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五十章 吴敦很尴尬

第五十章 吴敦很尴尬

    其他的缴获还有一些,谭世把这些兵器铠甲归拢到一起,让大家各自挑选,有合用的就随手换上。

    冷兵器的使用寿命是有限的,经过一场场激烈的战斗,锋利的刀锋会缺口卷刃,兵刃内部也可能出现暗伤,所以要经常更换,比如江岳最常用的镔铁刀,就已经更换过一次。

    现在用的这把镔铁刀基本上还是新的,暂时不用更换,其他的东西江岳也没要,只挑了那把精钢短斧。

    “砍头刀”虽然威力强大,但是见过的人很多,如果敌人对江岳非常了解,一上来就死死护着脖颈,江岳的“砍头刀”也不会拐弯,没那么容易砍掉对方的脑袋,所以还需要一个备用的杀招。

    董承使出的那记飞斧很是惊艳,就像电影里威震江湖的存在——“斧头帮”,既可以“远距离”伤敌,又足够隐蔽和突然,更重要的是威力还很大。

    被董承飞斧杀死的那个斥候穿着两当铠,虽然不是坚固的重甲,但是胸口要害的防护还是很到位的,飞斧一击之下却胸骨尽碎,当场毙命,说明这柄精钢短斧可以轻易破甲。

    能否破甲,在战场上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只冲这一点,这柄短斧就值得下功夫苦练。

    江岳记得系统的技能树里有一招“掷斧”,估计和董承刚才使出的那记飞斧相类似,只是现在没有技能点,暂时学不了,先拿了这把斧子,等到下次升级就可以试试效果。

    ——————

    太阳西沉,天色渐晚,乾坤门前的这场恶战终于落下帷幕,曹军这一仗大获全胜,不但全歼了西凉兵,而且控制了乾坤门,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抓到董承。

    和江岳不同,曹休和曹真来自另外一个时空的建安十三年,董承董国丈在那个时空里可谓鼎鼎大名。

    此人早年只是董卓麾下的一个中下级军官,董卓死后却和汉献帝走得很近,一路官运亨通,不但把女儿嫁给他当嫔妃,还是衣带诏的主角之一,和刘备等人密谋反曹,事败后父女二人都被曹丞相斩杀。

    (衣带诏的故事发生在建安四年左右,那个时候刘备就在许昌,每天忙着种菜,还和曹操玩了一出非常有名的煮酒论英雄,所以有机会参与衣带诏的密谋。)

    没有抓到董承,曹休和曹真都有些遗憾,但是瑕不掩瑜,打了大胜仗的军营里还是充满了喜庆的气氛,结束战斗的各个部曲先后回营,向曹休缴令叙功。

    打了胜仗才会叙功,这是军中少有的轻松时刻,曹休的大帐里,各部将校七嘴八舌的谈笑着,一个个笑逐颜开,吴敦和其他几个琅琊兵的军官却面色尴尬,一言不发。

    这一仗的首功当然属于曹真,他不但冲敌破阵,一举锁定胜局,还马踏西凉军营,把仍在抵抗的一支支西凉兵相继击溃,啃的全都是硬骨头,自身的伤亡却很少。

    相比之下,琅琊兵的战绩就很难看了,整场战斗下来,吴敦所部斩首的数量比曹真少了很多,要知道大家兵种不同,分工不同,曹真的披甲骑兵在前面啃硬骨头,琅琊兵却可以跟在后面吃肉,斩首数量应该更多才对。

    其实,吴敦带来的琅琊兵也是专门挑出来的精锐,最起码在琅琊兵里算是精锐,本来不至于打得这么差,但是他们没和虎豹骑配合过,跟不上曹真的节奏,人头都被抢走了。

    这固然是因为虎豹骑实力强横,但也有曹真故意刁难的原因。

    曹真明知琅琊兵实力较差,故意把战斗引入高强度的快节奏,再硬的骨头都是一口咬碎,一根一根接一根,就像一把锋利的剔骨刀,给后面的吴敦留下一堆一堆接一堆的大肥肉,能跟得上这样的快节奏才能全部吃掉。

    跟不上的话,嘿嘿,功劳自然被别人抢走了。

    曹真意气洋洋,吴敦灰头土脸。

    当然了,琅琊兵斩首虽少,抓到的俘虏和各种缴获却不少。

    可是这并不值得炫耀。

    琅琊兵本来就是跟在后面捡破烂的。

    曹真的骑兵却是来去如风,既不抓俘虏,也不打扫战场,和琅琊兵完全没有可比性。

    况且曹真虽然没有俘虏和缴获,虎豹骑其他各部却不少,尤其别部司马王卓率领的虎豹骑斥候,斩首、俘虏和缴获都很多,如果平均到每个士兵头上,远远超过吴敦的琅琊兵。

    军中都是直来直去的厮杀汉,没有那么多虚伪客套的弯弯绕,叙功的时候,互相之间免不了比较一番,夹以评头论足。

    这一仗谁打得好,大家都会平添几分敬重,对你高挑大拇指,像琅琊兵这样打得不好的,就会收获各种调笑和鄙视。

    鄙视你,调笑你,偏偏你还不能生气,不能翻脸。

    有本事,去战场上立功,仗打得不好就是这种待遇,忍着吧。

    虎豹骑众将纷纷夸耀自己的功劳,尤其以王卓的声音最大,他早对琅琊兵看不顺眼(尤其对那个江岳看不顺眼),此刻更是怪话不断,不时引起一阵阵哄笑。

    吴敦脸色铁青,如同泥塑木雕般呆坐着一动不动,全当什么都没听见,他的官职虽高,却管不到王卓的头上,况且为这种事发怒,只会更加让人看不起。

    说到底,还是自家的兵马不争气,没打好这一仗!

    这一仗没打好,可不是功劳簿上少记一笔这么简单,还关系着各部的切实利益,关系着琅琊兵的定位,关系着吴敦和臧霸在曹丞相心目中的印象。

    军队里,能不能打仗是评价一个将领的唯一标准,能打胜仗能立功的将领,才能担任更高的职务,带更多的兵,为自己的部队争取更多的利益,以后也有更多的机会。

    不会打仗的庸将,只能靠边站,什么好事都轮不到。

    哪怕这些都不计较,吴敦的面子也下不来,他身为三位主将之一,此刻却好像低人一等,只能默默忍受着虎豹骑的嘲讽和嚣张。

    “唉,我的部曲折损了十多人,才斩首一百二十五级,俘敌三十一名,不受责罚就心满意足啦,哪敢奢望立功……”王卓一副“我很牛叉,但我很谦虚”的表情,把他的战绩挂在嘴边,一遍又一遍反复说个不停。

    他一开口,其他军官都闭上嘴巴,只听他一个人嘚瑟。

    没办法,人家这一仗的确打得好,那些战果都是一刀一枪拿命换回来的,有嚣张的资格。

    曹真哈哈笑道:“责罚什么?王卓奋勇杀敌,功劳卓著,此战可居次功……”

    正在这个时候,守门的哨兵大声报告,琅琊兵的队率江岳得胜回营,正在帐外等候,请求入帐,缴令叙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