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间庙 > 第二十三章:女子,老人,和尚

第二十三章:女子,老人,和尚

    “我滴个妈!”

    姬神秀蜷缩在楼阁的一角,看着那个慢慢从画里浮现而出的身影冷汗直冒。

    他的脸色慢慢从苍白变成土色。

    那是个女人,还是个红衣女人,一头灰白发丝都快垂到脚后跟了,背对着他,看的姬神秀直发毛,关键是嘴里还哼着曲,如泣如诉。

    要不是这诡异场面有让人点瘆得慌,还别说,声音还真挺好听的。

    姬神秀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发出一丝声响惊扰了面前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女人。

    空气凝滞的像是万年不化的冰山。

    窗外怪风呜咽,像是恶鬼的哭嚎。

    姬神秀双手悄无声息的下意识摸上袖子里的刀,浑身紧绷到了极点,只因他看见那个女人许是受到了惊扰,静立的身子一颤,慢慢转过了身。

    猝然,他是如坠冰窟。

    转过来的,是一张侧脸,一张女人的脸,容貌秀丽,但他却是一身劲力暗自狂聚,紧紧的握着两把刀。

    因为这张脸只有一半,待另一半全部转过来,姬神秀就看见半张森森白骨的脸,没有血肉,裸露在外的白骨上攀附着零星点点的干枯筋脉,黑洞洞的眼眶正直勾勾的朝他看来。

    “……”

    望着这诡异的一幕姬神秀的呼吸瞬间凝固了,他静静的一动不动,一切都仿佛停止了一样。

    然后。

    “去你大爷的!”

    袖中双刀瞬间出鞘,姬神秀竟是率先出手,刀影直直削向那个红衣女子的雪白脖颈。

    他眼神一凝,似是想好了一切后果。

    但让人悚然的一幕发生了,他的刀竟然是落空了,刹那的功夫,眼前哪还有什么红衣女子,而那歌声已是悄无声息的到了他的身后。

    瞬间,后心发凉。

    只是,让他意外的,却是那歌声渐渐下了楼。

    楞了半晌,姬神秀这才木然着脸收刀走下楼。

    就见那红衣女子缓步走到那石桌前坐下,一双眼睛慢慢落到了那副残局之上,执白。

    只在这前后脚的功夫,姬神秀就听那莲池之中传来一声声古怪的声响。

    “吱呀吱呀”

    这声音像是那庙门的转动声,干涩沙哑,又像是一叶年久破败的木舟在摇动着木桨,听的人极为不舒服。

    姬神秀闻声朝声音望去,就见那碧幽幽的莲池中居然出现了一抹昏黄的光亮,影影绰绰间,还真照出了一艘木舟,上面还有一人,那是个白发苍苍的老翁,身披蓑衣,背带斗笠,船头还横放着一节鱼竿,正摇着木桨而来。

    按理来说这亭子已在莲池中央,虽说还剩下一半,但对他而言一眼便可望到头,可这木舟却像是自不可知之处划来,由模糊变作清晰,由虚幻缥缈化作凝实,过处碧波荡漾。

    眼看就要近了,那老人耷拉的眼皮一抬,原来他船头的鱼竿正在动,旋即就见他俯身探手,一截由青竹做成的鱼竿瞬间被他拉起,一根鱼线跃水而出,而在鱼线的尽头,则是钓着一条肥硕的鲤鱼。

    老人面容无波,只是将那鱼自鱼钩上摘下,然后放到了脚旁的鱼篓里。

    “真是一个比一个怪!”

    姬神秀看的是不明所以。

    他在看老人,老人却像是看不见他,不光是老人,连那个红衣女子也似看不见他,都对他视若无睹。

    天空的怪风也停下了,落地之余化作一灰衣僧人,面无表情的立在棋局一侧,亦是定定的看着那残局。

    老人停舟靠岸,拾杆提篓,竟然是坐在了红衣女子的对面,执黑。他把鱼篓与鱼竿放在了棋局的一侧,那感觉就像是在做什么赌注一样。

    女子始终都在看着残局,但就在那渔翁坐下之后,楼阁之上,不知从何处歇来一只怪鸟,通体漆黑如墨,双眼血红,嘴里竟然衔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古怪鸟笼,而后似是通灵般将其放在了女子这一侧。

    所有人都紧闭双口,不言一字。

    姬神秀可不懂什么棋,别说是围棋,就是象棋、五子棋都没怎么下过,但他心里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这庙里的东西都不同凡响,这两人更是处处透着诡异,那这拿出来的东西应该也很是不一般。

    他想着,眼睛却时不时朝着那鱼篓里瞧去,先前那鱼可真肥啊,怕是不下一二十斤。

    奈何不看还好,只这一看,姬神秀脸色先是一僵,然后陡然一变,满是骇然,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震撼。

    鱼篓之内哪有什么鱼啊,姬神秀甚至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他先前明明看见钓上来的是一条鱼。但现在他再看去,就见其内烟云缭绕,隐隐约约间,他似是看见一条庞然大物在其中偶露一鳞半爪,惊慌的像是一条鱼儿样在其中窜逃。

    这竟是一条龙。错不了,尽管姬神秀从未见过,但他绝不会认错,但现在,竟是被人如鱼般钓起,确实和鱼差不多,在这鱼篓之内,在这古庙之内,它就是一条鱼。

    他看了眼那碧幽幽的莲池,心里直是天翻地覆,然后,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截鱼竿。

    “砰!”

    有人落子了。

    落子的,是那老翁,满是枯瘦的右手捻黑子而落。

    落子之声竟是清晰入耳,像是有一股说不出的魔力,姬神秀瞬间回神,下意识便朝那黑子所落位置看去,先前不曾察觉,不想此刻黑子甫一入眼。

    姬神秀的眼中,那黑子瞬间铺天盖地的暴涨开来,像是要化作无边无际的黑暗,黑暗暴涨如亿万丈的潮浪,遮天蔽日,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但就在此刻,古庙的前院,一声声刺耳的金铁摩擦声却是打散了那落子余音,姬神秀猛然惊醒。

    那口古井。

    不由分说姬神秀身形忙暴退开来,满眼的骇然,浑身冷汗直流,竟是再也不敢去看那棋局一眼,远远的逃开,一脸的如临大敌。

    这一子落下,直等那红衣女子再落子竟是足足等了十天。姬神秀已是自那亭内退到了前院,而这十天最让他惊讶的是那庙门竟然无法打开。

    等他心惊胆战的再去看的时候,无论是女子还是老人还是和尚,已齐齐都不见了,而那残局之上,诡异的是竟然与之前并无区别,未曾多一子,也未曾少一子。

    “真是奇了怪了!”

    姬神秀看的直皱眉。

    也就在回来的时候,那紧闭的庙门外居然传来锣鼓的声音,吵杂无比,那感觉就好像外面是个闹市集镇。

    到这,姬神秀心里终于是有些恍然。

    他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