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又怼翻一个三国 > 第十七章 摇身一变

第十七章 摇身一变

    臧霸匹马入城,与吴敦义结金兰。

    一夜之间,昨天还在打生打死的吴敦军就加入了臧霸军,组成一支崭新的琅琊兵,江岳也因此摇身一变,从一名“泰山贼”变成了“开阳贼”。

    惊喜总是无处不在。

    即丘攻防战之战役完结:参加本次战役但是未能取得最后胜利,宿主贡献度394,奖励经验值3940。

    原来除了每次战斗之外,一次完整的战役结束后也有经验奖励,美中不足的就是奖励的经验不多,估计和这场战役没有打赢有很大关系,江岳现在只差一点,就可以升到8级。

    是的,两三千的经验值现在感觉就是“差一点”,再杀一两个敌人就能轻松升级。

    江岳对下一次战斗充满渴望,可惜仗已经打完了。

    吴敦说投降就投降,没有任何犹豫、试探和扯皮,让江岳多少有些意外,从谭世那里听到一个消息后,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臧霸入城的当天下午,屯长以上的军官就接到命令,吴敦军马上要重新整编,然后和臧霸军一起出征,他们两家这么快的谈好条件,是为了联合起来共同抵抗一个非常强大的敌人,从小沛来的曹贼大军。

    小沛、曹贼、伪称曹丞相、一仗消灭刘备、十五万大军正在攻打下邳的吕布……除了少数高级军官之外,臧霸和吴敦对中低级军官和普通士兵并没有公开内情。

    他们这样做,一是为了避免军心混乱,二是因为臧霸和吴敦自己,也是一头浆糊的搞不明白,所以对乾坤门避而不提,对敌人的来历也语焉不详,只含糊不清的告诉大家,这支敌军是曹操的军队,此人丧心病狂的伪称曹丞相,不臣之心,昭然若揭。

    大多数人都把此曹操当成了彼曹操,理所当然的以为,这个曹丞相就是本时空许昌的曹操,军心士气还比较稳定,许昌曹操的实力虽强,下邳的吕布和琅琊兵联手也足以与之一战,至于曹贼的十五万大军全当是一个笑话。

    诸侯互相征战的时候为了威慑敌人,往往会夸大自己的兵力,比如吴敦也号称有三万大军,但是曹贼这次实在吹得太过了,他手下拢共只有十来万人马,其中相当一部分还要留守许昌、兖州等地,最多派出三五万人马进攻下邳,胡吹大气有十五万大军,根本没人会信。

    只有江岳隐隐猜到了这个曹丞相的来历。

    这些情报虽然含糊不清,其中却包含着一些很不寻常的信息,联系系统里提到的时空门,让他严重怀疑,又有十五万穿越大军来到了这个世界……

    出征在即,吴敦军雷厉风行的展开大整编,那些打残的部、曲、屯、队该合并的合并,该裁撤的裁撤,谭世屯因为战功卓著本来可以重建,但是谭世本人却坚决不肯再当这个屯长,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他宁愿回到斥候队当一个小兵,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害死更多的兄弟。

    在谭世的一再坚持下,上面终于点头,让他回到斥候队当一名伍长,江岳和马三饱也跟着一起调了过去,都在谭世手下当一个普通的斥候。

    通过这几次战斗江岳已经意识到,步兵永远是炮灰命,很多时候身不由己,要充当战场上的消耗品,斥候虽然更危险,却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相对也更有前途,既然有机会从步兵转为骑兵,当然不能错过。

    谭世屯剩下的三十多人现在都算老兵,其他各个屯队抢着要,王克原本也想来斥候队,但他不会骑马,只能去另外一个屯继续当步兵,和江岳等人告别的时候小伙子动了感情,眼圈都红了。

    “江哥,你教我骑马吧,等我学会了骑马,也去斥候队。”

    “让屯头教你吧,我骑的也不好。”

    江岳这副身体以前学过骑马,但是骑术只有9级,骑着马跑来跑去没问题,和敌人交战却有些勉强,昨天晚上他在小校场尝试着骑马使用砍头刀,系统技能的反噬作用让他当场摔下马背,差点受伤。

    “不要急着学骑马。”

    马三饱冷着脸说道:“骑马的功夫不是三五天能练出来的,而且就算你学会了骑马,斥候队也不会要你这个小猴子,在这上面耽误工夫,还不如专心练好你的长枪。”

    斥候队是军中精锐,吴敦所部将近一万人,却只有几百个骑兵,收人的标准非常严格,江岳如果不是这几仗表现的非常抢眼,斥候队的队率韩起也不会要他。

    “马哥说得对,战场上都是你死我活,只有杀死敌人才能保证自己活下去,首先要把枪法练好。”

    江岳拍了拍王克的肩膀:“以后你自己照顾自己,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冷静,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感情用事。”

    “明白,我不去斥候队了。”

    王克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句,鼻子囔囔的还是情绪不高,他眼巴巴的看着江岳和马三饱离开,突然解开身上的札甲追了上来,对马三饱说道:“什头,你不是想要这套札甲吗?咱们以后见不着了,送给你留个念想……”

    “滚滚滚!你个乌鸦嘴丧门星,这是在咒我还是咒你自己呢?老子以后是轻骑斥候,用不着这么重的王八壳,赶紧给我滚蛋!”马三饱对着王克的后脑勺,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使劲抽,把他打得落荒而逃。

    看着王克抱头鼠窜的跑远了,江岳笑道:“你既然是一片好心,又何必装成恶人,伤了王克的面子?”

    “我是为他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没断奶的孩子一样黏黏糊糊,不把他大巴掌扇走,以后就是个没出息的软蛋。”

    “……”马三饱说得好有道理,江岳竟然无言以对。

    斥候有点像后世的侦察兵,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探查敌情,往往都是三五成群的小股骑兵单独活动,一个伍的五个人组成一个“战斗小组”,互相配合,互相依靠,每个同伴都非常重要。

    谭世是斥候队出去的老人,又曾经当过屯长,所以他虽然不肯当官,还是被逼着当了伍长,除了马三饱和江岳,谭世这个伍还有两个人,其中的一个长矛兵名叫唐彬,就是那个在小校场和江岳一起练习长矛的“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