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二十章 连岗聚

第二十章 连岗聚

    寅时末,斥候队在黑沉沉的夜色中打着火把出发,组成一支五十多人的骑兵纵队,沿着大路向西南方向前进,当天边露出第一抹微光的时候,进入小沛境内。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军队中的竞争比其他地方更加直白,吴敦所部的斥候队在这次整编中刚刚进行了大幅调整,内部还没有建立公认的“江湖秩序”,所以各什各伍都渴望在这次行动中抢下头功,分配任务的时候挑肥拣瘦,吵成一团,争着要去小沛县城、泗水河渡口这样的战略要地,没人愿意去外围的偏僻地方。

    谭世伍却不争不抢,主动要求去探查小沛南部的丘陵地区,那一带都是鸟不拉屎的穷山沟,和琅琊兵的距离也最远,跑的最辛苦还很难得到有价值的情报,属于大家都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却被谭世伍主动挑走了。

    其他的伍长都对知情识趣的谭世印象大好,但是心底难免鄙视,谭世以前也是一条好汉,没想到当了一个月的屯长就变得如此胆小,听说小沛的曹贼兵马众多,就被吓破了胆子,专门挑了个最偏远最安全的地方应付差事。

    进入小沛境内后不久,斥候队在岔路口遇到一座废弃的驿亭,再往前走随时可能遇到敌人,韩起命令在这里打尖休息,然后每个伍配一个向导,分头出发,策马各奔东西。

    谭世伍路途最远,所以出发的最早,走出去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刘英那个伍打马扬鞭从后面撵了上来,几匹健马从谭世等人的身边呼啸而过,荡起的尘土呛得大家连声咳嗽。

    “呸!呸!”

    牛固吐出嘴里的土沫,对着刘英的背影悲愤地叫道:“就连这个叛贼都能去小沛县城,咱们却要去钻山沟!”

    谭世劝道:“钻山沟怕什么,只要探明曹贼的军情,吃点苦头没关系。”

    “山沟里会有什么军情?曹贼难道会在山沟里暗藏一支大军?”

    “这个……不好说,我也觉得山沟里不是驻军的好地方,但江岳坚持要去那里看一看,既然如此咱们就跑一趟,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不用去县城凑热闹。”

    “谭头,这个伍到底谁是伍长啊?为什么事事都听江岳的?!”牛固的嗓门不由自主拔高了八度,这几天他已经被锻炼的轻易不再针对江岳,但是谭世对江岳的过度信任又一次突破了他的底线。

    “伍长当然是我,但打仗不是儿戏,谁说的对就应该听谁的,江岳认准的事情以前就没看错过,我当然要听他的。”谭世不当屯长之后,心态比以前好得多,面对脸红脖子粗的牛固仍然心平气和。

    马三饱笑呵呵地插话:“小牛啊你是不知道,江岳的那张乌鸦嘴一向灵得很,他说去哪里,咱们就尽管去哪里,没准真能发现曹贼的伏兵……对了,那个地方叫什么来着?是连岗聚么?”

    江岳正在认真体会操控战马的心得,听到马三饱问他,目不斜视的答道:“不错,就是连岗聚。”

    “别叫我小牛,叫我老牛!”牛固怒不可遏的大吼,喘了两口粗气后,无奈地说道:“好吧,好吧,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这次白跑一趟,回来后别怪我向队率告状。”

    “老牛,打小报告很不光彩的。”江岳终于转过脸来,对牛固笑道:“还好,这次肯定不会白跑一趟,你不用打小报告了。”

    连岗聚远在二百里之外的小沛南部,所以随队向导也不知道这座不知名的小山村到底在哪里,好在江岳有系统信息的提示,知道它处在具体的哪个乡哪个亭,对着地图,很轻易就圈定了它的大概位置。

    对于行动迅捷的骑兵来说,二百多里的距离说远也不远,谭世和江岳计划用两天的时间赶到那里,节省马力以防遇敌,回程的时候再加快速度,加上探查所用的时间,大概在四天后赶回来和臧霸的大军汇合。

    所谓兵贵神速,臧霸既然下定决心攻取小沛,就不可能让三万大军停在半路干等着斥候,大军按照每天三十里的速度行军速度,六七天后,就会抵达小沛城下,考虑到曹军主动迎战的可能,四五天后也许就会遇敌接战,谭世伍四天后返回,正好可以把情报及时送回来。

    出乎意料的是,随着向小沛境内的深入,谭世伍遇到的曹军哨卡和巡逻队越来越多,为了避免无谓的战斗伤亡,不得不反复绕路或者躲藏行迹,因此耽搁了大量的时间,大家商量一番后,干脆兜个大圈子从小沛的外围绕了过去,才避开了层出不穷的哨卡和巡逻队。

    晚上休息的时候,谭世伍寻了一处远离大路的树林栖身,身在敌境不敢点燃篝火,只能就着冷水吃些干粮。

    “我军刚刚进入小沛,曹贼就已经加强防备,这一仗恐怕不好打。”

    “嗯,今天遇到的骑兵和哨卡不少,看样子曹贼的兵力很充裕,说不定真有一万五千人之多,就是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披甲,多少骑兵,如果都像今天遇到的那种精锐士卒,我军恐怕不易取胜。”

    “牛金无名小将,未必有统领大军的本领,敌军的主将到底是谁,最好抓个舌头问问……”

    反应速度是一支军队最直观的能力体现,琅琊兵以有备攻无备,一路没有任何耽搁直接杀入小沛,曹军却能在第一时间做出有效反应,把警戒范围一直顶到二百里之外,说明对方也是善战之师,各方面的综合素质明显比琅琊兵还强一些。

    大家讨论的时候,牛固一直没说话,等到停顿的间隙,才用非常诚恳的语气提出一个新的建议。

    “看今天这个阵势,小沛的曹贼多半已经发行我军的行踪,正在调集兵马准备迎战,这场大战的战场要么在县城,要么在小沛以北,小沛以南无足轻重,依我之见,咱们明日不必继续向南探查,偏要去那个劳什子的连岗聚耽搁时间……”

    和早上的一致反对不同,牛固这次的建议,让谭世等人也有些犹豫。

    今天绕路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如果按照原计划去连岗聚,开战之前很可能无法及时返回和大军汇合,既然如此,还不如就近去县城探查,毕竟县城才是最有价值的目标,连岗聚的战略价值看上去却很可疑。

    虽然有些犹豫,但是谭世等人没有急于表态,一起看向江岳。

    “不,我们还是要去一趟连岗聚,时间紧张我们可以走快些,明天早上再早些出发,咱们选的这条路非常平坦,冒点风险打起火把,走夜路不成问题。”江岳的态度非常坚决,无论牛固反对的理由多么充分,都坚持要去连岗聚看一看。

    见到江岳心意已决,谭世和马三饱不再动摇,都表态要去连岗聚,唐彬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只说了一句‘你们看着办吧’就闷头睡倒,牛固惊讶的发现,自己明明是有理的一方,而且忍辱负重,有理有节,却仍然无法改变江岳儿戏般的荒唐决定。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去连岗聚?”千言万语,凝聚成一声愤怒的质问。

    “天机不可泄露。”江岳翻了个身,自顾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和上午,谭世伍继续向小沛南部的丘陵地区前进,中午时分终于进入山区,到了这个地方,随队的向导已经不知道后面的路,就在山区边缘找了一户人家让他留在那里,又给这户人家的男主人五百个大钱,请他充当临时向导。

    “连岗聚?那地方去不得,有曹丞相的兵马守着不让靠近,被抓住是要杀头的。”男主人是个朴实的乡下猎户,抓着五百个大钱纠结了半天,还是推了回来。

    “你不是山里的猎户么?肯定熟悉这一带的山路,小心点不会被抓住的。”听说连岗聚真的有曹丞相驻军,谭世顿时来了精神,非但没接那五百钱,反而又拿出五百钱一起递了过去:“只要你把我们送到连岗聚,这一千钱都归你了。”

    财帛动人心。

    富贵险中求。

    那个猎户犹豫了片刻,终于一咬牙,抢过两大串铜钱:“好!俺就和你们走一趟,但是连岗聚有好多曹丞相的兵马,外人肯定进不去,只要把你们送到附近,这一千钱就得归俺。”

    “都依你,把俺们送到附近,这一千钱就归你。”谭世又从怀里摸出几个面饼,分给猎户的一双儿女,然后笑着问道:“连岗聚的兵马很多么?有五百人吗?”

    “五百?五千都不止!很多很多的……”那猎户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抱着那两大串铜钱转身钻进自家的茅屋,时间不长又钻出来奔向屋后,来来回回好几趟,不知道该把这么大一笔钱藏在哪里好。

    谭世和马三饱被逗得哈哈直笑,这乡下猎户果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拿着一千个大钱就手足无措,见到百十号人马,误认成千军万马也不奇怪,他肯定把驻扎在连岗聚的曹军数量搞错了,一个芝麻芥子大的小山村,怎么可能藏的下五千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