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玩宝大师 > 第753章 三件疑物

第753章 三件疑物

    杨四海是催促余耀前往特调局协商传国玉玺线索的事儿,余耀顺势问起有没有滕昆吾新的线索。

    “暂时还没有,我看你还是来见面聊聊为好。我正好今天有空,中午你在这里吃个饭,我们食堂的大包子你不是赞不绝口么?”

    余耀想了想便答应了。

    到了京郊深山里的特调局,杨四海,杨锐一起迎接的余耀,三人随后坐到了杨四海的办公室。

    杨锐见了余耀就挤眉弄眼,说:“还记得上次的线索吗?吴处长还真鼓捣到了!”

    “啊?”余耀心想,上次杨锐去江州,还是自己帮着问的王奶奶。这里头,是关于民国时期的土匪王自全曾经得到过“传国玉玺”的线索。

    说曹操,曹操到。余耀还没继续问,吴臣就推门进来了,手里拿着的,正是上次余耀见到的那个镶嵌紫金字体的盒子。

    杨锐的性子比较外放,吴臣则比较儒雅内敛;不过吴臣好久没见余耀,见面之后,放下盒子,先给了一个拥抱。

    “来,先看看。”吴臣指了指盒子。

    余耀也没客套,打开一看,里面真有一方玉玺!

    大气凝重,五龙盘钮;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鸟篆。

    不过,这玉质······

    余耀皱了皱眉,“这和之前我们推断的不一样,和小玉人还有小印章的玉质不同——这是独山玉的啊!”

    这方独山玉的“传国玉玺”,颜色倒是比较特别,和小玉人、小印章的颜色有几分类似,通体蓝白色,只是微微泛绿。

    独山玉是华夏四大名玉之一,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色彩丰富,基本啥颜色都有;不过,像这么一大块都是均匀的蓝白色,而且显得有一定油性的,还真是不多见。

    吴臣点点头,“我没说这就是真的。但是,这就是王自全当年得到的传国玉玺。你来看看年份!”

    刚才余耀一瞅是独山玉,还真没细看年份,于是便上手仔细审视起来,同时问道,“几位领导有什么看法?”

    吴臣应道,“我能看到秦汉!”

    杨锐在玉石方面很自负,不管是华夏主流玉种还是缅甸翡翠,还经常赌石;他摆摆手,“我和老吴看法不一,我觉得顶多到宋。”

    余耀又看了看杨四海,杨四海却道,“这个我不在行。我只知道独山玉开采历史悠久,远了不说,殷墟出土实物就有不少独山玉件,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其实,在“传国玉玺是和氏璧雕成”的大说法之中,单就和氏璧的材质,也有很多争论,蓝田玉,独山玉,甚至和田玉的说法都有。

    独山玉的产地在南阳,南阳靠着发现和氏璧的“荆山”比较近,起码比蓝田、和田要近得多。

    不过,余耀之前和特调局已基本达成了共识,传国玉玺应该就是和氏璧雕成的,而玉种,既不是蓝田玉,也不是独山玉,应该是一种特殊独立的玉种。

    同时,如果和氏璧传国玉玺的材质,与他们之前发现的小玉人和小印章的材质相同,或者说小玉人和小印章就是制作传国玉玺的余料做的,那么,特调局已经做了检测,这是“天外来客”,也就是“陨玉”。

    当然,在最终确定传国玉玺的实物之前,还不能百分百断定传国玉玺就是小玉人和小印章的材质。

    “依我看,确实是宋代的,而且应该是北宋的。”余耀最终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杨锐微露得意,“单看这工艺风格,就应该到不了汉。”

    吴臣没立即应声,拿起杨四海的白皮特供烟借花献佛派了一圈,点了烟才道:“但是这包浆格外厚重,而且比宋代的工艺要显得更加端庄大气。”

    余耀应道,“包浆的确厚重,不过独山玉主要成分是‘蚀变辉长岩’,比软玉硬度高,包浆效果不一样的。这工艺风格,从整体来看,的确很是端庄大气,印钮的龙头和龙身造型,也是秦汉时期的风格;不过,这龙的姿态,有些雅致,而且隐隐透出一种灵动的风情,更像是宋代之物。”

    余耀说着,看了看吴臣,“我看这‘传国玉玺’,应该是宋人刻意模仿之作,所以不太容易辨识。”

    “还有没有别的依据?”吴臣问道。

    “还有这个缺角。”

    这方“传国玉玺”,也是做了缺角的。

    余耀拿着“传国玉玺”迎光,“这地方,隐隐能看到刀痕的特征;怎么修,也不如摔得自然。”

    吴臣拿起放大镜,上前细看,余耀顺手指了指边缘一条小绺裂的走向。

    “彻底排除!”吴臣终于点头道,“由此断定,王自全得到的传国玉玺,是一件宋代的仿品!”、

    “吴处你是怎么得到的?”余耀接口问道。

    “也比较偶然。”吴臣简单介绍说,“我去王自全当年控制的豫北范围内查访,遇上当地文化部门重新认定一处明代的土地庙。这土地庙年久失修,里头供台底座下面被老鼠打了个洞,结果连通了暗藏这‘传国玉玺’的地方。关于进一步确证的过程,我就不详细说了。”

    余耀点点头,“看来是王自全逃离豫北之时暗藏的。他还玩了个金蝉脱壳啊,将盒子和玉玺分开了!”

    “这老小子,逃走的时候估计还坐着想当皇帝的春秋大梦呢!”杨锐撇嘴。

    吴臣又点了一支烟,“还有,这次查访,除了豫北,我还走了很多地方,也有别的线索。”

    杨四海微微点头示意。而从杨锐的表情来看,这一点他并不知情;看来吴臣只对杨四海说了,现在要对余耀和杨锐说,须得杨四海首肯。

    “从满清灭亡开始,民国期间,关于传国玉玺,无论是各路军阀,还是民间高人,可以说再度出现了一股热点暗流。”吴臣先是铺垫了一下。

    “这次我我得到的新线索是:当年的暗流之中,曾出现传国玉玺的三件疑物!”吴臣继续说道,“一是我们眼前之物,是豫北土匪王自全得到的;再是,为老蒋效力的谭家也得到过一方玉玺!还有一方玉玺,线索相对模糊,但中谷安次郎和其背后的倭国军方,肯定是参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