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一五七章 互帮互学

第一五七章 互帮互学

    寿春之战的第三阶段是夜袭黄巾大营,斩杀雷薄陈兰,生擒杨弘,收服孙夏。

    这一仗,同样可圈可点。

    以两千多新兵对五万黄巾军,兵力相差二十倍,敌人虽然是一群乌合之众,也很难轻易取胜,张辽设身处地的推演,如果换成自己指挥战斗,多半会奔袭阳泉,攻击之必救,再突然回师将其击破。

    “这样应该也能取胜。”江岳微微一笑,以张辽的能力,肯定能在运动战中充分调动黄巾军,使他们露出破绽,黄巾军的装备太差,士气太差,疲于奔命的回援阳泉,哪怕有五万大军也会败在张辽手下。

    “可惜最多只是惨胜。”张辽摇了摇头,很不满意的样子,黄巾军的家眷子女都在阳泉城中,为了他们的安全,黄巾将士肯定会拼命作战,根据推演,张辽哪怕能够取胜,自身也会伤亡惨重。

    江岳的战术却更加高明,不战不走的紧盯着黄巾军,逼迫他们自己露出了破绽,士气也是越来越低,黄巾军遭到夜袭后,出现了大面积的炸营,曹军几乎没有遇到有组织的抵抗,就轻易打赢了这一仗……

    把寿春之战的三个战例分析完,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看着江岳年轻的面庞,张辽的脑海里突然跳出一句话:

    天生将种!

    兵曹归档的战报都非常简略,对敌我双方的部署往往一笔带过,中间的斗智斗勇更不会详细记述,只有听过江岳的解说才能真正理解这些战例,张辽反向推演,如果把自己换成张曼成和朱儁,恐怕也很难逃脱败亡的命运。

    江岳还不到二十岁,也不是将门子弟,打仗的本事怎么这么厉害?

    唯一的解释,就是天赋。

    江岳是个天生的将才,生来就会带兵打仗,假以时日的话,也许会成为像韩信那样的绝世名将。

    时间已至正午,两人草草用饭后,来到跨院的演武厅。

    “我今天教你一套刀法,贤弟练熟之后,大有益处。”张辽已经换上短衣,从兵器架上选了一柄长刀,倒提在手中。

    “刀法套路吗?那都是花架子吧。”江岳有些抵触,套路的表演性大于实战性,用来强身健体很不错,战场厮杀却好像没什么用处。

    “你的刀法筋骨已成,却没有皮肉,所以不够圆转,与人斗狠搏命是足够了,却不能冲敌破阵……”

    张辽耐心解释,套路自有其实用价值,如果过于排斥套路练习,反而有失偏颇。

    第一次指点江岳武功的时候,张辽已经看出,江岳练刀的大方向是对的,劈砍撩挂砸,招数简洁实用,可是中间缺少垫招,刀法因此支离破碎,缺乏系统性。

    这样的刀法,一对一单挑的时候没有问题,到了千军万马的战场上,却不够用。

    “你记好了,这套刀法里面的进手招数非常简单,反倒是那些看似无用的垫招,一定要练得熟极而流。”

    张辽含肩收腹,猛然推出长刀,把这套刀法为江岳演示了一遍,从头到尾基本上都站在原地,不像一般的套路那样来回游走,虎虎生风,动作远远谈不上美观,甚至还有些古怪和别扭,但是另有一股肃杀之意。

    这套刀法并不长,总共只有二十八式,最后一式长刀倒挑,刀鐏下砸,全套刀法结束后,正好又回到了持刀而立的起手式。

    江岳若有所悟:“这是马上的功夫?”

    张辽笑道:“不错,你先站在地上练熟了,再上马练习。”

    有点意思!

    江岳已经看出来了,这套刀法的进攻招数都是大风车之类的“群攻”招数,那些看似无用的那些垫招也都大有深意,守中带攻,兼顾左右,同时又暗留余力——这样的刀法,最适合在四面八方都是敌人的混战中使用,可以游刃有余,以一当百。

    “这套刀法叫什么名字?”

    “破阵刀。”张辽淡淡说道:“非万人敌,不学此刀。”

    这是冲敌破阵的刀法!

    骑兵讲究马走日,一般不会强行冲阵。

    但是万人敌的猛将,却可以凭借个人的勇武,强行冲敌破阵,斩将夺旗!

    江岳长年在校场砍木桩,经过日积月累的练习,劈砍的爆发力已经很强,换招的时候却不够连贯,每每全力砍出去一刀,自身也会露出破绽,遭到敌人的反击。

    有了这套“破阵刀”的各种垫招,就能弥补刀法中的破绽,从一个普通的骑兵,变成十荡十绝的猛将!

    这样的刀法,必须好好学。

    江岳拿起一柄长刀,模仿着张辽的动作,一招一招用心练习……

    士曹的公廨内,有关霸府新城的建议书在桌案上堆成了几座小山,士曹属韩暨和另外两位从事正在一份份的仔细查看,大家都顾不上说话,气氛紧张而忙碌。

    从早上到现在,韩暨已经看了十几份建议书,心神俱疲,头晕脑胀,这些建议书大都刻写在竹简上,没有句读更没有示意图,想要读懂并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所谓案牍劳形,没有亲身经历的人很难想象其中的辛苦。

    作为士曹的第二把手——士曹属,韩暨已经迈进中高级文官的行列,本来不用这么辛苦的亲自查看每一份建议书,但是曹丞相对霸府新城的建设非常重视,这些建议书也都出自霸府掾吏之手,如果有什么差错,两边都不好交代,韩暨只好亲自上阵,和另外两位专管土功建筑的士曹从事一起查看建议书。

    “终归都是外行。”

    又看完一份建议书,韩暨放下竹简,疲惫的揉着眉心。

    这些建议书动辄下笔万言,洋洋洒洒,看起来非常吃力,可是有价值的内容并不多。

    韩暨早先时候曾经做了一幅草图,为霸府新城的设计提供大致的思路,霸府中的很多掾吏自以为精通风水堪舆之术和土功建筑,根据这幅草图,指手画脚的提出了很多建议,但是在韩暨看来,都是外行人说的轻巧话——一座新的城市该如何规划,如何设计,这里面需要考虑的问题太多了,异想天开的随意改动,往往会带来新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又会带来更多的问题,最后搞得一团糟。

    还有一些建议书更不靠谱,对霸府新城的建设一笔带过,通篇都在谈论曹丞相的政务军务,针砭时弊,夸夸其谈,好像比荀攸更适合担任霸府的首席军师。

    有这样的本事,直接向曹丞相上书好了,写在霸府新城的建议书里,能有什么用处?

    还浪费韩暨的时间。

    士曹管的事情很多,士曹掾分管其他事务,土功建筑这一块全压在韩暨的肩膀上,霸府新城的建设肯定要由他负责,如果不是曹丞相布置下来的任务,韩暨真的不想再看这些不靠谱的建议书了。

    “公至兄(韩暨字公至),你看看这份咨疏,我有些吃不准。”

    士曹从事卢安突然走了过来,把一卷丝帛疏文放在韩暨的书案上。

    “何人所做?”

    “兵曹中郎将,江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