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一七一章 呓语

第一七一章 呓语

    霸府,户曹。

    一大早开衙后,户曹的人流不断出出进进,其中既有霸府诸曹的属官掾吏,也有外地赶来办事的官吏,十几间公廨里满当当的都是人,都在不停的说话,院子充满嗡嗡作响的噪音。

    户曹掌管民户、祭祀、农桑、钱粮等等,事务最为繁忙,最近又赶上小沛的移民爆发瘟疫,更加忙得焦头烂额,自户曹掾傅干以下,每个人都要同时负责好几件工作,这些日子吃住都在公廨,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

    傅干的公廨在后院,相对清静得多,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下属绝对不会来打搅他,外官来到这里更得守规矩,那些镇守一方的外地太守想见傅干,必须请小吏通报,然后规规矩矩的等在偏厅里,如果赶上傅干公务繁忙,等上一两个时辰都很常见。

    汉朝的郡太守军政一肩挑,比后世的地市一把手权力还大,在当地和土皇帝差不多,可是来到许都天子脚下,曹丞相的眼皮子底下,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得盘着,傅干的户曹捏着钱袋子,随便松一松紧一紧,其中的差别太大了,就问你怕不怕?

    这个年代的机构设置非常粗犷,户曹相当于后世里好几个部委的总和,所以傅干非常强势,哪怕资历较浅的军师祭酒,也得让他三分(简单来说,军师祭酒就是副军师,和军师一起组成霸府的领导层,曹掾只是部门领导)。

    桌案上的文椟堆积如山,傅干埋首其中,正在逐字逐句的研究从小沛送来的几份报告。

    自从小沛爆发瘟疫,每天都会送来一份例行日报,傅干审阅后给出一个初步意见,再上报霸府军师或者曹丞相,他对这种报告格式早就看得烂熟,通过那些枯燥的文字数据,就能准确解读出疫情的最新情况。

    “郭奉孝这厮,干得不错啊。”

    良久之后,傅干推开竹简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转着圈子,脸色阴沉。

    小沛移民爆发瘟疫,对口正在户曹,之前的救灾工作一直由傅干主持,可是曹丞相突然临阵换将,被郭嘉和江岳抢去了差事,傅干的心里当然不痛快。

    虽然被抢去了差事,户曹还得继续配合郭嘉和江岳,出了成绩,功劳是别人的,办砸了差事,却要跟着挨板子,左右不讨好,非常憋屈。

    两害相权取其轻,傅干颇有些破罐破摔的狠劲,宁愿跟着挨板子,也不愿看到郭嘉和江岳干出成绩,否则就显得他太过无能,专管民生的户曹面对疫灾束手无策,却被郭嘉和江岳两个外人轻易搞定,干脆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可惜事与愿违,从这几天的报告来看,瘟疫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趋于稳定,最近一天还略有下降,虽然幅度不大,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征兆。

    自从瘟疫爆发,傅干对疫情的判断一直非常保守和悲观,封锁乾坤门的建议就是他提出来的,事关几十万移民的死活,如果事实证明这场大疫可防可控,肯定会因此遭到攻击,一个昏聩的评价肯定跑不了,甚至还有渎职的嫌疑。

    “好一个郭奉孝!好一个江砍头!你们为难本官在先,就别怪本官暗中掣肘……”

    傅干连转几个圈子,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用拖字诀先断掉小沛的药材,使得死亡人数大幅增加,然后就有充足的理由插手救灾,给郭嘉和江岳制造更多的麻烦,直至把他们赶走。

    四十万移民的消耗太大,郭嘉和江岳带去的救灾物资只是第一批,后续还要户曹和仓曹继续往小沛运送,曹丞相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傅干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扣住小沛所需的物资不放,利用手中的权力拖上一拖,却没有任何风险。

    况且在傅干看来,这种大规模的瘟疫不是人力可以对抗的,救灾好比无底洞,扔进去多少钱粮物资最后都是白费,卡住郭嘉和江岳的脖子其实是为曹丞相省钱,所以于公于私,他都问心无愧。

    主意拿定,傅干命人请来仓曹掾卫臻,共商大计——除了户曹之外,仓曹也和救灾有关,出手之前,必须先和卫臻订下攻守同盟。

    “郭奉孝和江砍头慷国家之慨,为自己捞取功绩,哼哼,不计成本的投入钱粮药物,总能救回来一些人,这样的手段我也会,有什么了不起?可恨江砍头做了一首狗屁不通的歪诗,置丞相于不仁,只好任由他们胡闹,你我却不能置之不理。”

    “我也正有此意,当唯彦材(傅干字彦材)马首是瞻!”

    在救灾这件事上,仓曹和户曹是一根线上的蚂蚱,卫臻也对郭嘉和江岳非常不满,两人一拍即合,议定今后三天不许一两药材送往小沛。

    绝地反击是最爽的,说到快意处,两人放声大笑。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户曹长史走了进来,向他们行礼禀报,小沛来的一个使者因为药材不足,正在前面的公廨里吵闹,一定要见傅干。

    还没有开始克扣,就已经嫌少了么?

    傅干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按理说阿猫阿狗上不得台面,但他正想探一探小沛那边的态度,就破例同意接见这个使者。

    “修云亭侯麾下魏袭,拜见两位曹掾。”魏袭原本是虎豹骑的百人将,面对傅干和卫臻两位高官,并不露怯。

    “免礼吧。”见到魏袭不卑不亢的样子,卫臻的心中先有三分不喜,原来是江岳手下的兵痞,难怪敢在户曹大吵大闹,现在吵也吵了,闹也闹了,又装出一副老实模样给谁看呢?

    “每天运去小沛这么多药材,没有道理不够,小沛那边感染时疫的迁民很多么?”傅干懒得和魏袭这种小人物计较,更关心小沛的疫情——药材不够用,说明病人太多,可能已经进入瘟疫爆发的高峰期,局面失控了,这可是个好消息。

    “感染时疫的迁民每天不足五百人,药材主要用在以前的病人身上。”魏袭的语气充满自豪。

    “只有五百人?了不起!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分营么?”傅干和卫臻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浓浓的戏虐之意,瘟疫的防治中治疗相对容易,预防却非常困难,这个兵痞明显是在吹牛。

    “没有分营……我也不知道怎么做的,反正我家修云候有办法,再过几天,染病的人数还会降到两百人上下。”

    魏袭没有跟随江岳进入营地,所以知之不详,但是江岳曾经说过,传染病都有一个潜伏期,既然现在的预防措施有效,撑过潜伏期后,发病的病人还会减少。

    “呵呵呵,你下去吧,所缺的药材会尽快给你补上。”见到魏袭说不出个所以然,傅干和卫臻更加确信,他肯定是在说谎,遇到这么大的疫灾,只用不到十天的时间,发病人数就从两千人减少到两百人,这已经不是吹牛,而是痴人说梦的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