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二十五章 采信

第二十五章 采信

    臧霸精明强干,行军途中经常在马背上处理军务,听完属下的报告后,很快就能给出相应的命令,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一点不耽误行军赶路。

    但是今天有些反常,他和那个名叫谭世的斥候对话的时间很长,说着说着,干脆下马坐下细谈,过了一会儿,又把谭世手下的其他几个斥候也叫到身边,挨个的仔细询问,看到臧霸将军那凝重的神色,中军亲卫都知道肯定出大事了。

    臧霸听到谭世带回来的情报,第一个反应是不信,甚至想要立刻下令,把这个胡言乱语的疯子拖下去打一顿军棍,让他知道危言耸听,扰乱军心的后果。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谭世所说的一切虽然匪夷所思,却和吕布提供的情报高度契合,臧霸因此严重怀疑,是吴敦泄露了乾坤门的机密,或者就是他指使这几个斥候,编造了一份假情报来哄骗自己,为了搞清吴敦有什么企图和目的,臧霸暂时没有发作,而是和颜悦色的鼓励谭世继续往下说,不时又插话盘问几句。

    谭世从头到尾,详细讲述在连岗聚的经历,臧霸眼中的笑意渐渐消失,越听越是心惊,这并不像一份假情报,而且可信度很高,所有的细节都经得起推敲,无论怎么盘问,都找不出漏洞。

    臧霸起于草莽,三教九流阅人无数,对谭世这个朴实的军汉一眼就能看到底,听他讲完此行的经过,已经信了七八成。

    按理说,任何一份没有经过证实的情报都是不可采信的,可是谭世、江岳等人送来的这份情报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和吕布提供的情报相互印证,解开了臧霸心中一直难以理解的几处疑惑,可信度就很高了。

    再向谭世手下的几个斥候挨个询问,其中一个名叫江岳的年轻人表述的最为清楚,还画了一幅简单的示意图,臧霸理清来龙去脉,排除了最后的几个疑点,终于相信他们所说的一切。

    虽然时节正值严冬,臧霸的额头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由于对乾坤门的忽视,他对敌情出现了重大的误判。

    在江岳的前世,有一位著名的商界精英曾经说过,大多数人对于新生事物的态度都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看不见,第二看不起,第三看不懂,第四来不及……对于超过自己认知范围的新事物,人们一般会选择视而不见,臧霸对乾坤门也是这个态度,虽然早就知道它的存在,却有意无意的忽视了它,只关注小沛到底有多少曹军,没有意识到乾坤门蕴含的巨大威胁。

    “曹贼可以通过乾坤门运送粮草辎重,当然也可以通过乾坤门运送援兵,这么简单的道理,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臧霸揉着眉心,思考着当前的处境。

    根据谭世、江岳送来的这份情报,连岗聚的曹军不少于两万人,曹军的总数已经多于琅琊兵,更要命的是,他们随时还可以通过乾坤门送来更多的援兵,如此一来,敌军的数量、装备和编制等等都无法预计,这一仗还怎么打?

    退兵!必须尽快退兵!

    “传令吴敦、昌豨两位将军,立刻向中路靠拢,与本将一起三路合击牛金,务必将其一举击溃,再传令梁熊梁都尉,放弃进攻泗水河渡口,转向西南拦截曹军骑兵,配合中路作战……”

    臧霸久经战阵,经验丰富,摸清曹军的底细后,终于看透了曾经让他困惑不解的战场迷雾,把曹军主将曹仁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

    在臧霸使出诱敌计之前,曹仁一直都在示弱诱敌,小沛的几千曹军就是一个幌子,用兵力薄弱的假象引诱琅琊兵长驱直入,等到臧霸顿于坚城之下,曹仁就会率主力突然杀出连岗聚,内外夹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臧霸和他心心相映,不约而同的也使出诱敌之计,经验丰富的曹仁发现了琅琊兵的异动,立刻意识到其中有诈,却没想到这是一个巧合,而是认为臧霸已经识破了他的诱敌之计,虚张声势的四面出击,其实是准备逃跑。毕竟几万曹军长时间的藏在连岗聚,消息很可能已经走漏,琅琊兵兵分四路,张牙舞爪的反常样子,就是为了让曹军摸不着虚实,掩藏自己逃跑的意图。

    一只脚已经踏入陷阱的猎物,岂能让他轻易跑掉?

    曹仁命令小沛的牛金先行追击,又派出吕旷和吕翔的骑兵去拖住琅琊兵,在骑兵的骚扰和压迫下,琅琊兵的撤退速度会变得比乌龟还慢,然后被曹仁的主力追上,击溃,消灭……

    猜到曹仁的战略意图后,臧霸立刻决定退兵。

    但他深知越是这种危急时刻,越不能着急,如果现在下令全军撤退,士兵们就会以为大事不妙,前线肯定打了大败仗,部队会陷入严重的混乱,慌不择路的争相而逃,被曹军趁机一路追杀,打得落花流水。

    面对虎视眈眈的敌人,几万大军突然转身撤退,很容易从撤退演变成全线溃败,历史上这种例子不胜枚举,能够全须全尾跑掉的,却寥寥无几,比如后世的敦刻尔克大撤退,英军狼狈不堪的逃出欧洲大陆,丢掉了所有的重武器,却仍然被称作战争史上的奇迹。

    臧霸现在面对的局面比敦刻尔克更危险,毕竟德军当时正忙着占领法国,没有把全部心思放在英军身上,曹仁却已亮出獠牙,要把他的三万大军一口吃掉。

    想要全身而退,必须先和曹军打一仗。

    这一仗许胜不许败,最好能歼灭曹军的一部,让曹仁摸不清琅琊兵的虚实,不敢追得太紧。

    和牛金的几千步兵相比,吕旷吕翔的骑兵威胁更大,但是骑兵的机动能力太强,打不过的时候说走就走,臧霸如果调集大军直接攻击吕旷吕翔,很可能会被他们用放风筝战术拖住,反而陷入被动。

    退而求其次,臧霸决定先打牛金的步兵,但是一只眼睛仍然盯着吕旷吕翔,如果他们赶来救援牛金,就会踏入臧霸精心准备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