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一二六章 加官进爵

第一二六章 加官进爵

    十万黄巾拖家带口,扶老携幼,每日里胜似闲庭信步,走不了三五里就得歇上半天,行军的速度可想而知。

    江岳等人使出浑身解数,尽量催促他们快些,再快些,这一天终于进入小沛地界。

    夏侯渊亲自来迎,和他同行的,还有奋武将军程昱,两人代表曹丞相摆出迎接凯旋将士的仪仗,一直迎到小沛城外十里的驿亭,以示对卞秉、江岳等人的尊重和嘉奖。

    听说曹丞相在许都,卞秉和丁斐都有些奇怪,向夏侯渊询问原因,才知道曹冲前些日子突然病重,好在经过精心医治,病情已经控制住了,再将养一段时间,应该就能痊愈。

    够呛!

    所谓慧极必伤,江岳记得很清楚,神童曹冲十二岁就挂了,推算时间,应该就是这个时候。

    历史上曹丕自己也说过,曹冲如果不死,天下就没他什么事了(若使仓舒在,我亦无天下)。

    江岳严重怀疑,曹冲的病情很快就会出现反复。

    “你等立下如此大功,丞相另有封赏,眼下先办正事,回到小沛再说……”

    略作寒暄后,夏侯渊和程昱转过身来,迎向孙夏等一干黄巾降将。

    程昱资历深厚,文武双全,在曹军中长期担任一方统帅,五子良将在他面前也得自居晚辈,因为年纪大了回到许都任职养老,这次奉曹丞相之命前来小沛,主要是为了接管十几万黄巾众,把他们带到另一方乾坤,妥善安置。

    迎接卞秉、丁斐、江岳和其他的凯旋将士,只是顺便而已。

    (请注意,本书中程昱采用正史的人设,是一位武将,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谋士,他生于公元141年,打败袁谭、袁尚的时候已经六十多岁了,然后光荣的退居二线,所以后来战功不显。)

    曹丞相对这十几万黄巾众非常重视,加封孙夏为关内侯,其余黄巾降将也各有封赏,程昱又带来了大批的物资,吃穿用度无所不包,暂解黄巾燃眉之急。

    黄巾众疑虑尽去。

    再三拜谢曹丞相,以及代表曹丞相的夏侯渊和程昱。

    然后又来拜谢江岳。

    十几万黄巾几经波折,死里逃生,现在终于看到了新生的希望,把江岳、卞秉这些曾经的敌将看成救苦救难的恩人。

    幸好老天保佑,二十万黄巾被江岳略施小计,杀得落花流水,这份感激之情简直无以复加。

    也幸好江岳神勇无敌,以两百骑兵夜袭破营,十几万黄巾幸运的当了俘虏。

    和江岳告别的时候,孙夏想起被雷薄、陈兰关在地牢里的日子,鼻头一阵阵发酸。

    “我这条烂命是江兄弟给的,我们这十几万男女老少的性命,也都是江兄弟给的,日后但有差遣,孙某定然不敢推辞!”

    在孙夏的身后,是一群黄巾军的大小头目,管仲三兄弟站在最前面。

    大家一起跪倒在地,向江岳拜了一拜,年纪最小的管少忍不住哽咽失声,扑簌簌的掉眼泪。

    黄巾军中的很多人原本都是朴实百姓,或者是尚侠任气的豪爽汉子,受人点水之恩,便当涌泉相报,江岳救了他们的性命,一路上又对他们照顾有加,更重要的是对他们的家人子女也照顾有加,所以都对江岳非常感激。

    “诸位不必如此多礼,江某愧不敢当。”

    江岳把管仲三兄弟扶了起来,又按着管少的肩膀嘱咐道:“以后好好过日子,听你两个哥哥的话,如果有谁和你们为难,告诉我,我给你们出头。”

    目送十几万黄巾渐渐远去,众人良久无语,牛固突然问道:“江头,我们是不是做了一件好事?”

    马三饱大声叫道:“当然了,江头原本就是黄巾出身,难道还能害他们?”

    牛固眨巴眨巴眼睛,反驳道:“我怎么觉得,江头一开始其实不怀好意,想用他们卖钱。”

    谭世突然插话:“卖钱怎么了?没有钱赚,谁会帮这些黄巾?这些黄巾以后又怎么活命?我看这件事做的不错……”

    在他们身后的一间帐篷里,丁斐正在赶造账本。

    曹丞相已经允诺,护送黄巾产生的费用可以报销,可是这一路走来,除了消耗了一些粮食外,其他几乎没有花费,账本上随便歪上一笔,这趟“人口买卖”就赚飞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取之有道!”

    丁斐不断告诫自己,赚大钱的机会还在后头,这次的吃相不能太难看了,和长久的木材生意相比,一锤子买卖的人口生意赚得再多也有限,不要太过贪婪,惹得曹丞相不快。

    他正在快乐的忙碌,一个军官突然传令,夏侯渊将军有请。

    丁斐只好放下心爱的工作,匆匆赶到夏侯渊的军帐,却发现江岳、卞秉早就到了。

    夏侯渊随即代表曹丞相,宣布对他们的嘉奖和任命。

    丁斐调任尚书台右丞,另加虚官秩比两千石,终于可以从黑绶换成青绶,就像后世的县团级升到副厅,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尚书台是汉光武帝设立的官署,本意是制衡三公,加强君权,所以尚书台的掾吏位卑而权重,比如尚书台右丞的官秩只有四百石,曹丞相又给丁斐多封了一个两千石的加官,变得位高而权重,堪称鲤鱼跃龙门。

    丁斐的神情却很淡定,喏了一声后,就坐到一旁神游天外,琢磨怎么向曹丞相辞官。

    作为曹丞相的发小,丁斐如果志在仕途,这些年一直不贪污不受贿,早就熬成了真两千石,又怎会把这个比两千石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升官的唯一好处就是多领一些俸禄,可是和“人口买卖”的利润相比,每个月多出来的那几石禄米实在算不了什么。

    去许都担任尚书台右丞,每天案牍劳形,忙于公务,对丁斐更没有什么吸引力,还担心由于调入尚书台,耽误钱途远大的木材生意。

    夏侯渊和他相识已久,知道他的脾气,微微一笑,并不介意。

    “丁斐最爱算计钱财,正好白捡了一份功劳。”

    在夏侯渊以及曹丞相看来,卞秉是寿春之战的总指挥,江岳是骑兵的主将,朱灵是步兵的主将,后勤组织肯定就是丁斐负责,他能够把十几万黄巾稳稳当当送到小沛来,这份功劳不亚于冲锋陷阵,也充分体现了丁斐的能力。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曹丞相对丁斐委以重任,把他调任尚书台右丞这个别人打破头争抢的职务。

    丁斐却偏偏不想干,琢磨着怎么向曹丞相请辞。

    和丁斐一样,卞秉也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校尉!

    曹操进爵魏公和魏王后,曹魏的官职才开始快速膨胀,等到曹丕称帝后膨胀得更快,在曹魏前期,校尉还是很值钱的,属于可以独当一面的将领,和军司马不可同日而语。

    卞秉追随曹丞相多年,担任军司马后一直原地不动,十来年一晃而过,也没有混到都尉,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因为寿春之战的功劳,被直接擢升为校尉。

    夙愿得偿。

    卞秉感慨不已。

    和卞秉相比,江岳升官的速度简直快到飞起。

    拜军司马,加奉车都尉,爵少上造!

    虎豹骑见官大三级,军司马如果派到别的部队任职,最少也是一个校尉,换句话说,仅论实职的话,江岳已经能和卞秉平起平坐。

    除了军司马的实职之外,江岳还有一个加官——奉车都尉,加官主要是待遇和礼仪上的不同,并没有相应的权利,就像后世里副厅级领导的职务后面再加一个括号(享受正厅级待遇)。

    少上造的爵位,也是一个没有食邑的空爵,更像是一个荣誉称号,代表江岳已经跻身官宦阶层。

    卞秉早已封侯,虽然也是没有食邑的关内侯,却比少上造高了好几级。

    曹国舅,终归还是有一些特殊待遇的。

    总的来说,三人之中以卞秉的封赏最重,连升两级,跳到校尉,距离将军称号已经不远了。

    其次就是江岳,实授、加官和爵位一样都不缺,他的起点很低,曹丞相大手一挥,把这几样都给他补上了,夏侯渊特意指出,江岳在寿春之战中屡建奇功,其中又以斩杀伪曹曹都尉这件功劳最大。

    江岳点头称谢,已经猜到曹丞相的用意。

    不管曹丞相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必须向天下人明确表态,斩杀伪曹有功无过,而且是大功一件,必须重赏。

    除了江岳、卞秉和丁斐三人,其他参与此战的曹军骑兵也各有重赏,夏侯渊一一交代完毕,又向江岳等人宣布新的命令。

    丁斐立刻赶回许都,到丞相府报到。

    卞秉同样赶回许都,再率领五百名骑兵返回小沛,准备参加许昌之战,攻打这一方乾坤中曹操的老巢。

    江岳和一百名虎豹骑留在小沛,等候曹休和曹真的主力,和他们汇合后,也要参加许昌之战。

    “喏!”

    江岳抱拳接令,心中却暗暗吐槽——曹丞相看样子是受刺激了,已经干掉了一个曹操曹都尉还不过瘾,又想把这个时空的曹操也干掉。

    只是吐槽罢了,事实上江岳也认为,曹丞相的战略是正确的。

    这个时空的曹操和袁绍联手,一起对抗曹丞相的大军,双方激战多日,袁操联军节节败退,损失惨重,曹丞相的大军攻占许昌应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打败曹操后,袁绍独木难撑,这个时空里再没有能够对曹丞相造成威胁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