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 第700章 哈?为什么是这样的展开?

第700章 哈?为什么是这样的展开?

    结束了么?

    英烬公已经竭尽全力想要站稳,曾经纤细而强壮的身躯却连这一点都做不到。

    失去了双臂所带来的平衡缺失固然是一个原因,但这不是根本。

    生死为何?

    对于战士而言,这不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败者死而胜者生,天经地义。

    即使有例外,也不过是怜悯或者天命,这不是战士所要考虑的事情。

    那么,难道已经是时候迎接死亡……

    怎么可能!

    不服输的气势将已经快要沉入死之深渊的心再度唤醒,虽然没有忽然获得任何力量,但是,绝对不会去死!

    “我……”

    英烬公刚才已经闭合了的双眼缓缓张开。

    身体变得好轻。

    “别乱动,会死的!”

    佛内斯公只是在搀扶着她,这可能是他今生今世头一次吼出这么大声。

    “哼,老头子……你……还没死吗?”

    英烬公望着已经停止行动了的师父。

    “他可能已经没有自我意识了,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比较好。”

    皇太一很担忧英烬公的伤势,班长和梅菲斯特这时候正在车子那边找担架之类的工具,事情就是这么严重。

    不仅是手臂碎裂那么简单,身体很多地方都被力量的反震轰到裂开,尤其是脸,少女模样的脸碎掉了一半,露出里面机械的结构,总会让人联想到某个经典形象。

    “不错……”

    沉闷而苍老的声音狠狠打了皇太一的脸。

    不,打脸也就算了,随便打。

    关键问题在于他还活着这件事!

    皇太一赶紧重新进入战斗形态,恒河沙到现在也没有动,所以才会以为可能已经死了,不能因为他能够说话就认为没有受到控制,还不知道会不会重新进攻过来。

    “哼……一把年纪了,还硬撑什么……你的身体……不会比我强……”

    英烬公尝试着稍稍抬起头,结果就这一个动作就让身体上不少裂开的部分掉下碎渣,佛内斯公赶紧阻止了她。

    “你……说得对……”

    咔——

    恒河沙与女武神构造类似的面部裂开了一条大缝,里面赫然还是曾经的相貌。

    但是不仅如此。

    破灭的号角一旦吹响,接下来的事情就无法阻止了。

    指尖,手臂,身体,包括已经掉落在地上的长刀,全部像被风化了一般布满裂痕。

    “没救了,死吧。”

    到了现在,英烬公对师傅的态度也十分微秒。

    “怎样做到的……实力的提升……”

    也许是回光返照,恒河沙在身体崩溃的时候,意识好像也恢复了正常,同时也能好好说出完整的话。

    “你一定不懂吧……告诉你,有一种好东西……叫做咒法……嘿嘿……我的身体……强化了很多……”

    英烬公也没有隐瞒。

    原来如此。

    皇太一顿时恍然大悟。

    现在身处于异变的螺旋城下方,法力充足,如果没有强化身体的咒法加成,两人之间的决斗也许会走向另一个结局,出招之前英烬公所念的内容就是经文。

    “很好,终于找到了……适合你的战斗方式么……这衰老之身……总算也……死在了该死的地方……”

    恒河沙长叹一声,仿佛云破天开,再无牵挂。

    等一下,为什么有一种马上就要大结局的感觉,而且这要是大结局的话,讲的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啊?传统的热血武斗且最终boss多半是师父的那种吗?不对!师父根本就没有剧情好不好!就是出来之后打了一架,然后就没了!一点剧情都没交代!

    “老头,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了,你……难道没被控制?”

    英烬公不大灵光的脑子这时候才转到这个方向。

    皇太一不禁苦笑,后知后觉也有个限度。

    “当然没有……阿托利斯公……也是个……尊重武人的强者……异界的英雄啊……你们同样已经得到了……认同……”

    恒河沙身体的崩坏无法阻止,已经快要到了尽头。

    “那种东西……哼,无聊……老头子就痛痛快快的走吧……死了的人……就该有个死人的样子。”

    英烬公的气息有些接续不上,毕竟身体还是受了重伤。

    “最后能够痛快一战……正是武人的夙愿……异界的英雄……们……再无挂念……实乃至福……哈哈哈……”

    欣慰的笑声中,恒河沙最后一块完整的身体也灰飞烟灭,一代豪杰的命运终结在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

    你还至福,上一个至福的都成梗了,而且属性莫名的相似就有种强行山寨玩梗的感觉。

    “活着的话……不是还能做更多的事情吗……你这老东西……”

    英烬公的感慨当中掺杂着同等的无奈。

    “结束了?”

    班长一直在旁边沉默看着,事情结束了之后才缓缓开口。

    “是结束,还是开始呢?”

    皇太一警惕地看着从高空降下的光柱。

    话说这是?

    恒河沙被击败之后,这东西就出现在这里,一端落在地面上,另一端已经明显到不能更明显了,正好就连接在天空中浮游的螺旋城底部,当然没有什么敌人之类的从里面出来。

    所以用意就显而易见。

    “过于明显反而让人感到怀疑,不过我不讨厌。”

    班长的评价差不多是大家比较一致的想法——按照惯例要排除那几个脑子里面不知道填充着什么的。

    “所谓的空城计指的就是这种啊,DT社畜忽然在街上捡到一个离家出走或者其他各种原因求收留的JK,虽然很多故事都是这么展开的但是一拿到现实中肯定第一反应就是缩,接下来的剧情根本就没可能发生嘛。”

    虽然梅菲斯特的比喻有点符合之处但果然还是太怪了,空城计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一回事,从一开始扯上JK好像就开始不对劲了吧。

    惊了,越想就越觉得有相似之处。

    “既然对方有意招待,在下觉得还是正面应对比较好。”

    皇绯剑的意见就是直球出击。

    “借着这个机会直接奇袭也是一个办法,可是对方一定会防备,完蛋,千层饼了。“

    皇太一用力拍了下脑袋,这是最讨厌的展开,聊着聊着就聊死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不行!我还能打!”

    “你差不多一点!不是任性的时候!”

    “可恶……”

    不远处英烬公和佛内斯公还在大声争执。

    皇太一已经尽全力想要无视掉他们了,你们赶快给我结婚去啊!可惜定力应该是还不够,一阵阵越听越觉得刺耳的声音还是接连传到耳朵里。

    算了,不搞定他们果然还是不行,这个战斗狂人身体完好的部分大概还能剩下四分之三,可能更少,就这样要如何去战斗?能不能稍微现实一些呢?大家都在很严肃的进行作战会议,你俩这就让人很难办。

    “你确认要继续战斗?”

    这时候,班长站了出来。

    她一般都能够想出不错的办法,和司命完全不一样,话说司命呢?

    皇太一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估计在车子里摸鱼,好吧,她在和不在也没有多大关系。

    “你说什么?战死才是最好的归宿,现在这个鬼样子……我不能接受!”

    英烬公的怒气也能够理解,武人这种生物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尊严,很多都属于正常人不大容易理解的范畴。

    “难道你没有意识到现在的你肩负着比死在战场上更重要的任务吗!”

    班长认真起来是很有魄力的,一般人真要对线还真的需要勇气,尤其是对付一些脑子不大好使的可能还有奇效。

    比如说现在。

    “啊?那是什么?”

    英烬公的智商当然是想不清楚。

    可是在她身旁的佛内斯公却忽然开悟了,没错,班长实际上就是说给他听,这里面是有深意的。

    “守护最后的……生命,以及未来。”

    佛内斯公这个情绪酝酿得非常到位,沉重,深刻,苦大仇深。

    “最后的?”

    “除了身为外来者的他们以外,还能够称之为人类的可能只剩下你和我,身为领主,小生的大大义是让这个世界延续下去,而不是迎接毁灭。”

    佛内斯公的演技……不,应该已经不是演技了。

    皇太一深信他表露出的是真情实意。

    “大义吗……哼……我们的国家居然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啊……这不是不努力一点就不行了吗,在这之前,还是要活下去才行。”

    英烬公的怒火,战意和心中的不满,在一瞬间不知道消失到了什么地方。

    身为领主的责任感,在关键的时刻回来了。

    很好,结婚的份子钱就不出了啊,你们到时候自便。

    反正也是机器人,繁衍后代的问题多少应该能简单一些……大概。

    道别之后,车子以平稳的速度驶进了光柱。

    “再见了!”

    皇太一伸出头向着后面挥手,顺便竖起拇指。

    佛内斯公好像是理解到了这一暗示的含义,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很好,祝你们幸福。

    “哎?怎么回事?”

    缩回头之后,皇太一立刻发现周围的气氛莫名变得很怪。

    “神器……拼出来了……”

    司命低着头,以超级小的声音说道。

    “好啊,既然拼出来我们就可以继……哎?”

    皇太一在点头的瞬间反应了过来,脖子响起咔嚓一声。

    怎……怎么回事!这什么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