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六十四章 天子何在?

第六十四章 天子何在?

    “叔父不必自责,西凉兵勇冠天下,我军战事不利,非战之罪也。”

    曹休劝道:“历朝历代,西北素来出精兵,秦始皇用四川之粮和西北精兵,成就统一六国的霸业,我朝霍去病、卫青等诸多名将,创下勒石燕然,封狼居胥的伟业,所用的也多是西北精兵,董卓麾下的兵马,勇悍不在我军之下,哪怕当年一个小小的张绣,也曾给丞相造成那么大的麻烦……”

    张绣是张济的从子。

    张济又是董卓的部将。

    董卓事败后不久,张济又在军阀混战中战死,他的部属拥戴张绣为主,割据宛城与曹操对抗,几次把曹军打得大败,曹丞相的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和爱将典韦都死在宛城,充分说明了西凉兵的战斗力有多么强悍。

    “这方乾坤的张绣,恐怕和你差不多大吧。”曹仁眯着眼睛,淡淡说道:“若是在此战中捉到张绣,就一刀砍了,不必献于丞相。”

    张绣归顺曹丞相后,曹丞相几次严令众将,绝不许与他为难,但是曹家将和张绣有着血海深仇,心底都对他充满恨意。

    提到宛城的旧事,坐在旁边的贾诩颇有些尴尬,他当年就是张绣的军师,为其出谋划策,曹昂、曹安民和典韦之死和他不无关系,贾诩加入曹军后一向低调隐忍,但是这个时候不能不说话了。

    “诩以为,子孝(曹仁字子孝)的处置并无不当之处,董卓虽然丧心病狂,强行分兵洛阳,一定要在朝局中插上一脚,但他没有亲自前往洛阳,一时还无法掌控大局,最起码,别想一上来就废掉少帝刘辨和何太后,只要何太后尚能掌握中宫,就足以制衡董卓。”

    贾诩这番分析有理有据,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在他们原本那个时空里,中平六年董卓进京后,第一件事就是废掉汉少帝刘辨,然后给何太后安了个罪名,打入冷宫,董卓这么做,除了铲除小皇帝的后患之外,关键还是为了除掉何太后这块绊脚石。

    李典想了想,说道:“只要董卓不入京师,朝中早晚有人站出来主事,我军是否应当继续猛攻,争取把函谷关也拿下来,以尽量拖住董卓,多拖一天便是一天,哪怕他最后还是坐大,也给他多找些麻烦。”

    “不妥,大大不妥。”

    陈群连连摇头:“董卓既然分兵,进入洛阳的野心就不可阻止,我军来历尴尬,若是对洛阳逼迫太紧,反而会成为众矢之的,若是丁原、桥瑁和西园八军与董卓联手,乾坤门都有危险。”

    “再与董贼交战两日,后天撤兵。”

    曹仁仔细考虑一番,觉得还是应该稳妥为上,曹军在这方乾坤中毫无根基,无论人力物力和兵力,都没有做好全面开战的准备。

    他接着说道:“洛阳搞成这个局面,多半是我的责任,大概只有像丞相那种纵横捭阖的不世之材,才能处置的更好,等这一仗打完,就从司升聚那边调集青壮钱粮,在乾坤门周围筑城,以作长远打算。”

    除此之外,曹仁又下令通知臧霸等人,在徐州等地征集钱粮,训练士兵,准备在半年到一年后和董卓决战,洛阳城中的各方争斗早晚会分出一个胜负,曹仁虽然给董卓制造了一些障碍,但他仍然是最有可能胜出的那个人,将来还是曹军的大敌,必须准备打一场大仗。

    这件事并不简单,徐州这几年征战不断,曹丞相刚刚剿灭吕布,还没有恢复元气,现在征集钱粮兵员准备打仗,等于是饮鸩止渴,但是现在曹丞相的战线越拉越长,各处都需要钱粮兵员,曹仁不想再向另一个时空的大本营伸手,只好逼着徐州大出血。

    接下来的两天,曹军鼓起余勇,向董卓军继续发起猛攻。

    董卓也调兵遣将,尽力抵抗。

    随着战线一步步向渑池逼近,胜利似乎唾手可得,但是曹仁知道,曹军已经后继乏力,不能继续扩大战事了。

    派往各处的斥候细作相继返回,送回来很多情报,董卓因为战事吃紧,已经从潼关调来一支援兵,用不了几天就会赶到渑池,另外丁原、桥瑁和西园八军也是异动频频,很明显曹军闹出的动静太大,已经引起了他们的警觉。

    这个仗,不能再打下去了。

    曹仁下令退兵,放弃了近在咫尺的函谷关,后退据守陆浑关。

    在所有的斥候中,只有江岳一直没有回来,而且也没有任何消息。

    曹仁诸事繁忙,已把这个小小的斥候队率忘到脑后。

    吴敦却非常担心,和韩起前后念叨了几次,江岳是不是遇上了危险,又隐隐存着一线希望,希望他能像连岗聚一样再次创造奇迹。

    ——————

    何进被十常侍设计诱杀,袁绍、袁绍兄弟和曹操等人举兵作乱,强行杀入皇宫,号称要尽诛十常侍为何进报仇。

    皇宫中血流成河,乱兵见到太监,二话不说就乱刃分尸,除了十常侍的党羽之外,还有很多无辜的人也死于非命。

    痛快淋漓的一场屠杀之后,皇宫中已经找不到没有胡须的男子,十常侍之中的赵忠、程旷等人都被斩杀,车骑将军何苗也死在乱军之中,袁绍兄弟和曹操这才想起小皇帝和太后,连忙带人赶去保护他们。

    何太后倒是很顺利的找到了,小皇帝刘辨却不见踪迹。

    袁绍兄弟和曹操大吃一惊,小皇帝如果出了意外,他们几个都无法洗脱乱臣弑主的罪名,一辈子再也别想出头。

    赶快找!

    十常侍见到乱兵杀入皇宫,连忙各自逃命,张让、曹节、段珪、毕岚和候览这几个人见机得快,一把抱起小皇帝刘辨和陈留王刘协,匆匆逃出皇宫。

    他们仗着地形熟悉,很快甩掉了追兵,但是洛阳城中此时火光冲天,到处都是乱军,张让等人觉得哪里都不安全,就带着刘辨和刘协一直逃到洛阳城外。

    一行人沿着大路,向西北方向仓皇奔逃,张让等人想去投靠丁原或者董卓,向手握兵权的外镇武将寻求庇护,有小皇帝刘辨和陈留王刘协作为筹码,也许能够保住性命。

    眼看天色渐黑,暮霭中道路难辨,张让、曹节和随行人等疲惫不堪,不知不觉走到了荒郊野外。

    这个时候,远处的大路上火把点点,马蹄声,呼喊声清晰可闻,城中文武百官听说天子失踪,纷纷出城寻找,张让等人带着刘辨、刘协从小路逃走,唯恐被追兵赶上。

    在田野中深一脚浅一脚的逃命,终于远离了大路,听不到那可怕的马蹄声和呼喊声。

    大家松了一口气,乍着胆子打起火把,往前又走出不远,前面有奔腾的水声传来,似乎是一条大河。

    张让、曹节等人欣喜若狂,这条河一定是黄河,只要沿着黄河岸边向前走,就能找到丁原驻守的孟津关。

    “前面可是少帝刘辨?”

    黑沉沉的夜色中,黄河岸边突然冒出一队黑沉沉的骑士,只有他们的兵刃闪烁着点点寒光,一个个杀气腾腾,明显都是久经战阵的精兵。

    “你等是谁家的兵马?”眼看躲不过去,张让乍起胆子上前询问。

    “我等乃是西凉刺史董卓的部属。”

    答话的这个军校一口正宗的西凉口音,张让、曹军、段珪和候览等人全都喜出望外,不管董卓的部属为什么会跑到孟津来,既然遇到他们了,就肯定能够脱险。

    “我乃天子驾前中常侍张让,你们的主将在哪里,快带我们去寻他。”越是狼狈的时候越不能倒了架子,张让把腰杆挺得笔直,又摆出当年权倾天下的气势。

    “噢,很好,请问天子何在?”答话那个军校很兴奋的样子,但是张让等人一时都没有注意,对方的语气里并没有多少恭敬之意。

    张让冷哼一声:“天子和陈留王都在此处,你等还不下马迎驾?”

    答话的那个军校扭过头,看着身后的一个年轻人,似乎在等待他的命令。

    这个年轻人刚才默默的站在后面,不显山不露水,此刻催马上前,二十几个骑兵都随之而动,张让等人看他的气势,知道此人才是这一队骑兵的首领。

    “辛苦了一晚上,终于找到你们了,来呀,给我全部拿下!”

    江岳早就用“侦察”技能锁定了刘辨和刘协,此刻一声令下,手下的斥候如狼似虎,朝着他们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