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冠位暗杀者 > 125 剑圣之怒
    就听见“咯吱”一声异响——

    位于高台右侧的地板上,突然开启了一道缝隙,然后带有刺激性气味的烟雾瞬间喷涌而出,顷刻之间就弥漫了半个大厅。

    “什么情况?”

    “不好!全员警戒!”

    混乱之中,一道魁梧的身影突然从地板下面翻身而出,径直朝着位于高台上五名候选人冲了过去,然后一把扛起了站在边上的菲露特,立刻转身就跑。

    “干什么?!诶?是罗姆爷吗?”

    就在菲露特诧异声中,一股强烈的剑压突然横扫整个大厅,滚滚浓烟也在一瞬间就被清除一空。

    挥剑之人正是早已等待多时的莱茵哈鲁特。

    随着烟雾散尽,混乱的局面立刻得到了控制,在场的骑士们也第一时间锁定了入侵者,纷纷拔剑而出,将扛着菲露特的罗姆爷围困了起来。

    而站在安娜塔西亚身旁的尤里乌斯,聆听着微精灵的低语后,立刻警戒的看向被打开的地道通口,大声喊道:“还有一个人!”

    距离通道口最近的两名骑士,立刻持剑跳入地下通道,继续追击了上去。

    这一刻,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罗姆爷的身上,以至于竟然没有人留意到场地之中,还多了一枚拳头大小的东西,正滚落到了贤人会成员的附近。

    “这是什么?”一名贵族文官看着落在他身旁,还在冒烟的小物件,疑惑的问道。

    他这个问题,饶是活久见的麦克罗托夫也无法回答,大厅之内能够认出这东西有且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普莉希拉的骑士阿尔德巴兰。

    “那是……手雷?!”身为穿越者的阿尔,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世界,竟然还能碰上这种玩意,因此足足愣了好几秒,才终于反应过来,然后条件反射般直接将普莉希拉扑倒在地。

    下一秒——

    震耳欲聋的轰鸣巨响,瞬间响彻整个大厅。

    一切都来得如此突然,一切都发生的如此措不及防。

    迸射的火光,直接吞没了处于爆炸范围内的倒霉鬼。

    炙热的冲击波,也将附近一圈的人全部轰飞了出去。

    等到结束后,整个大厅满目狼藉,场地内爆炸中心一片焦黑凹陷,到处都是残肢断体与血肉尸骸。

    伤势惨重的人哀嚎不断,逃过一劫的人尖叫逃窜,骑士们慌乱的警惕着看不到的敌人,外面防守的卫兵也人心惶惶……

    局势越来越混乱,甚至还在不断恶化时,王座背后墙壁上雕刻着那道龙纹,突然开始绽放出耀目的光芒。

    紧接着,一股让人窒息的威严意志,瞬间覆盖了整个王城。

    原本几近失控的局势,也在一瞬间归于平静,就连那些因为伤痛而嘶喊哀嚎的人,也纷纷死咬着牙门,不敢再发出声音来。

    因为,这股深不可测的意志,正是神龙波尔肯尼卡的无上龙威。

    或许是确认了五名龙之巫女都幸免于难,神龙并没有现身,龙威也逐渐散去。

    借此机会,麦克罗托夫与马克仕也立刻出面,开始安排人对伤患进行应急救援,同时全力调查这场事件的经过与真相。

    然而,还没等他们对入侵者之一的罗姆爷进行拷问,对方就突然口吐黑血,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罗姆爷!你怎么了?”

    “喂!醒醒,快醒醒!你可别吓我啊!”

    菲露特趴在罗姆爷身旁,不断推着他巨大的身体,得不到回应后,忍不住惊慌失措的哭喊起来。

    一旁负责的青年骑士立刻蹲下身,将手指搭在老人的鼻孔前感受气息,然后脸色肃穆的翻开老人的眼皮仔细查看瞳孔,最后扒开了老人的嘴唇,看了口腔里残留的黑血后,这才站起身来,向马克仕汇报到:“他已经死了,是中毒而死。”

    虽然已经猜到会这样,但是真正确认之后,所有人原本就阴沉的脸上,立刻变得更加肃杀。

    身为骑士团团长的马克仕,看向了站在菲露特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红发青年,沉声说道:“莱茵哈鲁特,介于这场事件的入侵者,与你支持的王选继承者菲露特小姐,有着明显非同寻常的关系,我们将会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以便能够尽快查明真相,请你理解并且配合我们。”

    “——呼!”莱茵哈鲁特深吸了一口气,至此才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在场的众人。

    那双原本清澄的蓝色眼瞳,此刻却溢满了让人心悸的冷意,每一个被他盯着的人,都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把利刃指在了心脏部位,都情不自禁的想要回避。

    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简直比之前的龙威都更加恐怖。

    这一刻,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位最强的剑圣,这位骑士中的骑士,这位从任何意义上都没有任何缺点的男子,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怒意之中。

    面对莱茵哈鲁特的凝视,就连马克仕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右手也是紧紧攥成一团,极力让自己不能回避。

    莱茵哈鲁特略过了马克仕,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其他四位王选竞争者身上。

    尤里乌斯、菲利克斯与阿尔,毫不犹豫就拔出了武器,警戒的将自己侍奉的主人护在身后。

    而帕克也在第一时间再度现身,冷冷的盯着莱茵哈鲁特。

    莱茵哈鲁特并不在乎这三人一猫的反应,而是继续审视着他们的主人,同时身上也出现了实质化的波动,直接开启了【传心的加护】。

    这种加护,虽然做不到读心术,只能做到同理心的效果,就是尽可能的了解对手的思考。

    直接对面前四女动用加护,无疑也意味着他将对方视为敌人。

    “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我却能够预感到,这不是什么意外,也不是针对王国的打击,而是一场专门针对我和菲露特大人的阴谋。所以——”

    “只有你们四位有充分的立场与动机。”莱茵哈鲁特以冷漠的语气,如此断定道,“不管是你们中的哪一位,最好祈祷自己不要暴露,因为一旦被我抓到马脚,我莱茵哈鲁特会让你们深刻体会到,我的剑究竟有多么的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