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二十一章 烽火台

第二十一章 烽火台

    “这已经是第三个烽火台了,不对劲啊,连岗聚的防卫如此严密,难道真的藏有一支大军?”

    马三饱躲在茂密的树丛后,鬼鬼祟祟的向山顶上看去。

    在他身后,谭世、江岳等人小心的藏在树林深处,唯恐被山顶上视野绝佳的烽火台发现。

    吃过午饭,他们把战马留在猎户的家里,只穿着轻甲,带着短兵器,徒步进入山区,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翻过两道低矮的山岗,直线前进距离大概只有七八里,也就是三四千米的样子。

    速度如此之慢,除了山路崎岖难行之外,主要还是因为不断碰到曹军的巡逻队和烽火台,反复的隐藏躲避,耽搁了大量时间,如果不是有熟悉地形道路的猎户领着,早被撞破了行迹。

    “不能再往里走了。”谭世压低声音说道:“连岗聚的戒备如此严密,咱们一旦暴露就很难脱身,不如就在今晚攻下这座烽火台,天亮后可以看清曹贼的虚实。”

    江岳想了想,指着山顶的烽火台向猎户问道:“从那里能看到连岗聚的全貌吗?”

    猎户连连点头,比划着说道:“可以的,这座山很高,和连岗聚之间只剩十几里山路,站在山顶上看得清清楚楚……”

    连岗聚,顾名思义,是一座群山环绕的村庄。

    齐鲁平原上没有高山,海拔一千多米的泰山就可以一览众山小,连岗聚周围大都是三百米以下的平缓丘陵,这座烽火台所在的山丘大概有两百米高,如果视界里没有其他遮挡,是一处很不错的观察位置。

    江岳问清连岗聚周围的地形后,向谭世点了点头。

    进山一个下午,已经遇到了三座烽火台和两支巡逻队,再往里走,曹军哨兵肯定越来越多,江岳虽然很想潜入到连岗聚附近,亲眼看一看那座时空门,但是成功的可能性太小,风险又太大,只能按照谭世的计划在这里远距离侦察。

    现在的问题,就是能否顺利攻下这座烽火台,而且不能有人严重受伤,不能惊动其他的曹军,否则的话,谭世伍很难安全撤离。

    太阳渐渐西沉,马三饱终于窸窸窣窣的爬了回来,身子一拱一拱像一只肥大壮硕的蚯蚓,屁股上下起伏的非常猥琐。

    “山顶上最少有四个甲兵,看样子都是硬茬,两人一组放哨,刚刚换班吃饭。这个烽火台好像是新建的,虽然简陋却随时可以点火报警,旁边有两间草棚,东边的山脊还有一条下山的羊肠小路,其他更多的看不见。”

    江岳沉吟道:“五对四,敌人还是披甲,咱们的实力并不占优,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拿下烽火台,只有等他们睡着以后偷袭……”

    寅时初(凌晨3点到4点),江岳等人最后检查了一遍武器装备,趁着黑沉沉的夜色离开藏身的树林,沿着早就看好的羊肠小路,悄悄摸向山顶。

    夜晚的天空晴朗无云,璀璨的银河洒下如水星光,照亮了整个山野,江岳觉得自己就像广告牌上赤身露体的内衣女郎,山顶上的曹军哨兵只要往这边看一眼,就会无所遁形。

    他小心避开地上的枯枝和碎石,以免发出声音,同时握紧手里的环首刀,只要被山顶上的曹军哨兵发现,就立刻冲锋,从偷袭转为强攻。

    好在山顶上的曹军哨兵一直靠着大树坐在那里打盹,长时间一动不动,看样子睡的正香,连岗聚位置隐秘,又处在远离前线的后方,曹军哨兵难免有些懈怠,被江岳等人有惊无险的走过了最危险的山腰,到达距离山顶五十步的一处死角。

    略微停顿了一下,这支小小的“特种部队”突然发动,从藏身处快步奔向山顶的那盏灯笼,转眼间就冲到二十步以内。

    山顶上的两个曹军哨兵听到动静,迷迷糊糊的起身查看,却被迎面射来的利箭射倒在地,谭世和牛固箭无虚发,为这场奇袭战奠定了胜局。

    “好箭法!”

    江岳在心里暗暗叫了声好,知道这次赶鸭子上架的“特种作战”基本上冒险成功,剩下的就是消灭残敌,不让他们发出警报,如果能抓到一个活口就更理想。

    他大踏步的冲向烽火台旁边的草棚,一个敌人正好挑起草帘向外走,看到杀气腾腾的江岳后满脸迷茫的楞在那里,还没有搞清发生了什么,就被一刀砍翻。

    “敌袭,快点火!”

    山顶上其实不止四个敌人,草棚后面突然又跳出两个曹军士兵,他们仓促间没有披甲,一人手里挥舞着长枪,挡住江岳、唐彬和马三饱,另外一个举着一支火把,冲向高处的烽火台。

    “老谭,快!快射死他!”

    马三饱急的大叫,使长枪的这个敌人武艺高强,江岳、唐彬和马三饱手里只有短兵器,一时半会冲不过去,眼看另外一个敌人就要点燃烽火台,可是谭世和牛固没有及时将他射杀,楞了片刻才上前拦阻。

    猛然间刀光大盛,江岳手中的环首刀劈出一道狭长的光练,如同一条两丈长的白龙般扑向对面的敌人,一口咬下他的脑袋。

    马三饱虽然多次见过砍头刀的威力,在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刀面前,仍然心魄为之尽夺,一瞬间有些失神。

    唐彬大步向前,手中的短枪刺向另外一个曹军士兵的后心,与此同时,斜刺里又飞来一支冷箭,射中这个敌人的肩膀,他发出一声惨呼,手中的火把掉在地上,唐彬趁机翻过手腕,用枪杆重重打中他的后脑,这个曹军士兵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好险!”

    江岳心中暗道一声侥幸,如果烽火台被点燃,曹军就会大举来援,江岳等人哪怕立刻撤退,也很难平安逃脱,现在却可以从容的对连岗聚进行观察。

    “老谭,你刚才发什么呆?差点酿成大祸……嗯?那是什么?”

    马三饱和唐彬登上高处,顺着谭世的目光向山后看去,牛固站在不远处一块突出的山石上,同样也伸着脖子看着那个方向,嘴角还在微微颤抖,好像见了鬼一样失魂落魄。

    江岳这才察觉情况有异,后山方向的夜空微微泛红,就像被大火照亮了一般,还有些细碎嘈杂的声音隐约传来。

    后山到底有什么?

    江岳强忍着系统技能带来的反啮,缓缓挪动脚步,像一位即将临盆的产妇一样,好半天才走到烽火台边上。

    在这个过程中,谭世等人都像望夫石似的一动不动,没有人说话,也没人来帮江岳一把,只是全神贯注的看着后山方向。

    “快上来看看,这里有怪事发生。”倒是牛固最先注意到江岳,把他扶上山石。

    踏上山石,眼前豁然开朗。

    视野所及的范围内,是一个群山环抱的小小盆地,盆地里的火把灯笼不计其数,和后世灯光璀璨的都市依稀有几分相似,盆地中间的火把灯笼最为密集,组成一个巨大的长方形光带,把一座闪烁着绿色光幕的高大拱门围在中间,四周的人流像蚂蚁一样分外渺小,正在忙碌不停的做着什么,周围的一片片房屋和帐篷,在它的对比下好像小孩子的玩具。

    时空门!

    江岳第一眼看到它,就毫不犹豫的确信,它就是系统里提到的那座时空门。

    虽然在夜晚看不清细节,但是时空门散发着一股非比寻常的厚重气息,上面的绿色光幕又如此的光怪陆离,以汉末三国的科技水平不可能造出这样的东西,肯定是超自然力量的杰作,让江岳感到意外惊喜的是,这座时空门高大的出乎想象,仅凭远距离观察,就足以得到很多信息。

    “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几千曹贼大半夜的不睡觉,围着它在做什么?”马三饱倒抽一口凉气,嘴里低声嘀咕着。

    “曹贼是在筑城。”

    谭世见多识广,指着盆地中央为大家解释道:“筑城必须在晚上干活,每天晚上夯土打起两三寸的墙胚,第二天再在日头下暴晒一天,城墙才能建造的坚固耐用,这个活急不得,必须一层一层的慢慢加高城墙,十天最多筑墙三尺,一百天筑墙三丈,如此才能建好一座新城,如果在白天干活,墙胚没有晒够太阳,里面就藏有湿气,只要遇到一场大雨就泡塌了……”

    盆地中央,那个由火把灯笼组成的长方形光带,分明就是一座新城的轮廓,密密麻麻的人群,正围着这条光带热火朝天的修建城墙,泥瓦工匠喊着号子打夯,民夫青壮挑土背石,在他们的外围是负责守卫的曹军士兵,更远一些是成片的军营。

    谭世喃喃叹道:“了不得,真是大手笔!建一座新城最少需要三个月,遇到天气不好或者其他意外,半年也未必能够建好一座新城,这期间耗费的钱粮难以计数,反正把咱们的辅天将军卖了,也建不起一座这样的新城。”

    “这个古怪物事,到底是什么东西?曹贼竟然为它下这么大的本钱!”马三饱奇怪的问道。

    “看上去好像一座门,你们看,里面出来人了。”江岳的提示点到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