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冠位暗杀者 > 126 阴谋,阳谋
    “哦嗬,妾身倒是很想瞧瞧,历代最强剑圣的剑到底有多锋利呢~!”

    面对莱茵哈鲁特的威胁,普莉希拉素手抿开了随身携带的火红色和扇,不以为然的率先回应道。

    “我的公主哟!拜托你也看看气氛好不好?这种时候就别在挥霍你的任性了,搞不好真的会出人命的啊!”

    看到自家的主子,在这种要命关头花样作死,阿尔简直欲哭无泪,连忙苦笑道:“刚才的话,剑圣大人请千万不要在意,我家主子只是一时口快,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刚才发生变故也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怎么没关系,阿尔你这个蠢货,竟然敢把妾身扑倒,简直是大逆不道。”普莉希拉拿着和扇,直接敲打在自己骑士身上,脸色不悦的说道。

    “饶了我吧!完全是条件反射,怕你被爆炸波及到而已。”

    “笑话,这世界的一切全都会为妾身着想,任何事情的结果必定会有利于妾身,有害的事物也会自动远离妾身,若不是看在你这蠢货忠心可嘉的份儿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阿尔摊了摊手,不再继续说什么。

    事实上,他确实是反应过激了,那只是一颗手雷而已,爆炸范围并不会波及到高台。

    而且,威力虽然看上去不俗,但是在这魔法盛行的异世界中,其实也不过就相当于一发【爆裂火球】而已。

    但关键之处在于,手雷不同于魔法,爆炸之前也没有任何玛那波动,异世界的人根本就没见过这玩意,所以才根本没有防备。

    另外,那个手雷丢的位置,刚好落在了贵族文官们那边,对于这些除了擅长勾心斗角、谋取私利,就只懂得享受人生的贵族老爷们,自然是一炸就倒一片。

    就死伤结果来看,爆炸造成了十一人死亡、二十四人重伤,全部都是文官与贵族们。

    个别身处爆炸范围内,但是却携带了被动触发型防御手段的人,无一例外的逃过了一劫。

    而骑士团这边,就只有两个离得近的家伙受了轻伤。

    就实际结果来看,纯粹的热武器在魔法面前,貌似并没有优势。

    不过,阿尔的心情还是有些复杂,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还会遇上其他的穿越者。

    对方到底是何目的,为什么要搞出这一手来,他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如果真如莱茵哈鲁特所言,对方的目的是这场王选之争的话,那么以后就很有可能还会交手。

    陷入思考中的阿尔,浑然没有意识到莱傲天看向他的目光,已经比起其他人多了一丝寒意。

    透过【传心的加护】,莱傲天虽然无法直接读取别人心里在想什么,但却能隐约感觉到对方的心情与思绪。

    而阿尔,在他自己都毫无自觉的情况下,就这么成了莱傲天心中第一个重点怀疑的对象。

    “莱茵哈鲁特,我这边还要救人,所以没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菲利克斯毫无闪避的正视着莱傲天,义正言辞的说道:“我相信这场事故不是你做的,也请你相信这同样与库珥修大人毫无关系,因为库珥修大人绝对不会使用如此恶劣的手段来打击竞争对手。”

    说完,他便转身向着库珥修点了下头,然后便继续去治疗场上的伤患。

    库珥修接过话语,同样毫无惧意的看着莱傲天,不容置疑的说道:“菲利克斯刚才所说的话,也同样是我的想法,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人暗中捣鬼,但是我库珥修作为卡尔斯腾公爵家的当家,只会堂堂正正的战胜对手,取得最后的胜利。”

    莱茵哈鲁特没有回应,而是直接将视线从库珥修身上移开,转移到了最后两女身上。

    “别这么看伦家啊~!眼神这么恐怖,伦家一个弱女子,可是很害怕的唉~!”

    被紧张感包围的安娜塔西亚浅浅一笑,颇有些小郁闷的说道:“被你这么盯着,伦家真的很紧张咧!伦家可不像库珥修小姐那么光明正大,也不像普莉希拉小姐那么自信从容,如果真的是伦家在捣鬼的话,现在肯定会被你吓得说话都利索了。”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女儿了,剑圣小子。”另一边,还没等爱蜜莉雅开口,帕尔就直接代替她说道,“我以大精灵的名义担保,莉雅与这件事情无关,你应该看得出来,她是个善良单纯的孩子,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搞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不是我拦着,要给你一个解释的话,她已经去救那些之前还嘲笑咒骂她的垃圾去了。”

    “……”莱茵哈鲁特深深地看了众人一眼,这才转过身去,朝着菲露特一步一步走去。

    此刻的少女,正趴在罗姆爷的尸体上,哭的撕心裂肺,让一旁的骑士都横不下心将她硬拉开。

    莱茵哈鲁特看着这一幕,听着少女绝望的哭声,内心更是感到前所未有的悔恨与痛苦。

    他怎么也想不到,情况竟然会变成这样。

    他不是不知道,王选之争充斥着各种残酷的斗争与防不胜防的阴谋诡计,可他却狂妄的以为,自己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粉碎所有的明枪暗箭,就算无法让少女登上王位,至少也能让她不受伤害。

    可是结果,可是结果……

    他从来都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感觉,可是在此时此刻,他却不敢面对少女,甚至害怕与那赤红的眼睛对视。

    如果这一切都可以重来的话,他一定不会强迫少女参加这次王选。

    只可惜,那个能让他实现‘如果’的人,却从一开始就站在了他的对立面,甚至一手造就了他如今的狼狈。

    ……

    “马克仕团长,已经查明在王选会议召开之前,莱茵哈鲁特卿曾特意叮嘱过巡守王城偏北的卫兵们,如果看到了体格高大,身高2米以上,褐色皮肤的老人,不要阻拦他。”

    ……

    “马克仕团长,已经查明入侵者的身份,是贫民窟专门负责处理赃物的罗姆爷。而且,那位王选继承者之一的菲露特小姐,实际上也是从小就生活在贫民窟,并且被这个罗姆爷抚养长大,靠偷窃为生的毛贼。”

    ……

    “很抱歉,贤者大人们,消息已经传开了,那些家中有伤亡的贵族们,现在情绪非常激动,坚持要找贤人会与近卫骑士团讨说法。”

    ……

    “不好了!那些贵族汇聚在一起,声称要让凶手血债血偿,而且矛头直指菲露特小姐与莱茵哈鲁特大人,如果再放任下去的话,恐怕要引起哗变了。”

    ……

    局势,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正如莱茵哈鲁特所预感的那样,这是一场专门针对他与菲露特的阴谋。

    而且随着獠牙一颗一颗露出,莱茵哈鲁特已然被困死在了这场弥天大网之中,摆在他面前的正剩下两种选择。

    是相信清者自清,将自己与菲露特的命运,交给其他人来决定,等待最后的裁定。

    还是依仗着力量,放弃自己的坚守与信仰,粉碎一切阴谋伎俩,掌握自己的命运。

    大厅中,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莱茵哈鲁特身上。

    无论是近卫骑士团团长马克仕,还是贤人会代表麦克罗托夫,没有一个人主动去开口,都等待着莱茵哈鲁特自己做最后的决定。

    只因为,他是历代最强剑圣,地表战斗力最强之人。

    然而,就在莱茵哈鲁特环视着四周,即将做出最后抉择时,一名年轻骑士突然踉跄的闯入了大厅,剧烈喘息着发出喑哑的嘶喊:

    “另一位……入侵者……是猎肠者艾尔莎……”

    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场内原本还一脸无趣的安娜塔西亚,突然浑身一个激灵,蓝色的瞳孔也瞬间收缩,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紧接着,便听见年轻骑士便继续说道:

    “我和莱恩一直追踪她,最后一直到商业大街,看到她从正面进入了合辛商会。”

    几乎话声刚落,场中的安娜塔西亚,终于也享受到了沦为所有人焦点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