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冠位暗杀者 > 117 女鬼夜袭
    午夜时分,整个宅邸都沉寂在悄无声息的静谧之中,每个人也都早已返回各自的房间里,结束了一天的活动,开始进入睡眠。

    也正是在这样的幽静氛围下,一道倩影从楼梯口走出,漫步在阴暗的走廊之中,一步步朝着伊天诚的房间走去。

    借着门口照明魔石发出的晦暗光线,少女也终于现出了姿容,正是双胞胎女仆之中,有着湛蓝色短发与瞳色的雷姆。

    少女依旧保持着女仆装扮,身穿以黒色为基底的短围裙洋装,头上戴著白色发饰,但是在她的手上,却紧握一件与她画风极不相符的东西——

    铁制的握柄,上头用铁链连接着一个约有人头大小、并且带剌的铁疙瘩,这是一把非常少见的流星锤。

    三更半夜,趁着他人睡觉的时候,携带凶器进入房间中,少女的目的自是一目了然。

    娴熟的打开房间的门,雷姆提着凶器走进了进去,冰冷的目光锁定在躺在大床上的那道身影。

    锁扣碰撞的清脆声响中,少女直接拎起流星锤,就狠狠地砸了上去。

    连接着铁链的带剌铁球,在少女超越常人力量的挥舞下,足以对任何对手造成致命打击,将命中的部位直接化为肉酱。

    下一秒,连人带床板,直接被一锤轰的破碎坍塌,再没有半点可以挽救的可能。

    但是雷姆却没有一丁点的喜悦之情,因为就在她出手的一瞬间,头顶的天花板上突然落下了一道阴影,同时一道掌风结结实实的砍在她的后颈上。

    突遭袭击,雷姆当场大脑一阵晕眩,手中的流星锤握柄也脱手掉在了地上,身体也失去了平衡,并一头往地上栽了过去。

    接着苍白的月光,少女在意识消散之前,终于用余光看到了那张让她恶心的脸庞。

    正是原本应该被她连床带人砸碎的伊天诚。

    眼看少女即将栽倒在地,伊天诚直接躬身搭手,将其拦腰抱起,看着那张冷艳的俏脸,忍不住轻佻的笑道:“有女鬼夜袭而来,不亦愉悦乎。”

    就在这时候,诗乃持枪闯进了房间,随时做好开枪射击的准备,但是看到里面的状况后,原本锐利的目光这才微微放松,疑惑的问道:“没事吧?”

    “放心,你先稍微站进来一点,其他演员也应该要登场了。”

    伊天诚的话声刚落下,房间外面的走廊上,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不多时,罗兹瓦尔与拉姆,也一前一后赶到了现场。

    在看到昏迷的雷姆,被伊天诚挟持在手中后,拉姆当即脸色剧变,直接大声呵斥道:“放开雷姆!”

    而罗兹瓦尔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在看了眼房间的情况后,这才开口问道:“诚君,可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发生了什么,这不是一目了然吗?半夜三更,宅邸的女仆携带凶器,潜入房间里袭杀我,到底是谁该给谁一个解释呢?”伊天诚轻抚着怀中少女的脸颊,然后顺势下滑到白皙的颈脖上,拇指与食指扣住了少女纤细的喉咙。

    而蓝发少女却始终都紧闭着双眼,惨白的脸蛋看上去还是那么的甜美,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命随时都会被扼杀一样。

    “住手!不许碰雷姆!否者拉姆一定……一定……”有着同样面容的粉发少女,精致的俏脸却愤怒至极的瞪着伊天诚,空气中的玛那也汇聚在她的手中,但却因为害怕误伤自己的妹妹,而迟迟不敢出手。

    “一定什么?说来我听听——”伊天诚笑意不减,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掐着少女颈脖的力道越来越紧致。

    雷姆张惨白的小脸,开始出现一抹不正常的潮红,并且明显觉得很痛苦一样,有些扭曲了起来。

    “不!”看到这一幕,拉姆终于崩溃了一般,手中的魔力立刻逸散,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宛如泣血的苦苦哀求道:“不要伤害雷姆!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伤害拉姆的妹妹……”

    “诚君请务必不要冲动,这件事情并非你所想象的那样,甚至很可能只是一个误会。”罗兹瓦尔彻底收起了那种抑扬顿挫的腔调,凝视着伊天诚,交涉道:“雷姆她之所以会做出这种事情,其实根本原因在于……”

    “她以为我是魔女教教徒,你是想说这个吗?”伊天诚直接开口,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辩解。

    同时,他也松开了掐在雷姆颈脖上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笑道:“都差点窒息了,意识也该恢复了吧。”

    仿佛回应他的话一般,少女咽喉上下蠕动,突然开始剧烈咳嗽了起来。

    “雷姆!”拉姆连忙站起身来,想要冲上来把人抢过去,结果一旁的师奶直接将枪口锁定在她的头上。

    灵魂仿佛冻结了一般,潜意识中发出了强烈的危机预警,让拉姆艰难的停下了脚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妹妹被伊天诚挟持在手中,却什么也做不了。

    这时候,停止了咳嗽的雷姆,终于睁开了双眼,意识也渐渐复苏,然后便看到了拉姆绝望悲戚的样子。

    “姐……姐姐……”

    “醒了啊。”察觉到少女的挣扎意图,伊天诚再度将手扣在了她的颈脖上,同时微微低下头,轻轻地咬了一下少女的耳垂,询问道:“看看你姐姐这幅模样,多狼狈,又多可怜,但这又该怪谁呢?是我吗?还是你自己呢?”

    “……”雷姆眸子里微微泛红,同时加大了挣扎力度,结果却反而让咽喉被伊天诚掐的更紧,原本就没有平复的呼吸,也更加喘急起来。

    “照理来说,我们也是今天才刚见面认识,你们两姐妹为什么会对我抱有敌意呢?特别是雷姆你,甚至不惜要将我除之而后快,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身上那点魔女残香,认为我是魔女教的成员?”

    “——呼!呼呼!你这家伙,装蒜也该有个限度,浑身都飘散浓厚的魔女臭味,那股罪人留下的气味,简直叫雷姆看到你,就忍不住想要恶心反胃了啊!”

    湛蓝色眸子里,充斥着黑色混浊的憎恶,少女用力咬着下唇,彷佛在磨牙一般嘶吼着:

    “让姐姐断角的元凶,让村子毁于一旦的罪人,跟那些家伙有关联的人,竟然敢大摇大摆地闯进雷姆和姊姊的重要居所……!”

    彷佛一口气吐出累积已久的憎恶,恍若取回至今少有的情感,雷姆肩膀、胸脯都剧烈起伏着,极力回头怒瞪着伊天诚,怒不可遏道:“不可饶恕!就算罗兹瓦尔大人接纳了你,雷姆也忍无可忍了!

    “就因为我身上有魔女残香吗?”伊天诚轻轻拍打着少女涨红的脸颊,嘲弄道:“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乃至大脑的你,真是愚痴的可爱啊!”

    “我身上的魔女残香,是我击杀了魔女教大罪司教后的后遗症,如果硬要说我和魔女教有什么牵扯的话,那么唯一的答案就是我会亲手将他们葬送。”

    “无论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的真相,知道这些以后,你现在又是什么心情呢?”

    “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如何憎恶他们,结果却反过来成了他们的帮凶,还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吗?我才发现你比罗兹瓦尔更像一个小丑呢!”

    伊天诚说完,便直接放开了表情呆滞的少女,并且一把将她推向了拉姆。

    紧接着,他将目光看向了罗兹瓦尔,不容置疑的漠然说道:“这件事,是误会也好,还是蓄谋也罢,你这当主人的都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要交代吗?这可不好办了啊!”罗兹瓦尔耸耸肩,苦笑道:“诚君,你其实早就察觉到雷姆对你有所误会了吧。”

    “谁知道呢。”伊天诚并不否认。

    罗兹瓦尔这才叹服道:“我大概也看出你的意图了,不得不承认,你果然是个可怕的家伙!既然是她自己惹出了这样的乱子,那么作为我方的赔罪,我同意让雷姆从此成为你的专属女仆,但你也必须保证要善待她,如何?”

    “如果不是对她有好感的话,她早在对我起杀心的时候,我就直接下杀手了。”伊天诚不以为意的说道。

    罗兹瓦尔点了点头,在此前获悉他委托的暗杀组织被神秘强者剿灭之后,他就知道伊天诚的行事风格了。

    但即便如此,他看了眼一旁不断安慰自己妹妹的拉姆,还是加重语气补充了一句:

    “不过,请你务必记住,这种事情只此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