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一一零章 抢人头!

第一一零章 抢人头!

    战旗舒卷,挡住了赵弘的视线。

    他连忙向旁边错开两步,抬头向对面看去,曹军阵前的烟尘已经被风吹散,露出了数千披甲精兵,刀枪如林,旗帜如海。

    曹军三千多人马排成三大一小的四个方阵,四个方阵又组成一个人字形的雁行阵,在战鼓的指引下,踏着整齐的步伐向前逼近,距离颍川前军还有近百步的时候,最前面的骑兵方阵突然加速,向着颍川黄巾的军阵直扑而来。

    “马走日,中国象棋果然蕴藏着大智慧。”

    江岳对骑兵的袭扰战术已经非常熟练了,在高速冲锋的同时,甚至还有闲暇胡思乱想,反正骑兵的任务只是为步兵创造机会,冲到近前就会突然转向,不会真的一头撞上去……

    等一等,黄巾军的阵型怎么乱了?

    距离黄巾军还有五十步的时候,江岳惊讶地看到,黄巾军原本就不太整齐的阵型突然炸了窝。

    前面几排的士兵大喊一声,转身向后逃去,立刻把后排的士兵也冲乱了,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带动更多的士兵开始逃跑,有些溃兵被后排的同伴挡住去路,就毫不犹豫地挥刀砍去,军法队一开始还在努力维持秩序,可是很快就被冲得七零八落,裹进大群的溃兵中,再也看不见踪迹。

    “前军败了!前军败了!”

    后阵的黄巾士兵站在万军之中,不像居高临下的张曼成可以看到整个战场,骚乱发生后,恐慌气氛的迅速传染,前面的颍川黄巾和汝南黄巾还没有逃到近前,后阵的南阳黄巾也跟着乱了。

    兵败如山倒。

    尿崩忍不住。

    数万黄巾“重演”了淝水之战风声鹤唳的一幕,转眼间就变成了全军溃败,张曼成一连砍了几颗脑袋,都无法阻止潮水一般的溃兵,最后也被溃兵裹着,一起向南败逃下去,附亭城都没敢进。

    江岳奋力追杀。

    却收获甚微。

    黄巾跑得太快了,完美演绎了“望风而逃”的含义,江岳胯下的山丹战马虽然神骏,却输在了起跑线上,实在追不上这些离着还有几十步,几百步就转身逃走的黄巾军,一口气追出去四五里地,才砍了几颗普通小兵的脑袋,得到的经验不值一提。

    “继续追!我还真不信了,两条腿能跑过四条腿!”

    江岳盯着张曼成的帅旗打马急追,杀气腾腾。

    他斩杀韩忠之后,16级的经验条已经冲过三分之一,又看到了升17级的希望,本指望这一仗多砍几个黄巾将领,多刷一些经验值,可是黄巾跑得这么快,让他的计划彻底落空。

    “江砍头又发疯了。”一个虎豹骑低声对同伴说道:“你看,他砍不到脑袋就气急败坏,果然是见血就疯的杀星。”

    他的同伴点了点头,一脸敬佩地说道:“大概只有这种人,才能练成斩敌首级的厉害刀法……”

    “废话什么?快跟上!”魏袭突然扭头喝道:“咱们几次跟随军候出战,一直寸功未立,这次都给我跑快点,一定要多杀几个贼人!”

    ——————

    “神上使快走,我去拦住他。”

    张曼成一路奔逃,曹军骑兵却越追越近,赵弘大喝一声,挺枪来战江岳。

    看到赵弘的身后跟着一面将旗,盔甲装扮也不是普通士兵,江岳心中大喜,催马迎面对冲,手中长刀暗暗蓄势,准备直接使出砍头刀,把他一刀斩于马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唐彬在左,魏袭在右,牛固和另外两个虎豹骑猛然从江岳身边冲了出去,各举刀枪杀向赵弘,以前和张绣、吕威璜这些敌将交战的时候,唐彬等人一直表现不佳,这次终于遇到黄巾军的软柿子,压抑多日的怨气猛然爆发,渴望能够斩将立功,证明自己。

    有人抢人头!

    江岳急切之下,把20级的基本骑术发挥到极致,硬生生从牛固等人中间挤了进去,同时挥出一记砍头刀,可是砍头刀出手的一瞬间却眼睁睁的看到,赵弘虽然奋力招架躲闪,还是被唐彬的长矛猛然刺入胸口。

    砍头刀,出刀必砍头。

    刀光闪过,人头飞起,由于是合作杀敌,只得到六万多的经验值。

    “好吧,总比普通小兵强多了。”江岳努力劝自己看开一点,脸上却还是皮笑肉不笑的,和一脸阳光的唐彬站在一起,竟然有些狰狞。

    “江疯子这是没杀过瘾啊!”魏袭心里突的一跳,明明是热浪袭人的夏天,心底却隐隐感到一股寒意。

    “赵弘只是一个无名之辈,能杀到张曼成就行。”赵弘其实也是有名有姓的黄巾名将,江岳却不记得他的名字,很快把这件事放到一旁,举目四处张望,重新寻找张曼成的帅旗。

    张曼成的帅旗却不见了!

    刚才一合斩杀赵弘,这么短的时间内张曼成不可能逃出太远,多半是把将旗收了起来,以减小目标,江岳左右看了看,顺着通往双月荡的大路又追了下去。

    一般来说,战败的军队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逃跑的时候都会顺着原路返回,后路上总有些兵马接应,也不会轻易迷路,陷入绝境——寿春位于淮河、淝水和芍陂湖这两河一湖之间,张曼成的残兵败将没有更好的地方可去,多半还会逃往双月荡乾坤门。

    果然,江岳追出去十几里后,碰到从另一条路追来的朱灵和卞秉,朱灵的马前赫然挂着张曼成的首级。

    又被人抢了!

    江岳突然有一种骂娘的冲动,闪开满面笑容迎上来的朱灵,催马继续往前追。

    质量不够,数量来凑,既然杀不到赵弘和张曼成,只好多杀一些其他的虾兵蟹将,弥补损失。

    卞秉拨转马头,追上江岳,和他一起追杀黄巾。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江岳这厮能够得到卞秉青睐,脾气和他一样古怪。”

    朱灵看着江岳扬长而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江岳脾气古怪,溜须拍马这种低级手段肯定没用,想要搭上他的关系,还得多加努力,多费心思,想方设法的投其所好。

    张曼成的帅旗倒了后,黄巾越发溃不成军。

    江岳肆无忌惮的一路追杀,一路砍瓜切菜,又斩杀了十几个黄巾军,得到了整整……三万多经验。

    这些黄巾军大都是小兵,最厉害的一个屯长贡献了一万多经验,中平元年的黄巾军刚刚成军半年,和建安二年的“泰山贼”、“开阳贼”这些积年老贼完全比不了,这个黄巾军屯长的经验值并不高。

    其他的黄巾小兵更加鸡肋,每杀一个只有几百一千的经验,对现在的江岳来说杯水车薪。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突然杀声大作,又闪出一队人马,为首的主将纵马持槊,将旗上面写着斗大的一个“曹”字。

    曹操!

    江岳一个“侦察”技能甩过去,愣了一愣后,猛然催马冲上,举刀直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