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神兽召唤师 > 第八十三章 毒宗大长老白怒

第八十三章 毒宗大长老白怒

    “哼!当我不敢吗?”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绿色怪人,头发眉毛胡须都是绿色的,甚至眼睛都是绿色的,皮肤白皙,没有一点褶皱,身上还穿着绿色的长袍。

    绿色怪人缓缓飘落,落在了主席台上。奥利弗虽然不认识他,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能感觉到,对方应该是一名魔导师,而且还是一名毒属性魔导师,毒属性属于木属性的一种。

    面对一名级别高于自己的人,奥利弗打起了百分之两百的精神。院长不在学院里,几名学院供奉又不会轻易出手,几名副院长的级别和自己不相上下,龙城中的守备力量并不是为了学院而设,就算是来也要有相当不短的准备时间。

    绿色怪人落地后,天边有隐约有人影攒动,很快恭敬的落在了绿色怪人身后。

    “你是什么人?这么大的阵仗来我们学院有何贵干?”奥利弗语气尽量平淡的说道。

    落下的几人实力尽皆不俗,都是散发着浓郁银白色斗气的白银战士。

    “我是毒宗大长老白怒!白威是我的儿子,也是我唯一的儿子!”白怒瞪视着奥利弗,沉声说道。声音有些略微的颤抖,显示出了他此刻内心的极度不平静。

    “鉴于你有丧子之痛,这次之事我们学院可以不予追究。白威的遗体在礼堂内,不在操场上。”奥利弗听到白怒的话有些惊讶,他知道白威是毒宗的人,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奥利弗依然不卑不亢的说着,虽然自己级别不如对方,但是学院的尊严不容有失。

    “我已经去看过我儿子了,我现在要你交出凶手。”白怒平静的看着奥利弗冷傲的说道。

    “你儿子是死于你们毒宗自己人白雁浪手中,你既然是大长老,自然有权利处置自己宗族之人,你找我要什么凶手?”奥利弗有些恼怒的说道,很明显白怒是过来找事儿的,如果不是学院内现在高手不足,他早就忍不住了。

    白怒自然看的出来儿子白威死于白雁浪的毒药之下,更何况白雁浪早就把这件事情添油加醋的汇报回去了。

    汇报时白雁浪对李振邦极尽丑化,将自己带领的队伍描述成见义勇为的英雄,李振邦描述成无恶不作调戏猥亵少女的流氓。

    自己带领队伍救人的时候混战中被李振邦抢走了带毒的匕首,然后李振邦刺伤了自己队伍中的所有人,所有人的发病症状和中了自己匕首上毒药的症状一样。

    自己身上只剩下了一份解药,肯定是要先救白威的,哪知道自己为了救白威给他吃的解药反而让他送了命。

    白威死了以后,自己才知道竟然上了李振邦的当,白威中的并不是自己匕首上的毒药,白威就这样被李振邦给害死了。

    白怒虽然身为大长老,可是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由于自己修炼的魔法是毒属性,对自身伤害也是很大的,等自己成为魔导师以后,才有了能力。

    老来得子本来就是宠爱有加,没想到,这才刚入学人就没了,更何况还是被人害死的。如果不让凶手陪葬,他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放屁,我儿子是被人害死的!”白怒厉声吼道。

    “我看在你刚失去儿子的份上,多次忍让,如果你再口出不逊,别怪我不客气了!这里可是卡罗皇家学院,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撒野的地方!”奥利弗也恼了,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更何况他一个堂堂副院长,在学员面前被如此羞辱。

    “哈哈!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不客气的!今天你们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倒要看看,谁对谁不客气!”白怒怒极反笑,阴冷的说道。

    白怒说完,拿出来一根魔法杖,浑身覆盖上了一层绿色的魔法元素,虽然是木属性的魔法元素,但是给人的感觉不是充满勃勃生机,而是充满了腐败和神秘的感觉。

    奥利弗也拿出来了一根魔法杖,浑厚的土系魔法元素将身体紧紧包裹住。两人都没有动,互相对视着,气势互相倾轧着。

    奥利弗的脸上渐渐出现了汗水,相差一个级别,实力可都是天差地别,尤其是白怒已经算是半只脚迈进了圣级门槛。

    白怒身边八名白银战士扇形分开,谨慎的注视着周围,隐隐将白怒护在中心。

    这时,学院内的其他副院长以及主任一级的领到都赶了过来,将白怒和他的随从围了起来。

    “奥利弗,这是怎么回事儿?”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站在了奥利弗身边疑惑的问道。

    “吴明,他是白威的父亲白怒,也是毒宗的大长老,他儿子被自己宗门的白雁浪毒死了,他反过来找我们要凶手。这不是无理取闹吗?”奥利弗恼火的说道。

    “白怒长老,久仰久仰,不过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交出凶手李振邦,否则我不会善罢甘休的!”白怒紧咬着牙绿色的眼睛有些发红怒声说道。

    “凶手?李振邦?白怒长老,麻烦你把事情说清楚!”吴明有些纳闷的说道。这件事情很明显,白威是死在白雁浪手中,怎么还牵扯出来了个李振邦?他有些莫名其妙。

    “说清楚?哼!你们自己学员做的好事还要我来说清楚?”白怒眯着眼睛看着吴明厉声说道。

    “如果你对这件事情有想法,我们可以成立专门的调查组进行调查,如果你有证据证明也可以提供出来。我们不会放过一个故意杀害学员的人,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学员!”吴明郑重的说道。

    “你是说老夫冤枉你们的学员喽?好!那我就拿出证据给你看看!”白怒瞪着眼睛,怒气冲冲的说道。

    “白雁浪少主,你出来跟这几个老家伙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怒看着白雁浪喊道。

    白雁浪硬着头皮走上了主席台,本来这件事他不过就是想要推脱自己的责任顺便污蔑一下李振邦,否则毒杀大长老独生子,哪怕是误杀,这条罪责他也担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