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一二七章 黑化

第一二七章 黑化

    曹丞相没有经历过惨烈的赤壁之战,对孙权、刘备之流不屑一顾,只把这个时空的曹操和袁绍当做生死大敌,所以对许昌之战非常重视,从各处抽调精兵强将,竭尽所能的增援前线,务求必胜,务求全胜。

    江岳和卞秉适逢其会,被划入援军序列,准备参加这场大战。

    曹休和曹真的三千虎豹骑同样也要参战,所以江岳不用来回的跑冤枉路,留在小沛等着他们就行了,借此机会,正好可以休整几天。

    卞秉却要返回许都,出任一支骑兵部队的主将,再带着他们返回这个时空参战。

    曹丞相的摊子铺的太大,到处缺兵少将,尤其缺乏可以独领一部的中高级军官,朱灵这种长年坐冷板凳的将领,都被曹丞相捏着鼻子派到寿春镇守一方,卞秉既然被提拔为校尉,当然不会让他只挂一个闲职。

    连岗聚和许都之间只隔着一道乾坤门,卞秉和丁斐护送大乔小乔离开小沛,三天不到就带着五百骑兵回来了,和江岳匆匆一唔,然后率部出发,赶往豫州。

    临行之前,他特意叮嘱江岳,最近务必要低调一些。

    曹操曹都尉的首级被百官和三军将士传看,江砍头的大名现在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以前斩杀吕旷、吕翔、董承、杨彪、张绣和十常侍,以及绑架两个小皇帝的一系列事迹也随之发酵,上至献帝刘协和三公九卿,下至贩夫走卒和黔首百姓,提起江岳的名字也许还会愣一下,提起江砍头的名字都哦的一声恍然大悟,给大家带来无数的谈资。

    杀星!

    胆大妄为!

    喜欢砍人脑袋的变态!

    江岳从未去过许都,许都却流传着江砍头的传说。

    “许都这几日群情汹汹,对你的风评很差,说你行事肆无忌惮,而且嗜血好杀,心狠手辣,乃是异世之豺狼。”

    这个年代咨询封闭,造纸术都没有成熟和普及,注定大多数人只能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凭借想象和谣言来看待其他的三国位面,对其他三国位面的土著,许都军民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莫名其妙的迷之自信,把他们看成异域的野蛮人,江岳的横空出世,正好迎合了这种大众的排外心理,被迅速抹黑。

    “我救了十几万黄巾的性命,就没人提吗?”江岳又好气,又好笑。

    “没人在意这个的,蛾贼的性命不值钱。”卞秉叹了口气,劝道:“人言可畏,众口铄金,你若是坏了名声,日后寸步难行,慎之,慎之!”

    这个年代没有相对还算公平的科举,选拔官吏主要依靠察举,所以名声非常重要,那些世家豪门出身的青年才俊,都非常爱惜自己的名声,挤破头的想要闻达于诸侯。

    军队里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但是升迁到一定职位后,名声同样非常重要,戎马倥偬之际仍然手不释卷的夜读春秋,又能礼贤下士,才是名将的标配,江岳这样黄巾出身的小军官,如果再被打上黑化的标签,升迁之路会变得异常艰辛。

    “几只嗡嗡叫的苍蝇罢了,不用理他们。”江岳浑不在意:“我不管怎么做,都会被他们抹黑,又何必耿耿于怀?”

    士大夫掌握着舆论导向和话语权,曹丞相动了他们的蛋糕,生前身后都被他们黑得很惨,何况江岳这样一个出身黄巾的异类。

    “你这样锋芒毕露,将来会吃大亏的。”卞秉以过来人的口吻,苦口婆心的继续劝说。

    “没关系,我是武将,大不了还可以卖直,不用顾虑那么多。”江岳随口开了一句玩笑。

    “卖直?”卞秉莫名其妙。

    “是啊,卖直求名也是一种处世之道,武将卖直,尤其方便……”

    所谓卖直,就是故意营造公正耿直的人设,谁的娘都敢骂,谁的牛都敢顶,我就是一个性格耿直的莽将军,谁敢找我的麻烦,立刻十倍百倍的怼回去,心底无私天地宽,横冲直撞,没人敢惹。

    卖直本来只是武将的专利,后来也被文官学会了,并且在明朝发展到高峰,言官们都以被皇帝打屁股为荣(廷杖),你看我是多么耿直,多么无私,又多么的无畏,连皇帝都敢骂,然后就会天下闻名,步步高升。

    “这个好!老子以后也要卖直!”卞秉大受启发,就像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这些年他处处谨小慎微,不敢越雷池一步,仍然不被主流的官宦士大夫接纳,屡立战功却一直不能升迁,说到底,就是因为他出身倡优之家,和官宦士大夫不是一路人。

    既然如此,何必再去巴结他们?

    该怼就怼,卖直斗狠,反倒是一个另辟蹊径的好办法。

    看到卞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江岳闭上嘴巴,把目光转向一旁。

    这家伙脑子不正常。

    随口一句玩笑,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江岳有一种感觉,自己就像打开魔盒的潘多拉,无意中放出了卞秉心中暗藏多年的深深恶念。

    卞秉走后的第二天,曹休和曹真率领三千虎豹骑赶到小沛。

    “江砍头啊江砍头,你可真行!只是让你去办一件杂务,竟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是让你去接两个妇人嘛,怎么一下子接了十几万人回来?”

    见到江岳后,曹真好一通大呼小叫。

    寿春之战的消息早已传遍三军,三军上下为之震动,能够以五千新兵先后击败二十万黄巾和朱儁的边军精锐,固然令人非常吃惊,江岳一刀把曹操曹都尉给宰了,才让三军将士彻底懵圈。

    曹丞相已经传令全军,江岳斩杀曹操曹都尉有功无过,而且是奇功一件,顺着曹丞相定下的调子,三军将士异口同声,都说曹操曹都尉该杀,江岳也杀得好,但是心里总感觉怪怪的,把江岳看成一个胆大包天的二货。

    疯狗江砍头,果然名不虚传!

    谁的脑袋都敢砍!

    曹真也觉得,江岳是个胆大包天的二货。

    但是他喜欢。

    “这次真是亏大了,袁谭那厮乌龟不出头,没捞着几场厮杀,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和你一起去寿春。”

    袁谭退回青州后,全线龟缩防守,利用坚固的城池和曹军拖时间,李典和贾诩一时也拿他没办法,奋力攻破高密、安丘等几座城池,把战线推到泰山以北的北海国,就撤兵回师琅琊国。

    经过这场战事,袁谭损兵折将,青州也遭到了严重破坏,短期内无力南侵,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李典的数万大军会师琅琊国,也要赶去豫州,参加许昌之战,曹休和曹真的三千虎豹骑只是先头部队。

    “你去寿春,敢一刀斩了魏曹曹都尉么?”曹休似笑非笑,问道。

    “敢!为什么不敢?丞相已经说了,斩杀伪曹是奇功一件,我若是遇到他绝不含糊,一刀割了他的首级。”曹真瞠目挺胸,气冲霄汉。

    “江岳在寿春的时候,丞相还没说这个话。”曹休戳心一击。

    “……”曹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突然就软了。

    如果把江岳换成自己,见到曹操曹都尉的时候,敢不敢不问青红皂白,就一刀斩了他?

    曹真真有点含糊。

    这么一比,江岳才是真正的胆大包天。

    他突然恼羞成怒,指着江岳气势汹汹地说道:“这次去许昌,你要寸步不离的跟在我身边,如果遇到伪曹,让我一刀斩了他,不许和我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