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一七四章 怀疑

第一七四章 怀疑

    荀攸落在后面,看到众人神情古怪,心里有些疑惑,和为首的几个随口闲聊起来,然后就不断听到他们提起江砍头的名字。

    “等一下,我没有听明白。”荀攸终于打断他们,不敢置信的问道:“按你们所说,内营防疫都是江岳在主持?郭奉孝只是辅助,是不是?”

    “郭奉孝连辅助都算不上,只是跟着帮忙,听说被江砍头骂了好几次了,嫌他帮倒忙。”那个武将虽然没了露脸的机会,但是提起郭嘉吃瘪的事情,莫名的还是很快意。

    “……”

    这个时候,大家已经来到内营的门前,从木质围墙的缝隙看进去,隐约可见营地里面的一切井井有条,移民们的脸上都充满生机和希望,荀攸的目光转来转去,良久无语。

    按照曹丞相的本意,是要进入内营营地,近距离的亲眼看一看的,可是夏侯渊坚决不同意。

    退而求其次,曹丞相登上营墙观看。

    “你们又分营了么?现在有多少大营?”绕着营墙转了半圈,又几次爬上营门,曹丞相终于确认,这座内营的面积也大得出乎想象,最少占地五六千亩,里面密密麻麻都是简易的木板房,分布修建的非常整齐。

    “算是分营了,但其实也没有分营,仍然还是二十一座大营……”夏侯渊详细介绍。

    移民们还是按照两万人一座大营为单位,但是都向外扩营了很大面积,二十一座大营已经组成一片连营,看守的曹军士兵全部撤了出来,反而节省了兵力,所以才能保证外营的安全,现在在内营里除了郭嘉、江岳和他们少量部下,其他全是移民。

    曹丞相悚然动容。

    无论任何一个朝代,几十万老百姓聚在一起,都是一件震动朝野的大事,用后世的话说,就是放在火山口上的火药桶,随时可能闹出大乱子,由他们自己组织起来抗灾自救,更是闻所未闻。

    “末将本来也是把他们分营看管的,可是江砍头入营后,这些移民都老实得很,才冒险撤出兵马,任由他们扩营,至今再没有闹出事,连打架的都不多。”夏侯渊笑道:“这里面的道理其实也很简单,大疫之下人命如草芥,移民想要活命,就得合力自救,哪还敢再闹事。”

    “不错,这倒是个好办法,但是仅靠分营自救,未必能够平息疫情吧?”曹丞相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的关键,能把百姓们组织起来,只是成功的第一步,想要防止瘟疫的传染,却没有这么简单。

    “这就是江砍头的手段了,他的花样多得很,让这些移民一定要喝开水,用开水洗手洗澡,清洗铺盖衣物,还修建了很多茅厕,掩埋粪便,烧埋尸体,反正一套一套的,比娇小姐还讲究,但是真的效果不错,不服不行。”

    吹吧,你可劲的吹——傅干和卫臻肃然站在曹丞相身后,绝不会失礼贸然插话,心里却在暗暗腹诽,小沛这边果然早有准备,一时竟然看不出破绽,反正没有进入内营,夏侯渊说什么就是什么,牛皮吹得再大也不会破。

    “这样就能防疫么?嗯……,华神医何在?我想向他请教一下其中的道理。”

    曹丞相出身官宦世家,自小却没有那么多讲究,想吃梅子了随便用衣服蹭一蹭就塞进嘴巴,用这些简单的卫生手段就能防止瘟疫流行,对他来说不啻于闻所未闻的奇闻。

    “华神医在医馆,疫情已经大致平息,我们就想尽量多救一些人……”在内营外面建立一个病人隔离区,是夏侯渊的得意之举,立刻带着曹丞相来到了那座临时医馆,在外面等候华佗。

    等了足足两刻钟,华佗姗姗来迟,向曹丞相行礼告罪后,解释自己迟到的原因——江岳定下的规矩已经在营地里形成了铁律,住满危重病人的临时医馆执行的又最为彻底,华佗来见曹丞相之前,特意沐浴更衣洗了个大澡,然后离着两丈远站在下风口,和曹丞相喊着说话。

    都是为了保护曹丞相的安全,大家当然没有非议,曹丞相更不会怪罪,笑吟吟地问起洗手洗澡喝开水可以防疫的原因,然后就听到华佗大谈“细菌”和“病毒”,如听天书,一脸懵圈。

    “这么做的确有效?”

    “的确有效,这些天已经有四十万人验证过,只要按照江岳的要求来做,就可以避免染上时疫,他手下的几名亲卫天天都在营地里,至今也没有染病……”

    “既然如此,卑职愿入内营查看。”傅干突然越众而出。

    “卑职也愿同去。”卫臻也自告奋勇。

    再让他们吹下去,假的也变成真的了,傅干和卫臻为了揭穿真相,不惜冒险。

    曹丞相考虑片刻,摇头道:“你们进入内营,恐怕不妥,还是本相亲自走一趟吧。”

    众人大惊失色,连忙劝阻,曹丞相却一意孤行,既然江岳的防疫手段有效,又有神医华佗保底,进入内营的危险并不大。

    夏侯渊拗不过他,和荀攸商量了几句,决定挑选一个疫情最轻的营地进入,又暗中派人通知营地里面,尽量隔绝移民,不让他们和曹丞相接触,然后亲自率领铁甲精骑,保护曹丞相入营。

    这座营地,就是黄巾众所在的营地,他们对江岳和孙夏最为敬服,所以疫情控制得也最好,已经连续两天没有新的病人,听说有大队人马入营,正在营中的孙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匆匆赶来查看,却惊讶的发现是曹丞相亲至。

    曹丞相对他慰问了几句,吩咐不许声张,一行人跟在傅干和卫臻后面,逐个营区仔细查看。

    傅干和卫臻进入营地后,眼睛就到处踅摸,俗话说眼见为实,郭嘉和江岳哪怕准备的再充分,现在也会露出马脚。

    夏侯渊也是第一次进入营地,傅干和卫臻又是直管救灾的霸府高官,就没有出言阻止,任由他们两个头前带路,在营地先粗粗转了一圈。

    营地里的卫生整洁真不是吹牛,感觉比许都更干净一些,曹丞相不禁暗暗称奇,一路上遇到的移民很多,出于安全考虑,大家没有和他们近距离接触,那些移民不知道曹丞相的身份,虽然有些畏惧,仍然各忙各的,并没有引起混乱。

    傅干和卫臻越发心虚,这些移民的精神状态都不错,眼神里充满了生气,完全不像大疫之下那些坐困等死的难民。

    一定是早有准备,用健壮无病的移民撑场面!

    想要戳破这个小伎俩非常简单。

    “把营中所有的迁民召集到一起,点一点人数。”傅干越俎代庖,对孙夏直接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