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一二八章 曹操跑路了

第一二八章 曹操跑路了

    三千虎豹骑在小沛略作停留,补充粮秣,然后再次出发,赶往豫州。

    大部队长途转战的时候,如果所需的粮草都要随军携带,就需要一支庞大的辎重部队,严重拖累行军速度,骑兵由于战马的食量太大,所需的粮草更多,甚至比步兵走得还慢。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往往在沿途设置大量的仓库,分段进行补给,大军调动的时候只要携带很少的粮草,就能从沿途的仓库里不断得到补给,保证行军速度。

    从小沛到许昌的路上,就有很多这样的仓库。

    这些仓库大都利用驿亭建成,曹军一路向许昌进军,一路留下了很多这样的仓库,组成了一条可以快速运送兵员和物资的补给线,当然了,这种关键地方肯定不能交给外人,驿亭里的亭长和亭卒都换成了曹军士兵,过往部队可以在驿亭休息,补充给养。

    三千虎豹骑一路向西,以正常速度行军,不日进入陈留国地界。

    前线战事顺利,曹军一直牢牢掌握着主动权,对各路援军催得不是很急,只需在本月月底之前赶到许昌所在的颍川郡,虎豹骑不用急着赶路。

    这天晚上,三千虎豹骑又在一座驿亭附近扎营过夜,二更时分,驿亭的亭长突然求见曹休和曹真,报告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几乎百战百胜的曹军,在许昌以东的鄢陵,遭到敌军突袭,伤亡被俘共计一万五千余人,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大败仗!

    曹休和曹真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为了一举打垮曹操,曹丞相几乎调集了半国之兵,都是久经沙场的精兵良将,又以威望卓著的夏侯惇担任主帅,对曹操形成了绝对优势,怎会遭到这样的惨败?

    仔细询问那个亭长,了解鄢陵之战的详细经过后,曹休和曹真黯然无语。

    曹军的失利并不是偶然的。

    兔子急了还咬人,许都岌岌可危,曹操眼看老巢不保,派出看家底的精锐部队和曹军拼命,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兵力不足的劣势。

    曹军的主帅夏侯惇也不是草包,对敌人的垂死反击早有提防,曹军大将乐进在鄢陵遇伏的时候,他立刻派出几路援兵,准备给敌人来一个四面包围,中心开花——乐进骁勇善战,治军之才在五子良将中名列前茅,夏侯惇相信他可以坚守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援军赶来,反败为胜。

    夏侯惇的指挥并不算错,却没有想到,曹操派出一员超一流的大将,抢先打垮了乐进,然后又回过头来,把其他几路援军一一击溃,最后终于演变成一场大败。

    关羽!

    这个时空的刘备,早就被曹丞相剿灭,刘备、张飞都死在小沛,只有关羽孤身逃走,投奔许昌曹操,并且立下誓言,和曹丞相不共戴天,一定要和曹军血战到底,为刘备和张飞报仇。

    他率领数百铁甲精骑,直冲乐进将旗,所向披靡,势不可挡,乐进虽然骁勇善战,却被关羽一刀斩断右臂,左右亲卫拼死把他抢了回来,侥幸保住了性命,却变成了一个残疾的独臂将军。

    乐进的部曲被击溃后,关羽又大展神威,连破三路援军,连斩三员上将,其中包括曹丞相本位面的大将冯楷,还有连岗聚位面的吕布麾下降将——魏袭、宋宪,在曹操主力的配合下,打得夏侯惇溃败三十余里,才勉强稳住阵脚。

    “锥在囊中,其锋自现,关云长冠绝三军,不愧是吕奉先之后的第一名将!”曹休喃喃轻语,神情复杂。

    关羽这样的万人敌,几乎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扭转战局。

    “若能斩杀关羽,也是奇功一件……”

    曹真有些跃跃欲试,但是终归底气不足,想了想,向江岳和曹休问道:“若是遇到关羽,咱们三个一起上,好不好?”

    初生牛犊不怕虎,曹休杀了张飞,他就希望能杀关羽,可是关羽名气太大,斩颜良诛文丑,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面对这一大串辉煌的战绩,曹真知道自己多半也是送人头的命,就想来个三英战关羽。

    “咱们三个一起上也打不过他。”江岳鄙视的看着曹真:“碰到关云长就不和我抢了?放心,我肯定跑的最快,不和你抢。”

    “那算了,若能斩杀伪曹,或者生擒刘协,功劳更大。”

    曹真终于泄气,老太太吃柿子——专捡软的捏,又打起了曹操和汉献帝刘协的主意,关羽不好惹,汉献帝却手无缚鸡之力,如果能够将其生擒活捉,就复制了江岳在另一个三国位面的传奇。

    对许昌之战的胜利,曹真依然充满信心。

    关羽虽然骁勇无敌,但是个人的勇武终归有限,夏侯惇只要小心提防,不再犯同样的错误,随着各路援兵赶到,曹军的实力还是远远超过敌军,攻占许昌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前线受挫,虎豹骑就加快了行军速度,尽快向颍川郡赶去。

    在紧邻颍川郡的扶沟县,终于和夏侯惇的大军汇合。

    扶沟只是一个小县城,夏侯惇十几万人马驻扎在城中,把这里变成了一座大兵营。

    三千虎豹骑到达扶沟的时候,城里鸡飞狗跳,一片忙乱,一支支部队快步穿过街道,向西门外调动集结,装满辎重粮秣的车辆排成长长的队伍,整装待发,一股大军出征之前的紧张气氛扑面而来。

    不应该啊!夏侯惇刚刚打了一个大败仗,损兵折将,士气重挫,应该等候各路援兵相继到位后,再对许昌发起攻势,他突然间仓促出征,难道敌情发生了意外变化?

    “伪曹已经逃往南阳。”

    夏侯惇对曹休说道:“你们这三千骑兵来得正好,立即赶往堵阳,和曹子和(曹纯)汇合,一同拦截伪曹……”

    原来曹操跑路了!

    曹操虽然在鄢陵打了一个胜仗,只是一场局部胜利而已,并没有真正扭转战局,就像被猎人包围的野兽拼命反抗,哪怕咬死了一条猎狗,仍然不是猎人的对手,仍然还要落荒而逃。

    在前期的兖州之战和豫州之战中,曹操的部队十去七八,已经被曹丞相打残了,鄢陵之战中占尽天时地利,只能将夏侯惇击退,却无法将其击溃或者消灭,就是因为两军的实力差距太大。

    夏侯惇退兵三十里,已经稳住了阵脚,随着曹丞相各路援兵不断赶到,许昌仍然会陷入危险,如果困守孤城,早晚有城破兵败的一天,曹操当断则断,带着献帝、百官和家眷匆匆离开许昌,撤往西南方向的南阳。

    之所以撤往南阳,也是迫不得已。

    往北有黄河天险拦路,往东和往南都是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很难逃过敌军骑兵的追杀,西北过了潼关,属于董卓残部的地盘,唯有西南方向的南阳郡仍在曹操治下,可以当做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