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五十四章:风雪赶路人

第五十四章:风雪赶路人

    “叮叮”

    风雪如幕。

    滚烫的炉火如血般赤红,自那炉口溢了出来,映红了铁匠结实的胸膛。

    汗珠洒下,老铁匠喘了口气,他已到花甲,虽身子骨比同辈强上一些,但终究不再年青,一头发丝黑白参半,在冷风中飘摇如浮萍。

    “师傅我来吧!”

    憨厚老实的徒弟忙扶着他,脸带忧色的道。

    “没事、没事、”老铁匠说着,目光却飘向那浇铸出来的物件。

    那物件通体光华不显,似是块焦炭,只是这形状委实有些怪异,弯弧似一弦月,足有四尺来长。

    老铁匠摊开的一双手早已是惨不忍睹,被磨出密密麻麻的血泡、豁口,但他脸上却满是激动笑意,显然对这物件极为满意,尽了全力。

    正如那武道争锋,一世苦行,为的不就是以武败敌求胜,有所建功。亦如那书生,寒窗苦读数十载,不就是为了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而眼前的只不过是把武功和学识换成了铸造技艺罢了。

    一门技艺,苦熬半生,谁不想有所成就。

    老头也曾入过江湖,练得一些手段闯出一些名堂,可惜江湖太难,这半辈子下来,一起闯荡的兄弟无不是死的死,残的残,到头来也就剩他一个,在开封开了个耐以糊口的铺子,一手铸造技艺也算是小有名气。

    就听他心满意足的叹道:“好家伙,光是为了浇铸成型便耗去我不少东西,我这双手往后怕是握不了几次锤了。”

    寻常刀剑短则三两天,长则四五天便可铸成,只是前段时间他们这铺子却来了个怪人,要铸一口刀,这刀可不太寻常,那人仅一开口便说刀重要在百斤以上,老铁匠听的直以为是来消遣自己的,差点没把那人撵出去。

    可对方却是自背后解下来一包裹,里面这东西一亮,那竟是一块块极为罕见稀有的奇石异铁,有的灰不溜秋,有的黑如墨碳,还有的竟比银子还亮,最大不过拳头,小的形似核桃,颜色那是千奇百怪,加在一块居然当真不下百斤,而且对方更是许以重金,这才动了心。

    他可是足足用了五六天的时间才将那些奇石异铁彻底融为一炉,而后反反复复熔炼了数次,去尽了其中的杂质,还搭进去大半这些年打出来的好钢,到现在差不多都快个把月了,才终于浇铸成型,只差打磨砥砺开刃。

    那徒弟则是面色涨红的把那只能算是刀胚的物件的挪了起来。“师傅,也不知道这么重的刀那人使不使的动!”

    “管那么多作甚,去,先把那刀磨一遍,我抽两口。”老铁匠没好气的训斥了一声,然后取下腰间别着的烟杆在那炉火上晃了晃,自己坐在门槛上“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迷迷糊糊间。

    “刀好了吗?”

    一道沉闷如雷的声音猛的自风雪中响起。

    老头身子一个激灵,见茫茫风雪中浮现出个魁梧的身形来,当即忙不迭的起身。

    “好了,好了。”

    他满脸堆笑。

    “嗯!”

    来人应了一声便已跨进了铺子,怀里像是抱着什么。

    也不知道老铁匠迷糊了多久,此刻那物件已是在他徒弟的手中被磨去了碳色,露出了真容,就连他第一眼也是为之失神。

    来人目光一扫,便直勾勾的便落在了刀上,问道:

    “四尺几?多少斤?”

    “四尺二,一百二十七斤,融了五次,加了一块精钢,制式也都是按照您留下的模子做的。”老铁匠回神忙应道。

    然后他又取出一刀囊,一摊开,里面竟是摆着十数柄寒光闪闪的飞刀,如银光洗练般璀璨。“剩下的精钢我总共打了十四把飞刀,您看看可还满意?”

    “好。”

    来人点点头,抬手递过去一鼓鼓囊囊的钱袋。

    “就这样吧,不用开锋了。”

    “好,好,都依您。”

    老铁匠忙忙取过早已准备好的刀鞘,二者一合,严丝合缝,见青年满意,这才小心翼翼的接过了钱袋。

    青年来的急,走的也急。

    只等青年负刀走远,铺子里的徒弟才满是艳羡的叹道:“师傅,此人负百斤重刀行走如常,一定是个大高手。”

    只是老人却不应他,只是满眼留恋的看着那人背后的刀。

    ……

    ……

    ……

    “驾、驾、”

    高扬的马鞭,骤急如雨落的马蹄声,只在响起的一刹,便被风雪掩了个干净。

    “前面的朋友且留步。”

    十数骑呼啸而来,径直停在了刚出城的青年身旁。

    当先一骑乃是个黑凛凛的虬髯汉子,身形壮硕似铁塔,只见他拱了拱手。“敢问朋友可曾见过一个穿白衣服的大姑娘,和一个穿红衣服的小丫头?”

    姬神秀抚摸着怀里的毛球,眸子一抬,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轻声道:“没见过。”

    见没有线索,那汉子眉头一蹙,只是深深看了眼他背后灰布裹着的刀鞘,嘴里道了声“多谢”,便又远去了。

    姬神秀心头暗自好笑,沈浪那小子先前问他去哪分明就是怕他暗中对那几个所谓的高手动杀心,现在只怕也还留在“仁义山庄”,那此人嘴里的那两个肯定就是朱七七和他弟弟朱八了。

    “呵呵,这一次倒是找到一个学武功的好机会,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刀法。”

    早在之前得知“快活王”精通各门各派所学的时候姬神秀心头便动了心思,这可是活秘籍啊,看不懂那死的,他就不信看不懂活的。

    只是似想到了什么,姬神秀眼里已浮现出一股凝重,先前与沈浪坐在一起,他竟然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压力,肉身自行警惕,毛孔紧缩。

    如此,就是不知道那“快活王”又是何等实力?更何况他手底下高手亦是不少,不但有“急风三十六骑”而且还有“酒”、“色”、“财”、“气”四大使者,武功俱是一流,而且招揽的黑道高手也不在少数。

    不过。

    姬神秀双眼一凝。

    只要他劲力能渗入五脏,届时肉身真正大成,说不定真就能由外而内,气血达到极致而凝出内力,只待内外合一,一身境界必然大涨,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呵。”

    低笑一声,他脚下步伐一转,人已是消失在了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