锐高手尽出,硬是抵不过人家手里的一根棍棒。

    除此之外,有无上魔教仅用十年的时间便纵横西域,傲视群雄,其手下高手门徒众多,视天下豪杰为猪狗鱼肉,可谓是魔威盖世。

    甚至江湖上还有传言,说那魔教的教主乃是个很不得了的人,不但有大智慧、大神通,武功也已超凡入圣,鬼神莫测,号称近五百年来天下第一人,世间无双无对。

    可惜对方行踪历来神秘,只是隐隐知道他似是姓白。

    如此传言,自然引来许许多多江湖人的耻笑,或许在他们的眼中,中原之外不过是蛮夷之地,又怎会出现什么真正的大高手,一个个嗤之以鼻,满堂哄笑连连。

    “魔教?”

    听到这个名字,再瞧着那些酒桌上犹在哄堂大笑的人,姬神秀不由摇了摇头,笑吧,等魔教东进之日,恐怕你们就得哭。

    至于那姓孙的高手,加之使的乃是棍棒绝技,十有八九是错不了了,而且他如今对敌手来者不拒,仅这番作为,便知此人一身武功怕是已经大成。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暮色将近。

    姬神秀浅尝慢饮的喝着酒,心中是若有所思。

    可忽的,他眼角余光猛的看见雪中出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当即目光一转直直投去,嘴里是轻咦一声。

    “咦?”

    风雪之中,只见一道倩影正孤零零的走着,不是别人,正是前两天见过一面的朱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