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七十八章 我这算是火了

第七十八章 我这算是火了

    聚宝斋离向南的家并不远,走路十多分钟就到了。

    十月份的金陵,早晨起来还有些微冷,再加上今天外面下着毛毛细雨,文化市场这边并没有多少行人,显得颇有些冷清。

    聚宝斋的大门洞开着,店铺里开着灯,显得很亮堂,一个店员模样的中年男子,正拿着抹布,一点一点地四处小心擦拭着灰尘。

    古玩店和珠宝店等其他店铺不同,一般很少聘请年轻漂亮的小女生来做店员,主要原因就在于,年轻的小女生,很少有精通古玩行当的,前来的顾客要是一问三不知,很快就会失去兴致,也许一单生意就跑掉了。

    因此,古玩店的店员,大多都是中年大叔,而且还得有相当深厚的古玩知识,不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那也要张开嘴就能侃得头头是道,至少得把顾客给忽悠住了。

    只要顾客愿意留下来,这一单生意就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那就得靠运气了。

    也许顾客一下子看对了眼,说不准就“啪”地一声掏出银行卡,随便让你刷!

    这店员虽然背对着店门在抹桌子,可耳朵却灵得很,向南一进门,他就立刻转过身来,一双眼睛迅速打量了向南一番,脸上堆满了笑:

    “这位小哥,可以先随便看看,有需要的话,招呼一声。”

    向南朝他点了点头,笑道:“我随便看看。”

    向南话音刚落,从店铺里面就传来了一个激动的声音:

    “哎呦,这不是向专家吗?”

    紧接着,一个头发略有些花白,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的男子,从里面急匆匆地走了出来,他对那个店员介绍道,

    “小肖啊,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前过的向专家,也是咱们的老板。”

    “哎呦,原来是向……专家!”

    店员小肖顿时惊了一下,连手里的抹布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他来到这店里以后,可没少听老板钱小勇说向专家向南的事迹,没想到这一回见到,居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年轻!

    向南一见那头发花白的男子,就认出来了,这是之前见过的那个店里的鉴宝师,姓马,今年快六十岁了,之前一直是在钱小勇父亲手下做事的。

    后来,钱小勇在金陵这边开了聚宝斋之后,马师傅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向南朝两人笑了笑,说道:“你们不用管我,我就是过来看看。对了,钱老板没在?”

    “他家里有点事,前几天就回家去了,本来是要给您打了电话的,可那天打您的电话一直没打通。钱老板就吩咐我,如果您来了跟您说一声。”

    马师傅想了想,又笑着说道,“向专家,国家电视台采访您的节目我看了,说得真好,这几天啊,咱们店里都接了很多电话,问您什么时候在呢,都想着把古字画拿来给您修复。”

    看个电视就知道我在聚宝斋,而且还能知道聚宝斋的电话?

    向南不明觉厉,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肯定是钱小勇之前拍的那个修复慈禧画作《大富贵》的直播视频,如今又被人给翻出来了。

    我这算是火了?

    应该不算吧,你看都没人给我打电话。

    而且,好像也没狗仔来偷拍我。

    向南心里暗暗想到,还是要低调,不然都没办法安心做事了。

    他有心想上网看看,网友们都会说些什么,可现在毕竟是在店里,多少还是有点不方便。

    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也不着急,等回家再看好了。

    他倒不是在意网友们对他如何评价,而是想看看,大家对文物修复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如今,文物修复的人相比以前是多了不少,但相对于整个文物馆藏来说,还是太少太少了。

    如果能让一部分和他一样的年轻人对文物修复产生兴趣,继而加入到文物修复这个行业中来,那他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想了一会儿,向南饶有兴致地问道:“马师傅,现在店里面有没有人留下什么需要修复的古字画吗?”

    “那倒是没有。”

    马师傅脱口而出,见向南脸上的表情略略有些失望,又连忙说道,“有一个老人,倒是来过店里一次,他说手上有一幅宋朝的古字帖,因为没有保存好,有些破旧了,想拿来修复一下,可那时候您不在……”

    “向专家您稍等一会儿,那老人家上次还留了个电话,他好像住得不远,我打个电话问问。”

    说着,马师傅便连忙跑去打电话了。

    向南想了想,反正博物院也去不成,就等等看好了,实在没古字画可以修复,那就回家雕刻石头章好了。

    打定了主意,他干脆来到店里的休息区,在沙发上安心地坐了下来。

    那个被称作小肖的中年人很有眼色地给向南泡了一壶茶,就又回到前面忙了起来。

    管他有没有顾客来,老板来了肯定得忙起来啊,不然平时再忙,忙给谁看?

    过了片刻,马师傅一脸得意地回来了,他笑着对向南说道:“向专家,那老人家一听说您来店里了,马上就说带着那幅古字帖来,最多半个小时!”

    “好,那就等一等,辛苦马师傅了。”

    向南朝他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要不要坐一会儿?”

    马师傅连连摆手,笑道:“向专家您坐,我就不打扰了,那边刚好有个顾客过来了,我得去招呼着,等一会儿那老人家来了,我就带他过来。”

    “嗯,那你就去忙吧。”

    向南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说道,“我去二楼的修复室坐一会儿,那位老人家要是来了,你喊我一声,我马上就下来,免得让老人家爬上爬下的,不安全。”

    还有个半个小时要等呢,向南哪有那么多时间干坐着浪费,当然得利用起来。

    到了二楼,里面的大红长案之上,一尘不染,红亮红亮的如同一面镜子一般,可以看得出,钱小勇对这里很上心,应该是每天都让人上来打扫清理了。

    向南心里有点满意,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后,便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掏出雕刻工具和一块胡萝卜粗细、食指长短的青田石来,开始专心致志地练习他的雕刻技术。

    “向专家,那位老人家带着古字帖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有力的敲门声,将沉浸在雕刻当中的向南给惊醒了。

    他放下雕刻刀,伸出双手使劲揉了揉眉骨上的睛明穴,让发酸发胀的眼睛稍稍舒缓了一些,这才起身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