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四十章 必为一时良将

第四十章 必为一时良将

    江岳和斥候队的同伴跑出去没多远,发现吴敦和昌豨也跟在后面。

    吕翔被杀之后,吕旷已经变成众矢之的,昌豨也想去碰碰运气——反正是和臧霸的上千骑兵并肩作战,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万一吕旷撞到自己手里,日后在臧霸和吴敦面前也能挺直腰杆。

    “咱们这位保天将军的脸皮可真厚,刚才被吕翔吓得差点尿裤子,现在又想来抢功。”

    “他一向如此的,见风使舵,欺软怕硬,我若是辅天将军,就和这种小人绝交。”

    “江岳,咱们跑快点,把他甩掉。”

    泰山四寇和臧霸为敌的时候,昌豨最先倒戈,差点把吴敦军害死在即丘,如今时过境迁,斥候们仍对昌豨心怀不满,言语中很不客气。

    “不用着急。”江岳用意念打开系统面板。

    升级!

    再升级!

    吕翔的等级高达36级,狂爆三十多万经验值,江岳从9级直接跳到11级,并且得到了12个属性点,13个技能点,与此同时,弹出一条新的系统信息——宿主达到10级,开放新功能“技能描述”,可以查询系统技能的功用。

    点开技能树,每条技能后面都多了一段相关介绍。

    砍头刀:刀法招式,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头可断,杀意不断。

    掷斧:投掷武器伤敌,威力巨大,无坚不摧,适用于斧、锤、石块等短兵器。

    飞鸟:投掷暗器伤敌,飘忽难测,出手必中,适用于飞镖、石子等暗器。

    霸王卸甲:盾牌招式,让防御类的武器爆发强大的攻击力,尤其适用于冲敌破阵的混战。

    ……

    这个查询功能不错啊!

    系统里的技能树枝枝叉叉,各种各样,数不胜数,有些技能的名字像“砍头刀”、“掷斧”一样朴实,有些却像“飞鸟”、“霸王卸甲”这样云山雾罩,如果不看技能描述,想破脑袋也猜不到“霸王卸甲”是盾牌类武器的攻击招式,“飞鸟”却是暗器类的技能,对于这些看不懂的技能,江岳以前都是敬谢不敏,从来不敢乱点,以后却增加了很多选择。

    贪多嚼不烂,江岳没有急于学新的技能,12个属性点还是全加体质,再用13个技能点把“砍头刀”升到20级,基本骑术升到15级。

    砍头刀:20级——粗通皮毛

    “砍头刀”是所有技能中第一个达到20级的,后面的评价变成了“粗通皮毛”,比“略知一二”又提高一个档次,连升两级后,剩余的经验值还有两万多,可以再刷两次“治疗术”。

    加点完毕,江岳的目光更加自信,轻轻一抖缰绳,加快速度奔向吕旷的战旗。

    吕旷的将旗高达两丈,旗杆的顶端带尖,尾部有鐏,也是一件非常厉害的武器,那个旗手把旗杆当做长矛,挥舞起来虎虎生风,和十几个曹军骑兵奋力杀出重围,但是这面将旗就像吸铁石一样,把周围远近的敌人全引了过来,他们跑出去没多远,又陷入一个更大的包围圈。

    琅琊兵中认识吕旷相貌的人很少,大都是根据常理推断,吕旷肯定和他的将旗在一起,应该就是这些曹军骑兵中的一员,所以人人争先,从四面八方扑向这一小队曹军骑兵,吴敦和昌豨的坐骑都是百里挑一的良驹,转眼间就超过江岳,冲到了前面。

    “走吧,吕旷不在这里。”

    江岳突然拨转马头,奔向和吕旷将旗相反的方向。

    斩杀吕翔后,他的威信正高,韩起又不在这里,有谭世、牛固他们带头,大部分斥候都跟了上来,只有少数几个人勒住坐骑,不相信的大声向他询问,怎么知道吕旷不在这里。

    江岳毫不理会,转眼间就跑出去老远,那几个斥候犹豫了一下,还是催马跟上了队伍。

    侦察。

    再侦察。

    江岳不断使用“侦察”这个系统技能,查看视野中每个曹军骑兵的名字,经过一片树林后,突然看到了臧霸的将旗,而且移动的飞快,正在追赶前面的一群曹军骑兵,为首的那个曹军将领盔明甲亮,非常显眼。

    再一次侦察。

    姓名:吕旷

    所属阵营:不详

    年龄:不详

    级别:不详

    身高:不详

    体重:不详

    ……

    终于找到你了!江岳陡然加快马速,对同伴们大声说道:“臧霸将军就在前面,咱们过去看看。”

    吕旷和将旗分开后,带着几十个亲卫逃往相反的方向,这一招金蝉脱壳简单却有效,在紧张的战场上突然用出来,敌人哪怕有所怀疑也来不及细查,很多琅琊兵都被那面将旗引走,但是经验丰富的臧霸却没有上当。

    和那面招摇的将旗相比,这支低调的曹军小部队反而更可疑,吕旷很可能就在其中,臧霸反正兵力充裕,干脆也是兵分两路,分出一半人马去追赶那面将旗,自己带着剩下的骑兵继续追赶吕旷。

    在步兵的拦截封堵下,吕旷始终无法甩掉臧霸,你追我逃的来回兜圈子,离得近了,终于被他从盔甲战马上认出身份。

    “骑花斑马的就是吕旷!”

    “穿银甲的就是吕旷!”

    “活捉吕旷!”

    四面八方都是琅琊兵的喊声,吕旷被追得无路可逃,只好转身冲进那片树林。

    借着树木的遮掩,吕旷暂时甩掉了追兵,但他深知这里并不是久留之地,如果被臧霸调来大队人马团团围住,立刻变成瓮中捉鳖的局面,他和所剩不多的亲卫们努力辨认着方向,在树林里艰难穿行,寻找突围的出路……

    “恭喜大哥,吕翔已经授首,小弟特来复命。”

    臧霸将吕旷逼入树林后,立刻调动部队四面封堵,又派出步兵进入树林搜索,正在这个时候,吴敦和昌豨相继赶到,昌豨两手空空,神情沮丧,吴敦却献上吕旷和吕翔的两面战旗,还有吕翔的首级。

    “吕翔死了?好!太好了!两位兄弟旦夕间全歼强敌,大涨我军的士气啊!”臧霸抚掌大笑,命人把吕翔的首级高高挑起,传示三军。

    二吕已经除掉一吕,曹军骑兵再也无法构成威胁,大军可以安全的撤回琅琊国,况且打了这个大胜仗后,劳师远征而又无功而返的琅琊兵也算找回了场子,既维护了臧霸本人的威信,又对军心士气和内部稳定有很大的好处,否则的话,这次出征不但白白的损兵折将,还浪费了大批的钱粮物资,吴敦和昌豨肯定会心生不满,再别想招降尚未归顺的孙观和尹礼。

    “此战之前我曾亲口允诺,有能阵斩吕旷吕翔者,赏百金,衣锦袍,记大功一次,没想到最后却被吴敦贤弟抢下这个彩头,呵呵呵呵,你我兄弟不分彼此,这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惭愧,小弟只是借花献佛,斩杀吕翔的另有其人。”

    “噢?没想到贤弟麾下还有可以与吕翔匹敌的勇将,可是祝进么?”臧霸微微一怔。

    “祝进与吕翔交战,被他一合刺于马下。”吴敦苦笑。

    “那应该是韩起喽?韩起也是一位难得的壮士。”

    “韩起未近吕翔马前,便被他飞锥砸倒……”

    臧霸连着说了几个名字,但是全都没有猜对,心中也是疑惑不解,他和吴敦是多年的老对手,对他手下的将领非常熟悉,能在吕翔面前递上招的真不多,现在这些人全被吴敦否定了,那么到底是谁杀了吕翔?

    “你军中还有一位壮士,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穿着一身鱼鳞甲,这几日在阵前多次斩杀曹贼……”

    “刘鱼鳞也死在吕翔枪下。”

    “那我真的猜不出来了,莫非吕翔是被乱箭射死的?”臧霸笑呵呵的认输。

    “斩杀吕翔之人名叫江岳,就是那个探查连岗聚的斥候。”吴敦揭开谜底。

    “竟然是他?”臧霸大感意外,又仔细询问战斗的经过,然后摇摇头叹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此子有勇有谋,日后必为一时良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