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六十一章 火山口上的火药桶

第六十一章 火山口上的火药桶

    走出去大约二十里,渐渐接近董卓军的防区。

    江岳分出二十名斥候,指派精干得力的什长,率领他们前去探查新城县、宜城县等地。

    剩下的斥候还有三十余骑,江岳率领众人避开陆浑关,绕路前往伊阙关。

    乾坤门的那场战斗已经过去了两三天,董卓军肯定有所察觉,江岳如果冒充董承的部下大摇大摆的走陆浑关,很可能自投罗网,所以必须绕路。

    伊阙关由西园八军其中的一部把守,属于右校尉淳于琼的部下,他们的防区紧挨着董卓军的防区,这几个月经常打交道,对凶悍的西凉兵颇有几分畏惧,见到江岳等人的符传腰牌一应俱全,就没有多加盘问,予以放行。

    江岳等人顺利过关,进入洛阳腹地。

    他再次分出几个斥候,就近探查伊阙关,淳于琼所属的西园八军和董卓军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按理说不会介入曹军和董卓军的战斗,但是伊阙关距离陆浑关太近,还是要以防万一。

    伊阙关是洛阳的南大门,后世的龙门石窟就在此处,再往北走就是洛阳近郊,董卓军现在还不能随意进出洛阳,江岳等人化装成董卓军,到了城门肯定会被拦下,就在龙门山下打尖休息后,沿着洛水,绕向东北方向。

    “董卓的兵马都在洛阳西面,咱们为什么往东走?”魏袭疑惑不解。

    “咱们都是冒牌货,走董卓军的防区很容易被识破,从洛阳东边绕去孟津关,虽然辛苦一些却安全的多。”江岳的回答不疼不痒,听起来并不能让人信服。

    “你的胆子也太小了,斥候探查敌情,怎么能怕危险?咱们应该走城西的,不但路途近得多,还可以顺路探查董贼的虚实。”白起大为不满。

    “小心驶得万年船,白起兄,别忘了临行前子丹校尉的吩咐,此次前往洛阳,一切都要听我的命令。”江岳催动坐骑,向前奔去。

    “他娘的,真惹急了老子,老子就不伺候了。”白起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还是打马追了上去。

    转过一片树林,巍峨的洛阳城墙霍然出现在视野中。

    江岳避开洛阳城,来到道路旁边的一个小村庄,按照当初约定的联络方式,找到了宋平手下的一个细作。

    ——————

    中平六年的洛阳,就像一个火山口上的火药桶,随时可能爆炸。

    东汉建国数百年,到了汉灵帝时期,各种积弊如同沉疴缠身,已经无法挽回,黔首百姓民不聊生,迫不得已揭竿而起,声势浩大的黄巾起义最后虽然被镇压下去了,却大大加快了这个老大帝国的灭亡速度。

    汉灵帝重用十常侍,大兴党锢之祸,本质上都是为了打压门阀世家,维护皇权的统治,和明朝天启皇帝重用魏忠贤的情况有些类似。

    十常侍,只是咬人的恶狗罢了。

    汉灵帝去世后,曾经不可一世的十常侍失去了最大的靠山,汉灵帝在世时苦心维持的政治平衡被打破,宦官集团、外戚集团和士族集团,这三方势力之间的斗争愈发激烈,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士族集团的领袖是大名鼎鼎的袁隗,汝南袁氏“四世三公”中的一位。

    此人沉浮宦海数十年,安邦定国非其所长,官场上的勾心斗角却老谋深算,在汉灵帝去世的时候,他和大将军何进一起拥立汉少帝刘辨,得以加封太傅,并和何进一起参录尚书事,位比宰相。

    士族集团以前被打压的太厉害,黄巾起义的时候刚刚解除党锢,还没有恢复元气,只能和外戚集团联盟,共同对付仇深似海的宦官集团,但是袁隗是个精于算计的政客,和何进联盟的同时,暗中还在积极培植自己的党羽势力。

    他通过袁绍、曹操、淳于琼等人掌握了一部分西园八军的兵权,同时又和董卓暗通曲款,董卓此时只是一个普通的外镇将领,也正想在朝中找一位奥援,双方一拍即合,这些日子多有书信往来,又派遣亲信互相拜会,就像一对新婚夫妻般如胶似漆,打得火热。

    外戚集团的领袖是大将军何进,出身卑微,因为他的妹妹被立为灵帝的皇后,得以飞黄腾达,灵帝去世之后,拥立自己的外甥刘辨为帝,和何太后兄妹两人一主内,一主外,一时间权倾朝野。

    但他并没有治国之才,也没有明确的政治立场,只是循着两汉宦官集团和外戚集团相爱相杀的惯例,把十常侍当做生死大敌,必欲除之而后快。

    这本来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斗争,外戚和士族集团的联盟看起来稳操胜券,轻而易举就能把十常侍搞死,偏偏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护着十常侍,就是何进的妹妹何太后,以及何进的弟弟,车骑将军何苗。

    何太后虽然不是像吕后慈禧武则天那样的女强人,但是和汉灵帝做了多年的老夫老妻,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本能的知道要维持朝局的平衡。

    无论何进怎么劝说,何太后就是不同意铲除十常侍,以免门阀世家势大难制,进而威胁到年幼的皇帝,如果再出一个伊尹、霍光之类的权臣,依附皇权为生的何氏家族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何进兄妹三人无法达成一致,最后几乎翻脸。

    没有何太后的支持,何进就无法完全掌握洛阳的兵权,一直不敢对十常侍下手,这个时候,他手下的袁绍、王允、鲍信等人提出建议,召集外镇兵马前来洛阳,以逼迫何太后屈服。

    (“绍等又为画策,多召四方猛将及诸豪杰,使并引兵向京城,以胁太后,进然之”)

    在后人看来,这无疑是个脑子进水的馊主意,但是何进、袁绍等人没长前后眼,并没有意识到这么做的严重后果,毕竟此时的东汉朝廷还有一定的控制力,还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军阀,董卓只是一个实力较强的外镇将领,如果何进和袁隗没有玩脱,他的野心再大,也成不了气候。

    十常侍则以张让、赵忠为领袖,另外还有蹇硕、毕岚、段珪、曹节、候览等人,他们眼看何进步步紧逼,调来董卓、丁原和桥瑁三路外镇兵马,一定要置他们于死地,迫不得已只好反击,设下计策,假传圣旨,在长乐宫中将何进诱杀。

    何进意外身死,终于将火药桶引爆,洛阳城中乱兵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