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一零六章 斩将断旗

第一零六章 斩将断旗

    敌军的船队来得飞快,转眼间已经靠在岸边,放下跳板,放军兵下船。

    “寿春也太富了吧,竟然有这么多骑兵!”

    顺着跳板走出船舱的,竟然是一队队的骑兵,几艘大船的船头船尾的甲板上,满满当当站的也是骑兵,淮河岸边河滩平缓,这些骑兵顺着跳板向前走了几步,就纷纷纵马跳下河滩,踩着一尺多深的河水如履平地,上岸后立刻整队,足足有两百余骑。

    南阳黄巾的骑兵不多,不但缺乏可以上阵的战马,也缺乏善于骑射或者骑马砍杀的骑士,南阳、汝南、颍川等地的郡兵县兵也是类似的情况,大汉王朝承平已久,地方郡县都没有闲钱养着一支耗费巨大的骑兵,寿春竟然能够一次拉出来两百多个骑兵,大大出乎韩忠的预料。

    “诸位,贼人就在前面,随我来!”

    江岳一马当先,直扑韩忠的将旗。

    唐彬、马三饱、谭世和牛固,紧随其后。

    再往后,是魏袭的一百虎豹骑。

    相隔三十米的左侧,是卞秉的五十个骑兵,右侧则是朱灵手下的五十个骑兵。

    朱灵在山梁上打伏击,吸引韩忠的主力,骑兵没有用武之地,就把手下的一队骑兵借给了江岳和卞秉,总计两百余骑的骑兵,跟随江岳一起冲锋。

    “来得好!”

    韩忠用力挥动宝剑,调整阵型迎战。

    江岳没有去攻击防御薄弱的辎重部队,而是直冲他的将旗,正中韩忠的下怀。

    骑兵最厉害的地方,是来去如风的机动能力,指东打西,防不胜防,江岳如果去攻击黄巾军的辎重,韩忠难免疲于奔命,现在可以堂堂正正的和敌人正面交战,对短腿的黄巾步兵来说,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杀!”

    江岳率领两百余名骑兵,转眼间已经冲到五十步内。

    擒贼先擒王,江岳要的是大胜,要的是完胜,要的是干净彻底的歼灭战,袭击韩忠的辎重部队毫无意义,直接斩将夺旗,才是唯一的选择。

    黄巾后阵箭如雨发,无数箭矢越过前排同伴的头顶,抛射向半空。

    这种抛射谈不上什么准头,威力也不大,全靠箭矢的密度伤敌,敌军骑兵如果一头撞上来,抛射的箭支哪怕无法破甲,也可以伤到他们的战马。

    江岳猛然一勒马头,从韩忠阵前斜掠而过。

    卞秉同时转向另一边。

    曹军骑兵就像一道奔腾的水流,遇到岩石后从两边绕过。

    江岳和卞秉兜了个圈子,不约而同又一起率队杀了回来,然后又一次斜掠而过,距离较近的时候,谭世这样的弓箭手都会连续射上几箭,对黄巾还以颜色。

    其他的骑兵也在尽可能的杀伤敌人,黄巾军的步兵来回转向的时候一旦露出破绽,虎豹骑就会立刻冲上去砍翻几个,然后催马就走,绝不恋战,就这样不断的寻找机会,创造机会,把骑兵的袭扰战术发挥到极致。

    黄巾虽然懂得列阵而战,用整齐的步兵阵列对抗骑兵,但是他们没有经过严格的操练,敌军骑兵每次从不同的方向冲过来,他们都要跟着调整方向迎战,连续重复几次后,原本还算严整的阵型已经变得混乱不堪。

    “杀!”

    江岳催马急冲,扑向站在黄巾阵前的韩忠。

    韩忠被左右亲卫犹如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站在步兵阵前,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反而跃跃欲试,一直想截住江岳的骑兵厮杀,可是江岳滑不留手,每次都是一沾既走,几次袭扰下来,步兵阵列崩溃在即,把他气得哇哇怪叫。

    “小贼,又来这一套!”

    看到江岳直扑而来,韩忠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突然催马向斜刺里走了几步,挡住江岳的去路。

    他已经被江岳骗了几次,对方每次气势汹汹的杀过来,最后关头都会突然转向,斜掠而过,终归不敢用骑兵硬冲长枪森森的步兵阵。

    这一次,肯定也是故伎重施。

    韩忠根据经验抢占先机,只等江岳拐过来,一剑将他斩于马下。

    在张曼成手下的将领中,韩忠带兵打仗的本事也许排不到第一,剑法却是公认的第一。

    他当年曾得名师指点,手里的这口宝剑可不是名门士子附庸风雅的样子货,而是又宽又厚的重剑,一剑挥下可斩烈马,所以又名斩马剑。

    但他并不喜欢斩马,斩人倒是家常便饭。

    眼看江岳急速冲向黄巾军的步兵阵,韩忠握紧手中的宝剑,冷冷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果然,江岳冲到十五步左右的距离,突然拨转马头,从步兵阵列的左侧斜掠而过。

    这一次他逼得太近,向旁边一拐,正好撞到韩忠的剑下。

    韩忠早就等着这一刻,催马挥剑向他砍去!

    方圆数丈之内,陡然间剑意弥漫。

    韩忠挥出这一剑的同时,感到自己和宝剑仿佛变成了一个整体,无穷无尽的精力在周身奔腾流转,又化作澎湃的剑意向江岳斩去,竟然达到了师父当年所说的人剑合一的境界!

    “斩!”

    这一剑,堪称韩忠平生斩出的最强一剑。

    江岳此时一手挽着马缰,一手倒提长刀,还没有做好交战的准备。

    骑兵袭扰步兵阵列的时候,首先要控制好自己的战马,行差踏错一步,立刻就是送羊入虎口,江岳急冲急拐,必须用一只手操控缰绳,韩忠这一剑斩来的时候,江岳正好空门大开,满身都是破绽。

    韩忠的目光越发冷厉,手上加力,宝剑的去势又快了几分。

    江岳突然松开马缰,单手在腰间轻轻一抹,一柄精光灿烂的短斧电射而出,直奔韩忠的面门。

    掷斧!

    韩忠的身旁满是铁甲亲卫,身后又是密密麻麻的步兵阵,用砍头刀纵然能够杀了他,多半也是以命换命。

    掷斧却是更加安全的远程攻击,江岳甩出精钢短斧,顺手向外带了一把缰绳,不管掷斧能不能命中,都要抢先离开险境。

    胯下的山丹战马刚刚迈出两步,陡然间仿佛地动山摇,韩忠连人带马,势不可挡的追了上来,然后重重的……摔倒在江岳的马前。

    定睛细看,韩忠的面门血肉模糊,已经气绝身亡。

    “厉害,死了也要吓我一跳。”

    江岳用脚跟轻轻一踢马肚子,轻盈地跳过韩忠的尸体,把韩忠手下那些瞠目欲裂,急于报仇的亲卫远远的甩在身后。

    “韩忠已死!”

    骑兵们放声高叫,黄巾军惊恐万状,一直在苦苦支撑的步兵阵型终于崩溃。

    “韩忠已死!”

    骑兵们的喊声远远传了出去,其他几处战场上的黄巾军也是一阵大乱。

    “韩忠已死!”

    江岳兜马转了回来,和卞秉左右夹攻,杀散韩忠的铁甲亲卫,然后一刀砍翻了他的帅旗。

    黄巾各部原本就已陷入混乱,帅旗一倒,瞬间溃不成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