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五十九章 公然排挤

第五十九章 公然排挤

    听到曹仁的命令,众将都有一种参与历史,改变历史的感觉,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乾坤门的出现,让大家都变成了穿越者,在这个中平六年的三国时代,除了江岳之外,曹仁和他手下的将士也拥有先知先觉的金手指,他们虽然还是没有经验的初哥,却已开始试图撬动历史的进程。

    “为什么打下陆浑关,就能阻止董卓入洛阳?”韩起又听不懂了,小声向江岳询问。

    “虚张声势,吓唬他。”这个问题说来话长,江岳只简单的点了一句,没有多做解释。

    董卓身为一个外镇诸侯,此时羽翼未丰,对汉家朝廷还有很多顾忌,最起码不敢公然造反,军事实力上,拥有并州精兵和吕布、张辽、高顺等名将的丁原也足以与之抗衡。

    历史上董卓能够坐大,关键在于抓住了机会,趁着洛阳发生重大变故的时候,第一时间率军进入京师,以勤王保驾的名义控制了汉少帝刘辨,以及太后和朝廷诸公,一手握着印把子,一手握着刀把子,脑袋上还顶着匡扶社稷的大义名分,把几百年汉家王朝剩下的一点家底都捞进自己的口袋,才能成为一时枭雄。

    曹仁在关键时刻突然插一杠子,很可能把局势导向混乱,让董卓无法得逞。

    董卓的老巢在西凉,孤军驻扎在洛阳几个月,也害怕别人对他下手,曹军突然攻占陆浑关,董卓军的侧翼就会失去屏障,函谷关等重要关口也会有危险,在这种情况下,他首先要考虑自身的安全,未必还敢率军进入洛阳。

    曹仁选择攻打陆浑关,从侧翼牵制董卓,是因为他没有一口吃掉董卓军的实力,所以只能虚张声势,尽量在关键时刻拖住他几天,等到洛阳城中的局势稳定下来,董卓自然就错失了掌控朝局的绝佳机会。

    到了那个时候,洛阳内外的士族、外戚、宦官、军阀这几大势力会展开新的权力斗争,彼此之间又是一场龙争虎斗,短时间内很难分出胜负,他们斗得越厉害,对曹丞相就越有利。

    “曹仁不愧是独当一面的帅才,曹休和曹真束手无策,他却很快找到了解决办法。”江岳在心中暗暗称赞。

    面对这个时空的复杂局面,曹仁的思路非常清晰,那就是打压实力最强的董卓,尽量将局势导向混乱,如果一切顺利,洛阳会乱好一阵子,甚至会引发天下大乱,等到各方势力斗得两败俱伤,曹丞相那边估计也腾出手来了,正好渔翁得利,轻松收拾这个烂摊子。

    这个计划的唯一缺点,就是有些一厢情愿,存在不可控的因素。

    曹军攻占陆浑关之后,董卓、丁原、桥瑁、汉少帝和太后以及朝廷诸公,他们会做出什么反应,现在还不好说。

    董卓等人如果应对得当,曹仁的计划也有可能落空。

    但是曹仁兵力不足,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寄希望于把水搅浑,然后随机应变。

    江岳想到这里,突然灵光一闪,一个大胆的计划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但是不等他仔细考虑,就听到曹仁的声音再次响起。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军主力明晚就要到了,大战在即的时候,首先要将各处的敌情地形探查清楚,其中又以陆浑关最为重要,各队斥候中,谁可当此重任?”

    “末将愿亲率一队斥候,前去探查陆浑关。”王卓是斥候队的统领,当仁不让,抢下这个最重要的任务。

    “甚好,有王司马亲自带队,定能探清陆浑关的虚实。”曹仁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道:“董卓中军所在的渑池,同样重要,而且更加危险,谁去那里探查?”

    “末将麾下的百人将滕枚,智勇双全,干练果敢,可去渑池。”王卓又一次主动请缨。

    吴敦转头目视江岳,用眼神催促他出列请命,和滕枚争一争探查渑池的任务,江岳却好像没看懂一样,只向他回应了一个阳光笑容,再没有任何表示。

    笑你个大头鬼呀!吴敦气得在心里骂娘,江岳平常挺机灵的,今天怎么像个榆木疙瘩一样迟钝,再这样下去,立功的机会都被别人抢走了,哪怕你自己不在乎,丢的可是全体琅琊兵的面子。

    “好,滕枚是斥候队的老人了,经验丰富,他去渑池最为稳妥。”曹仁又问道:“我军攻占陆浑关后,董贼若是不肯就范,还要继续攻打函谷关,诸位,你们谁愿去探查函谷关?”

    “末将举荐麾下另一位百人将,夏侯楙,前去探查函谷关。”王卓又一次抢在前面,虎豹骑众将默默无语,琅琊兵众将都露出不满的神色,王卓的吃相太难看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一点油水都不留,公然的排挤琅琊兵斥候。

    吴敦更加生气,但是只有一小半针对王卓,一大半却是针对江岳,这个时候再不请命上前,还在等什么?他用眼睛狠狠瞪着江岳,又用力咳嗽了两声,江岳却目不斜视,仍然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无关。

    “末将举荐江岳前去探查函谷关。”

    在即将展开的这场大战中,函谷关是最后一个重要地方,其他边边角角的没有多大的战略价值,既然江岳一直不出头,吴敦只好赤膊上阵,替他请命:“江岳素来机敏,是我军中最好的斥候,一定不会辜负子孝将军的信任。”

    吴敦话音未落,夏侯楙迈步出列:“属下不才,敢请前去探查函谷关,若有半点疏漏,请斩吾之首级!”

    夏侯楙比曹真还小两岁,正是年少气盛的时候,见到王卓和滕枚都顺利的接下任务,偏偏轮到自己的时候有人来争,心中很是恼怒,一张嘴就带着浓浓的火药味,不惜立下军令状。

    吴敦刚刚加入曹营,不知夏侯楙的来历,见他言语狂傲,脸色一沉,就要出声呵斥,却听到曹仁和蔼笑道:“哈哈哈,子林(夏侯楙字子林)慷慨激烈,颇有乃父之风,既然如此,就由你去探查函谷关吧。”

    什么意思?

    吴敦听到曹仁话里有话,不由得一愣,抬眼向他看去,却看到陈群正在向自己微微摇头,目光中意味深长,再联想到夏侯楙特殊的姓氏,吴敦随即紧紧闭上嘴巴,不再争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