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一二零章 兵无常形

第一二零章 兵无常形

    “蛾贼果然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可是这样一来,倒给我们出了一个好大的难题。”

    朱灵紧皱眉头,非常头疼。

    黄巾军虽然是被迫的,从效果上看士气的确有所恢复,为了家人子女的安全,很可能会不惜一切的拼命。

    斥候已经探明,黄巾军的可战之兵倾巢而出,足足有五万多人,虽然仍是一群乌合之众,可是蚂蚁多了可以咬死大象,曹军在双月荡分兵后,只有两千多甲兵,三百来个骑兵,和黄巾相比兵力相差将近二十倍,对方如果敢于拼命,胜负难以预料。

    “蛾贼在阳泉以东五十里处按兵不动,我军兵少,是否应当退回附亭,借助城郭与之周旋?”

    卞秉虽然久经沙场,但是一直不受曹丞相重用,至今仍然只是一个军司马,并没有指挥大战的经验,看到黄巾势大,难免有些忐忑。

    “我军若是退回附亭,双月荡乾坤门必定失守,前功尽弃啊!”朱灵犹豫不决,曹军如果退回附亭,就让开了通往双月荡的大路,仅凭留在那里的几百守军,肯定守不住乾坤门。

    “不能退兵!”丁斐叫道:“蛾贼新败,贼首张曼成也被斩了,纵有五万之众,又怎能挡得住我军的雷霆一击?还是尽快进军,将其一举击溃。”

    “此一时彼一时,蛾贼被雷薄陈兰胁迫,士气已振,又背靠阳泉,以逸待劳,我军贸然出击,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朱灵无奈的摇摇头,如果不是朱儁和曹操曹都尉横插一杠子,他早就乘胜进军,反攻阳泉,可能已经把雷薄、陈兰和黄巾军打败了。

    一来一回在双月荡耽搁了几天,给了雷薄、陈兰浑水摸鱼的机会,给了黄巾军喘息的机会,又成为曹军的劲敌。

    他考虑了一会,说道:“我以为,我军应当就地扎营,与蛾贼对峙,同时向徐州求援,江君,你以为如何?”

    这个作战计划乍一听有点奇怪,江岳想了想,却点头表示赞同:“可以试一试,但是时间拖得太久,恐怕还会发生变化。”

    江岳也赞同这个计划吗?卞秉越琢磨越觉得不靠谱,质疑道:“不战不走,进退无据,乃是兵家大忌,为何要在此地扎营?”

    江岳笑道:“盯着黄巾,不许他们乱动。”

    什么意思?

    卞秉还是没听懂。

    不战不走,意味着浪费时间,浪费兵力,贻误战机。

    进退无据,意味着攻守两难,部署不当,偏离了战略要地。

    从阳泉往东都是平原地区,地形平坦,道路纵横,曹军在这里扎营,并不能堵住通往其他地方的道路,所谓“盯着黄巾,不许他们乱动”,太过一厢情愿。

    曹军的兵力太少,寿春、附亭、双月荡、淮河渡口、淝水渡口等等一系列的城池要隘都非常空虚,比如双月荡和附亭只有几百守军,寿春也只有一千守军,雷薄、陈兰如果分兵绕过曹军大营,去攻打这几个地方,恐怕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不靠谱!

    非常不靠谱!

    卞秉追随曹丞相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打仗的,朱灵如果在这里扎营,雷薄、陈兰和杨弘难道会乖乖留在这里,直到曹军的援兵从徐州赶来,把他们击败?

    连岗聚乾坤门的对面就是许都,曹丞相在徐州一直留有重兵,大将夏侯渊亲自镇守连岗聚和小沛,另外李典和臧霸也率领数万大军,正在徐州北部和袁谭交战,只要曹丞相一声令下,很快就能抽调一支精锐部队,赶来支援寿春。

    站在雷薄、陈兰和杨弘的立场上,速战速决,尽快攻占寿春才是上策。

    没道理和曹军一直对峙下去。

    卞秉再次提出质疑,江岳却卖了个关子,笑道:“秉公尽管放心,最起码三五天内,雷薄、陈兰绝不敢轻举妄动,等到五天之后,咱们再见机行事。”

    为什么啊?卞秉还是不明白。

    可是经过八公山之战突袭韩忠,附亭之战让张曼成十万大军草木皆兵,双月荡之战水淹朱儁等等这一系列战斗,江岳展现出令人惊艳的指挥才能,卞秉对他已经迷之相信,另外朱灵虽然不受曹丞相待见,其实也是一员能征善战的老将,他们两个人都拍胸脯保证没问题,卞秉就没有继续反对。

    接下来的战事进程,让卞秉啧啧称奇。

    曹军选了一处合适的地方,距离黄巾军三十里外安营下寨,连续过了两天,黄巾一直按兵不动,竟然和朱灵、江岳预料的一样,进入大眼瞪小眼的对峙局面。

    在江岳的解释下,他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雷薄、陈兰用血腥手段吞并了黄巾军,并且逼迫他们出战,但是黄巾将士并不心服,只是迫于他们的淫威才不敢反抗,数万大军看起来气势汹汹,其实军心不稳,只是一只纸老虎。

    气可鼓不可泄,曹军如果一上来就主动进攻,黄巾将士为了家人子女的安全,很可能和曹军拼命,曹军如果撤退,黄巾军就会乘胜追击,士气进一步提升,曹军不战不走,坚守营寨和黄巾军对峙,黄巾军想拼命却找不到对手,士气很快又落了下去。

    雷薄、陈兰和杨弘费尽全力,才能勉强控制住这支部队,不让黄巾军自行崩溃,或者突然造反,他们这两天一直按兵不动,都在忙于处理内部矛盾,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对雷薄、陈兰和杨弘来说,黄巾军几万人马必须抱成一团,片刻不离的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盯着,才能确保安全,至于分兵几路,迂回包抄,百里奔袭等等比较复杂的战术,根本玩不转。

    迫不得已,他们只好留在营寨里,和曹军对峙。

    “这大概就是兵无常形吧。”卞秉感慨不已,明明是不合常理的非常规战术,用到黄巾军身上却收到奇效,他以前真的没想到,还可以这么打仗。

    “不错,随便换一个对手,仗就不能这么打了。”江岳笑道:“正是因为敌军内部矛盾重重,士气低落,我军不战不走的盯着他们,反而一直保持威慑,把几万黄巾都留在这里。”

    兵无常形,水无常势。

    根据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战术,把战局倒向对自己有利的局面,才是一个合格的将领,曹军在这里就地扎营,利用敌军的弱点把他们死死拖在这里,间接保证了寿春、附亭和双月荡乾坤门的安全,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战术。

    雷薄、陈兰火并十万黄巾,固然实力大涨,可是也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他们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进一步加强对黄巾军的控制,逼迫他们出战,利用二十倍的兵力优势,正面击败曹军主力。

    “雷薄、陈兰心狠手辣,又有杨弘出谋划策,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我估计不出三天,黄巾就会大举来袭。”曹军大营前面是一片空旷的原野,江岳举目远眺,夕阳落下的方向,就是黄巾大营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