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五十一章 叙功

第五十一章 叙功

    江岳走进大帐,几十道目光立刻齐刷刷的看了过来,集中在他的身上。

    曹休面带微笑。

    曹真目光锐利。

    其他的虎豹骑军官神情冷漠。

    这些中低级军官最是争强好胜,对江岳这个曾经的敌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敌意,琅琊兵打仗不行,还没有得到他们的认可,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吴敦却隐隐有些期待,眼睛一直盯着江岳。

    今天这一仗,西凉兵四下溃逃,曹休先后派出了多支追击部队,其他各部早已回营缴令,江岳拖到现在才回来,不知道他的战果如何?

    江岳上前行礼:“岳奉校尉军令,率本队追击西凉贼,幸不辱命,未使一人漏网,特来缴令。”

    曹休微微颔首,问道:“此战斩首多少?俘敌多少?”

    “共计斩首六十四级,俘敌六人。”

    “噢?不少啊!”曹休微微一愣。

    大帐里响起一片嗡嗡的议论声,不止曹休,其他军官也感到非常意外。

    哪怕放在全军来看,江岳的战果都是数一数二的,远远超过了平均水准。

    曹休不但是这支联军的主将,更是虎豹骑的校尉,指挥战斗的时候难免偏向虎豹骑,让王卓追击溃兵最多的方向,江岳负责的西北方向却只有几十个西凉溃兵,他最后能斩首六十四级,俘敌六人,说明那些西凉溃兵差不多都被他干掉了,真的完成了“不使一人漏网”的命令。

    岂止是不少?已经非常多了好不好?吴敦喜出望外,猛然间挺直身子,大声问道:“江岳,你可当真?你以五十人出战,却斩首六十四级,俘敌六人?”

    听见没有,你们都听见没有?江岳手下只有五十个人,却斩首六十四级,俘敌六人,算平均数的话,已经超过了虎豹骑的斥候……吴敦刚才一直板着死人脸,现在终于露出笑容,其他的琅琊兵将领也有一种压力骤减,如获重释的感觉。

    曹休点点头,又问道:“江岳,你自己斩首几级?俘敌几人?”

    按照军制,队率以上的军官不以个人的杀敌数量记军功,他所率领的部队消灭多少敌人,就是他本人的战功,换句话说,江岳本人斩首几级,属于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曹休问这个问题,完全是因为江岳的战绩太过惊艳,勾起了他的兴趣。

    江岳平静答道:“斩首六级,没有俘敌。”

    嗡嗡的议论声更大了。

    这一仗敌我兵力悬殊,虽然全歼了敌人,平均下来却要几个人才能分到一颗首级,江岳自己能够斩首六级,真是勇猛善战,另外江岳一口气砍了六个脑袋,却没有一个俘虏,说明他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年纪轻轻的却是个杀星。

    这些虎豹骑的军官也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所谓“吾道不孤也”,此时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再看向江岳的目光,敌意就少了很多。

    吴敦越发得意,滔滔不绝的向大家介绍江岳,此子乃黄巾蛾贼出身,一向杀人如草芥,加入他的麾下后又掉头剿灭黄巾余部,同样下手毫不容情,在琅琊兵中素有凶悍之名,很快要提拔做屯长的……

    至于江岳斩杀二吕的得意之作,却是和曹丞相为敌,在这种场合吴敦只好避而不谈,心里很是遗憾。

    吴敦不停的嘚瑟,虎豹骑众将这次倒没说什么怪话,江岳一个人斩首六级,是很多百人将、千人将也没有做到的,的确不负凶悍之名,比如王卓所部消灭了一百五十多个西凉兵,但他本人也只斩首两级。

    王卓站在旁边,脸上一百个不服,心里一百个不信。

    潜意识里,他根本不愿相信江岳的战果。

    如果江岳真的消灭了六七十个敌人,虎豹骑的斥候就被比下去了,他堂堂王卓王司马,怎会沦为江岳的配角,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一辨真假。

    推测真相,江岳多半是杀良冒功了,王卓亲眼见过琅琊兵的斥候,吊儿郎当的一群乌合之众,却比虎豹骑还能打,谁信?江岳拖到这么晚才回来,很可能是跑到附近哪个村子,杀了一帮老百姓,然后把人头带回来充数,对于来去如风的骑兵来说,这是非常容易做到的一件事。

    按照军制,用来领功的首级有各种要求,比如要露出喉结,确保死者是成年男子,又比如头上的发髻要保留,用来辨别死者的大致身份,以避免杀良冒功,西凉兵有自己的服饰习惯,发髻帻巾都和关东有一些细节上的区别,是真是假,查看一下就能辨别。

    主意拿定,王卓站了出来,凛然对江岳说道:“你区区五十名部曲,却号称斩首六十四级,空口无凭,江岳,你可敢与我一同去查验首级?”

    江岳还没搭腔,吴敦已经抢先出头,摆出两千石大吏的架子,沉声喝问道:“王卓,别部司马并非军司马,查验首级不该你管吧?!”

    别人叙功的时候,都没有立刻查验首级,偏偏轮到江岳就要查验,真当我们琅琊兵是随便捏的软柿子,好欺负吗?

    “……”王卓一时无言以对。

    吴敦归顺之后,被曹丞相封为利城太守,论官职已是两千石的大吏,他又是这支联军的主将之一,此刻真的拉下脸来训斥王卓这样一个中级军官,王卓只能乖乖挨训。

    另外吴敦的训斥本身也占着理,军司马是千石武官,仅在校尉之下,别部司马却只是秩比千石,明显差了一个档次,大致相当于后世里团长和团级干部的区别,俗话说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普通的团级干部要检查友军的战果,的确有越权的嫌疑。

    “别部司马既然要查验,那就查一查好了。”江岳对着吴敦点点头,用眼神告诉他,你放心,保证没有问题。

    真金不怕火炼,那六十多颗首级都是真的,当面查验清楚最好。

    江岳向曹休、曹真和吴敦这三名主将抱一抱拳,就要和王卓一起出帐,吴敦却极为热心,招手叫过一名琅琊兵自家的军侯,跟着一同去查验首级,唯恐江岳吃了暗亏。

    “江岳不用去了。”

    曹休突然说道:“点验首级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另外找个人随王司马去吧,我还要问你军情。”

    高明的将领都是走一步看三步,曹休打完这一仗后,已经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计划,江岳是斥候队的队率,打探军情是他的本行,曹休想知道他除了追杀逃敌之外,此行还有什么收获。

    江岳领命出帐,让马三饱跟随王卓去查验首级,然后再次走进大帐,对曹休等人不徐不疾地说道:

    “我已探明,这方乾坤内也是大汉统继,今天是中平六年的八月二十一日,先皇孝灵帝在四个月前刚刚驾崩,少帝新君继位天子。乾坤门所在之地属司隶境内新城县,北距洛阳八十余里,南边的群山是伏牛余脉,北边的那条河是伊水,往北数十里还有一条洛水,再过了洛阳就是黄河。如今已近秋熟,伊水洛水之间阡陌纵横,大军若是缺粮,可以就地取食……”

    军帐里鸦雀无声,各部将校都听得很认真,他们穿过乾坤门后就投入战斗,很多人还没有完全搞清这里是何时何地,听了江岳的情报,才解开心中的疑惑。

    原来,这里也有一个汉灵帝刘宏,四个月前刚刚去世,当今天子是少帝刘辩,就是被董卓废黜后改封弘农王的那个,计算日期,董卓很快就要进洛阳了,难怪西凉兵会出现在这里。

    曹休一脸严肃,也听得很认真,在心里暗暗点头,江岳果然是个合格的斥候,带回来的情报很有价值。

    江岳接着说道:“新城县周遭地势平坦,战马可以任意驰骋,对骑兵作战最为有利,是一处绝佳的战场,伊水是洛水的支流,洛水是黄河的支流,这两条河都不是河深水阔的大河,很多地方可以搭建浮桥渡河,算不上大的障碍,但是新城县到洛阳的路上有伊阙关,大谷关,轩辕关三座关口,地形险要,易守难攻,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三座关口分别守住三条大路,任意打破其中一座关口,大军数日之内就可抵达洛阳城下……”

    众将听得更加认真,曹休和曹真相互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明显的赞赏之意,江岳不但是个合格的斥候,还是个优秀的斥候,这份情报的价值已经超过他们的预期。

    (说明一下,洛阳在东汉时期叫雒阳,后来又被曹操改回洛阳,变来变去的很复杂。雒和洛这两个字读音相同,但是前者属于生僻字,为了方便读者理解,下文中不管在什么年代,都统一称作洛阳。

    另外类似的还有黄河,汉朝时官方的称呼是大河或者河水,不符合现在的阅读习惯,很容易引起读者的误会,以后都统一称作黄河,下文再有其他的类似问题,我就不一一解释了。历史小说在追求古韵的同时,不能影响阅读的流畅感,真的写成一篇符合汉朝实际情况的古言小说,我写着累,您看着更累,有那个意思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