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四十八章 大头冲下

第四十八章 大头冲下

    军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新兵怕冲阵,老兵怕破阵。

    冲阵进攻的时候,要迎着枪林箭雨往前冲,看到对面密密麻麻凶恶的敌人,新兵都会感到紧张和害怕。

    但是老兵却知道,冲阵的时候,伤亡再多也是有限的。

    破阵之后的溃败,才是九死一生。

    两军交战的时候一旦被破阵,溃败一方的士兵哪怕使出吃奶的力气逃跑,多半却是在做无用功,溃兵们慌不择路,没头苍蝇般的来回兜圈子,狂奔之后体力耗尽,乃至于同伴之间的互相残杀都是常态,最后被敌人从容不迫的追上,一个个被砍掉脑袋。

    此刻的西凉兵就陷入这种困境,他们是远道而来的客军,对附近的地形道路并不熟悉,逃跑的时候漫无目的,经过一段时间的亡命奔逃后,人和马的体力都到了一个极限,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江岳的斥候队却像狼群捕猎一般,用三五成群的小股游骑来回围堵和驱赶,把几十个西凉溃兵兜进一个无形的包围圈,然后猛然加速冲锋,如饿虎扑食一般杀了上去。

    刀砍枪刺,血光迸现,马蹄翻腾踩踏之下,凄厉的惨呼不断响起。

    西凉兵素以勇悍著称,此刻却变成了无力抵抗的土鸡瓦狗,被斥候队的骑兵来回对冲两次,已被斩杀大半,剩下的向四周逃散,江岳冲在最前面狂杀猛砍,又接连砍了两颗首级。

    好爽!

    这些西凉兵的级别不低,每个都有一万上下的经验值,比校场的练习快多了,血腥的杀戮,更让江岳感到亢奋异常,他拨转马头,又追向一个徒步逃走的西凉兵。

    看到浑身浴血形如杀星的江岳扑了过来,那个西凉兵再无斗志,甩手扔掉兵器,就要跪地投降。

    “饶……”

    不等他说完,江岳的长刀已经当头劈下,从肩颈处一刀两段,大好的人头冲天而起,尸体扑倒在地。

    “杀!”

    钢刀饱饮敌人的鲜血,琅琊兵的斥候一个个凶性大发,不断的狂呼怪叫,继续追杀剩余的西凉兵,蹄声如雷,杀声震天,百人规模的交战却声势惊人,一时间变成了战场上最为引人瞩目的焦点。

    另一个方向的远处,王卓勒住战马,朝西北方向遥遥张望,看清是江岳的斥候队正在砍瓜切菜般的杀敌,不由得微微一惊。

    “江岳小贼果然勇猛,难怪能斩杀吕旷吕翔……来呀,随我杀尽前面这伙西凉贼,不能让琅琊兵比了下去!”

    王卓奋勇向前,率部发起冲锋。

    这个时候,附近的西凉兵大都被杀散,只有一百多个残兵聚成最大的一股,被堵在王卓前方的河边拼死抵抗。

    如果在平时,对付这种困兽犹斗的顽敌不用心急,等后续部队跟上来后把他们团团围住,然后派出步兵、骑兵和弓箭手轮番攻击,几轮下来自然会崩溃,不用付出太大的伤亡。

    王卓此刻却起了争强好胜的心思,不愿被后面赶上来的吴敦分润功劳,带着虎豹骑的斥候队抢先发起强攻。

    硬碰硬!

    和其他溃兵不同,这伙西凉兵被河水挡住去路,被一个军官组织起来,恢复了一些战斗力,虎豹骑杀上来后,这些无路可逃的西凉兵只好拼死抵抗,抱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想法和虎豹骑拼命。

    杀!

    一轮激烈的厮杀过后,虎豹骑的斥候折损了十余骑,西凉兵的阵型也单薄了许多。

    再杀!

    西凉兵哪怕是一块石头,王卓也要生生砸烂它!

    西凉溃兵临时拼凑起来的战阵,发挥出来的战力只有平常的三四成,当虎豹骑第二次发起冲锋时,西凉兵的阵型终于崩溃了。

    接下来,就是一边倒的血腥屠杀。

    虎豹骑折损了十几个同伴,恨不得把这些西凉兵全部杀光,转眼间已杀的人头滚滚,一具具尸体在染红的河水里上下漂浮,王卓连声喝止,才算留下了几个俘虏。

    王卓审问俘虏,得知这支西凉兵是董卓的部下,此时此地是中平六年的洛阳附近,这支西凉兵的主将是牛辅的部将董承,但是开战后他就不见了,刚才指挥战斗的是董承手下的一名军侯,已经被虎豹骑乱刃分尸。

    军候属于中级军官,在中平六年还是比较值钱的,阵斩一名军候,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收获,王卓很是满意。

    打完这一仗,他消灭的西凉兵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人,再加上阵斩一名军侯,这份战功在全军中应该也是数一数二的,相比之下,十几个虎豹骑的伤亡显得微不足道。

    站在高处向四周查看,河边的西凉兵已被消灭殆尽,只有一些零散的溃兵在远处继续奔逃,曹军的斥候轻骑四下围追堵截,中间难免有些缝隙,那些溜滑之辈就会趁机钻出去。

    但是没关系,只要派出骑兵追赶,他们肯定逃不掉,王卓下令打扫战场,同时分出几队轻骑,继续向纵深追击残敌。

    与此同时,江岳也在向纵深追击残敌。

    经过刚才那一场酣畅淋漓的追杀,斥候队总共消灭了四十多个西凉兵,还抓到几个俘虏伤兵,缴获了很多兵器铠甲和战马,江岳个人的斩首数量也增加到四级。

    首级和俘虏可以记军功,各种缴获也要带回去,江岳留下一部分人手看守俘虏和缴获,又把其余的斥候分成三个什,轻骑快马,继续向前追剿残敌。

    五人成一伍,两伍成一什,跟在江岳身边的这一什斥候有九个人,除了谭世、马三宝,唐彬和牛固之外,还有另外四个斥候。

    刚刚经过那一场血脉偾张的战斗,视野里暂时也没有敌人,大家都放松下来,一边向前搜索,一边高兴的谈笑。

    “队头的杀心太重,全队的兄弟现在都跟着你学坏了,不管青红皂白,都是一刀砍掉脑袋,有几个西凉贼原本想要投降的……”牛固不会聊天,本意是和江岳开玩笑,听起来却像在指责他嗜血好杀。

    “小牛啰嗦什么?拼命的时候哪管得了那么多?你这般婆婆妈妈的,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唐彬外貌俊美,偏偏性格刚烈如火,轻易不骂人,骂起人来却毫不留情。

    “唐彬说得对,厮杀的时候不要想太多乱七八糟的,若是一时手软,反过来就被贼人所伤……咦,小心!”

    谭世说到一半,突然一声轻呼,抬起手中的骑弓,几乎没有瞄准就射出一箭,向旁边的一丛蒿草射去。

    随着一声大喝,蒿草丛中跳出几个西凉兵,为首的是一个手持环首刀的高大汉子,只一蹿一跳,就已扑到江岳的马前。

    好厉害!

    甫一交手,江岳就感到这个高大汉子不好对付,他手中的环首刀力大招沉,招数凶狠,身法却异常的轻巧灵活,拿着短兵器和江岳步战,江岳竟然抵挡不住。

    环首刀拦腰横劈,江岳奋力招架,铮的一声兵器相击,江岳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镔铁刀脱手而飞。

    那汉子却滴溜溜转了半圈,手中环首刀顺势往下一拉,刀锋从江岳的马前抹过,轻描淡写的就废掉了一条马腿,战马随即向前扑倒,把江岳直直的栽了下来。

    江岳毫无防备,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着,大头朝下,狠狠砸向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