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革 > 第七百八十八章 波风之力

第七百八十八章 波风之力

    鱼最弱的地方莫过于肚子。

    其实他早就想好到了,假如别的不成,这个办法成功率是最高的。

    就看他双掌之间,先前的气息再次聚集。

    不过这一回却有些不一样。

    就见那气被他不断地压缩,压细压短。

    可能是陈炼还没完全学会的缘故,就看他压缩的过程,

    着实是浑身都是汗,艰难无比。

    “破!”

    一声完全的释放,

    手掌展开,那中心发出一道看不出的波动。

    跟着犹如炮弹一般,直接射了出去。

    速度奇快,以至于陈炼自己都不知道射到什么地方去了。

    但是他心中却有万分的把握。

    就等没多久,整个地面地动山摇,他连站都站不稳。

    渐渐地,这种抖动变得越发没有方向。

    跟着一个失力,突然之间,陈炼犹如被什么给拽了下去般。

    直接往下掉落,连同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

    等在次发生变化的时候,他已没入了水中。

    水温极寒,来不得半点的马虎,他赶紧爽手再次收缩。

    又是一次爆发,

    不过跟先前不太一样,他是借此直接向上飞窜。

    他晓得,上面才是真正的出口。

    冰面上,周围寂静无声。

    先前所破碎的冰面早已再次缝合。

    大雪也是瓢泼而至。

    陡然之间,冰面破裂,威力之巨大,在整个空中震出一声爆响。

    跟着一道白光直插云霄,随后奄奄而落。

    “那是什么?”

    远处众人见此,都不知所为何。

    一番轰动后,陈炼稳稳立于岸边,只是周身的衣着已是僵硬。

    自己也是满脸的白雪,好似雪人。

    陈炼颤抖着下巴,晃晃悠悠环顾四周。

    “还……还好……冷死了我,得赶紧躲起来。”

    说完,便消失在皑皑白雪中。

    有急切之人,见刚才那天空白光,飞驰而来。

    就在陈炼离开不到一刻钟时间,约有四五人都到此。

    但不管是冰面还是岸边,没有任何可疑。

    唯一的所谓的湿漉的草地,也早已结上了一层冰晶。

    哪还能让人瞧出个一二三四来?

    陈炼毕竟不熟悉周围状况。

    自打进来后,就压根没出过这湖的范围。

    如今还有不到五日的光景。

    陈炼没想啥别的,保命第一位的,随后看命吧!

    起码他得得东西也不算亏。

    倒不是说那些个功法,而是那枚棋子。

    心心念念之中,他无意间感觉到与混沌石,似乎有所呼应。

    “波风之力果然厉害,要是这种在源灵大陆,恐怕能把不管什么层级的人都给爆成粉末。”

    一边感叹自己随手练的功法的强悍,一边不停地扫视周围,希望有个落脚点。

    当然最好是没有雪的地方。

    不过就算道破千言万语,奈何茫茫白雪之地,有得也只是渺茫苍生。

    刚才的两次波风之力,差不多耗尽了陈炼的灵力。

    如今,他不是因为被人追杀危在旦夕,而是因为灵力枯竭,即将不醒人事。

    要说天神堂内也是奇怪。

    自打陈炼来后,才发现此处灵力才是主角,源灵之气次之。

    这就导致了陈炼过去其实并没有修炼太多灵力之能,如今这点要差一大截。

    再者,毕竟是天神境的功法,他不过黄境二阶。

    连用两次实在过于勉强。

    本来他就没打算用两次,哪知结果会是如此。

    眼看希望渺茫,也见不到前方的路。

    一个不留声,低头之下,居然是断崖。

    崖的对面,隐约之间,多少能看到屡屡青烟升起。

    可……终于,几近油尽灯枯之下,陈炼还是倒头栽了下去。

    昏沉之中,脸上时不时会有温湿的东西从面庞拂过。

    又几许后,口中有丝丝泉水而饮。

    一日后的清晨,光芒冲破冰花之阻,刚好打在陈炼的额头。

    眼被这股刺辣惊动,久久留恋与温床,不得自拔。

    可意志在告诉他,“你要醒来。”

    艰难下,陈炼睁开双眼。

    周围空无一人,期间不过是一所青瓦搭成的小屋。

    桌前一碗水,尚且冒着热气。

    刚好此时,陈炼听到外面时候有何争吵声。

    定下心来细细聆听,“小子,你居然在这里如此清闲,快说,得到了什么好处?”

    好处自然指的是有什么功法之类的东西。

    可很明显,对方并没有,于是透过冰窗,陈炼看到几人对其拳打脚踢。

    最后甚至还将他架起来,打算对他进行拷问。

    “住手!”

    众人刚要再次摧残一番,不料陈炼推开门,及时呵斥道。

    “哟!屋里居然还有人啊!”

    陈炼虽然有些疲惫,不过还是能看出些端倪。

    对方几人都是玄门的弟子。

    不过让陈炼想不到的是,原来同门也会自相残杀。

    跟陈炼的想法不同,几人见到陈炼的时候,

    不是那种想要去一探究竟,想要东西的感觉。

    却还是一脸鄙视的模样。

    想想当初所见到的鲁飞与珠儿。

    陈炼叹息,不管什么地方都是有人渣的。

    “居然给你看到了,那就不好意思了。”

    感情陈炼就不该出来,貌似对方有杀人灭口的心思。

    “老子待了十来天,连个屁都没找到,先拿你们开刀。”

    “绝火,你可是师兄,怎么能作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

    那名已是遍体凌伤的弟子,似乎并没有投降的样子道。

    “崔真,你也是真够假的,自己什么水准不知道吗?玄门行门末尾第三,你有什么资格还呆在玄门?对了,你看跟这黄门的一起倒也合适。”

    “就是,只是这小子好不识相,分明得了好处,居然不肯说!”

    旁边一个弟子突然补了句。

    陈炼看了看,还别说,原来这个崔真还真是运气不错。

    也难怪他们吃相这么难看。

    还有这看戏的功夫。

    下一秒,就见一条长刃直接劈了过来。

    要不是陈炼站的远,有空余时间去思考,否则定然会被劈成两半。

    “呵呵,小子,别光顾着看热闹,我一并将你解决了。”

    那个比较猥琐的弟子,手持一把鳄鱼刀,跟着就要砍过来。

    陈炼如临大敌。

    他清楚,对方的境界比自己高,至少稍微比如音低了一层。

    但有一点,他是幸运的,貌似对方的功法不强,不是天神境的。

    不过这能算是侥幸吗?

    陈炼自己都觉得安慰得没力。

    一边躲闪,一边不停地在思考。

    还别说,起码他现在死不了。

    要不是十二将他那套报名的逃跑步伐告诉他,说不得现在都不知死多少次了。

    “鸡眼你行不行啊!要不要哥几个帮你一把啊!”

    几人带着嘲讽的口吻在笑着追赶陈炼的鸡眼。

    鸡眼有些气不过,心中一狠,直接将他那把鳄鱼刀,一丢。

    跟着刀如行般,直接飞快地朝向陈炼飞去。

    那速度怎么可能是陈炼能够躲避的。

    万难之间,这刀化成一只巨大的鳄鱼,张开血口。

    要是被其咬住,恐怕不是死的问题,而是血溅当场,且尸骨无存。

    陈炼逼不得已,下意识举起一只手。

    掌心向外,跟着,犹如泥沉大海一般,

    那鳄鱼刀,似被什么给吸住了,动弹不得,而且还越变越小。

    追后直接落到了陈炼的手中。

    众人一瞧都呆住了。

    “小子,想不到你……快要活命的把功法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