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八十二章 小心中埋伏

第八十二章 小心中埋伏

    抬头向西看,起伏的山岗连绵不绝,视野内已经看不到莒中平原,这种低矮的山岗坡度很小,植被稀疏,战马可以任意驰骋,江岳派出几个斥候向西探查,官道已在五十里外,距离河谷很远。

    “对淳于琼来说,峥嵘谷真是个天造地设的绝佳战场,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里露宿,把周围再仔细探查一遍。”

    天色已晚,江岳带领众人找了个隐蔽地方,露营休息。

    “江君为何如此笃定,淳于琼会在峥嵘谷迎战我军?”赵边喂完马,再取出干粮袋和水葫芦,填饱自己的肚子。

    “我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确定,只是这里的可能性很大,等到明天天亮后,可以再去前面探一探,看看其他地方的情况。”江岳的晚餐是面饼和腌肉,细嚼慢咽,吃饭的速度明显比别人慢一拍,但是一张面饼接着一张面饼,饭量并不小。

    “淳于琼就在莒南城下迎战我军,以逸待劳,不好么?”

    “不好。我军一旦出现在莒南城下,城中守军必然士气大涨,淳于琼却会腹背受敌,难免一败,臧霸将军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下决心奔袭莒南,况且河北兵以马军最强,如果一直留在莒南附近的山地,是以短击长的下策。”

    围城战的时候,最忌讳屁股后面突然冒出来一支敌军的援兵,这就像两个人打架,力气大的把力气小的按在地上猛揍,力气小的只能抱着头挨揍,可是突然又出现了第三个人,冲上来对着力气大的后脑勺就是一板砖,胜利立刻逆转。

    打仗这种事情,消极等待一般都没有好结果。

    一个合格的指挥官,在开战前会尽可能的抢占有利态势。

    江岳放下面饼,指着河谷旁边的那条大沟,又说道:“从地形和距离来看,在峥嵘谷伏击我军,对淳于琼最为有利。”

    赵边一愣:“伏击?”

    “我军来得突然,淳于琼准备不足,也需要出奇制胜啊。”江岳笑道:“他既然是河北名将,肯定会想到围点打援。”

    赵边愣了片刻,才明白他的意思,叹道:“这就叫料敌先机么?听你这么一说,感觉的确很有道理!”

    淳于琼不知道乾坤门的底细,以为臧霸手里的兵力有限,还要分守蒙阴、临沂、开阳各处,没有足够的力量发起反击,臧霸突然率领数千披甲来攻,淳于琼肯定也吓了一跳,正面交战没有必胜的把握,打埋伏就是最容易想到的对策。

    一环紧扣一环的推理,虽然复杂,却无懈可击。

    如果不是江岳提醒,赵边肯定想不到这么深。

    但是一旦想通其中的道理,就有一种恍然大悟的畅快*感觉,也理解了江岳这一路上的各种布置安排,都是什么用意。

    “我军既有中埋伏的危险,为什么不提醒宣高公(臧霸)?”

    此刻天色已黑,但是赵边还记得周围的地形,峥嵘谷的确是个打埋伏的好地方。

    这里河谷陡峭,水流湍急,树林山岗可以藏兵,西侧的平原又距离太远,一旦战局有变,吴敦肯定来不及救援,臧霸沿着河谷孤军深入,如果中了淳于琼的埋伏,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提醒过了,臧霸将军另有考虑。”江岳虽然没有和臧霸直接沟通,却劝说过吴敦,吴敦却不为所动,很明显,他和臧霸已经下定决心,再劝也没有用。

    如果按照贾诩的计划,臧霸和吴敦不必急于求胜,只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先确保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淳于琼就没有打埋伏的机会。

    但是臧霸一定要救援莒南,率领部队轻装急进,自身就露出了破绽。

    赵边和江岳又聊了一阵,对他越发钦佩,竟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江岳带兵打仗的本事,好像不在臧霸之下。

    这怎么可能呢?赵边自失的一笑,起身告辞,回到自己的斥候队。

    天色已晚,他靠着树干和衣而卧,想好好的睡一觉,可是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江岳说的那番话,有些当时不是太理解,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再把现在的战场形势梳理一遍,赵边突然一骨碌坐了起来。

    “此子的眼光见识,果然不在臧宣高之下!”

    当时只是一种朦胧的感觉,事后想来却殊为可怖,江岳小小年纪,随手指点,竟把臧霸的作战计划说得一清二楚,其中有什么缺点和优点,全都了然于胸,甚至在暗中为其查漏补缺,对淳于琼可能做出的反应也分析得有理有据……

    对比之下,江岳带兵打仗的本事,的确比臧霸更胜一筹!

    “我一定是搞错了,臧霸将军多半另有破敌良策,就连江岳也没想到。”

    赵边追随臧霸多年,虽然已经被江岳折服,终归对臧霸更有信心,只是左思右想,都想不出臧霸还有什么破敌良策,心里更加烦乱。

    他索性起身不再睡了,一个人向树林后面走去,想给战马填些夜草——明后两天随时会有一场大战,人累点没关系,战马却一定要吃好睡好。

    快到拴马的地方,赵边突然听到有人说话,仔细一听,是自己的几个手下,正在小声的发牢骚。

    赵边手下的这些斥候,跟着江岳一天跑了几十里路,又翻山越岭的四处探查,一个个都累得够呛,对江岳越发不满,有人说他瞎指挥,有人说他拿着鸡毛当令箭,还有人直接污言秽语的谩骂,发泄心中的怨气。

    “你们懂个屁!”

    赵边大踏步走过去,怒气冲冲地骂道:“江队率乃是难得的将才,我跟他相处了一日,就觉得受益非浅,你们在这里乱嚼舌头,被外人听见了凭白的惹人耻笑,还不住口!”

    斥候们被骂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看着赵边,不明白他中了什么邪,突然为江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