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丹武 > 第十七章 委托炼器

第十七章 委托炼器

    “还用说嘛,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就是钢魄境后期。你,自然没有任何理由会超过这个修为。而且,说你是钢魄境后期还真是太抬举你了。就算是我,也是优秀的九等根骨,再加上宗门无上灵药和日夜刻苦修炼才达到那境界。”郑锦帆瞥了他一眼,傲然说道。

    曹肥三人顿时捧腹大笑起来,一个个直是前仰后合。

    “你们笑什么?”郑锦帆脸色一沉,呵斥道。

    曹肥一边擦着飙出的眼泪,一边狂笑道:“我笑你白长了一双眼睛,咱们老大可是堂堂金身境的修为!”

    “什么?”

    秦可儿又吃了一惊,一双眼睛死死盯在李默身上。

    “放屁!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任由你糊弄,有本事你亮出金身气罩来看看。”

    郑锦帆一瞪眼,自是不信。

    “这有何难?”

    李默淡淡一笑,右手一张,一团金光在掌中喷涌,化为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

    “金身气罩!”

    秦可儿瞳孔放大,一时错愕出声。

    要知道,她最近也才刚刚抵达金身境界。

    自入秋水宗,拜宗门大长老为师,她可是醉心修炼,百倍勤奋,出入宗门各种高难度的修炼场,吃了不少的苦头。

    其间,更是把各种灵丹当成饭吃,有幸得师傅赏赐稀罕灵丹助长修为,这才在近日来突破修为。

    这样的修炼速度,在同门中可谓绝对的佼佼之辈。

    然而,李默竟能赶上自己的修炼进度。

    诚然,秦可儿承认他在剿匪一战中所呈现出的武道天赋,亦承认他在丹道上有过人之能。

    但是,就算李默再如何厉害。

    别说他在凡土时就自己差了一截,光是支族子弟所能获得资源便是远远无法和本家子弟相比。更别提云天门不过区区郡城级三线玄门,别说州城级玄门的秋水宗了,就是郡城一线的暮剑阁等三大宗派,也有着极大的距离。

    这需要何等变态的天赋,才可能跨越这些鸿沟,在入门仅一年的时间里,抵达金身境界。

    同时吃惊的,自然还有郑锦帆。

    他眼睛瞪得大大的,使劲揉了揉,才发现不是眼花了,那掌中之物是真真切切的金身气罩。

    而且,这并非是普通金身境初期就能够拥有的金身气罩,乃是更为高级的凝气之术,可以说,进入初期后至少修炼大半载才可能练成。

    郑锦帆自认在宗门中也是天资卓越者,但不想,这来自区区郡城支族的子弟,竟然超越了同龄时自己的修为,想想刚才那一番话,那简直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那你现在是一境几等铸器师?”

    秦可儿震惊之余,不免问道。

    “一境三等。”李默微微一笑。

    秦可儿听得又心头一震,只因为她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武道上,铸器道上才抵达一境二等,但纵然如此,也已经是傲视同门中年轻一代了。

    但万万没想到,李默修为不仅与他相当,竟连铸器道还超过了她。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修炼速度,简直就是活见鬼了!

    郑锦帆听得更是头皮发麻,眼中的轻视迅速变成了极度的戒备和敌意。

    秦可儿此时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她暗暗吸了口气,镇定下来,尔后说道:“没想到一年不见,你竟有如此大的造化。我这次来拜访,确也是有一事相商。”

    “秦姑娘请讲。”李默说道。

    秦可儿便拿出一块流光溢彩的矿石来,说道:“此乃我在地下二层意外发现的飞瀑灵石,再加上我手里的材料,便可铸造飞瀑剑,不知道李默你可能信心铸炼此器?”

    李默一笑道:“看来秦姑娘的要求不低,否则的话,帆兄应该当仁不让吧。”

    郑锦帆听得脸一黑,冷冷说道:“不错,我自然也是一等三境铸器师。不过,师妹要求这飞瀑剑至少也是上品。这些材料都来之不易,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代炼。”

    这话,多少有往脸上贴金的意思。

    其实李默很清楚,就算郑锦帆铸器等级再高,秦可儿也不会找他炼器。

    李默便微微一笑道:“若这些材料交给我来练,确实无法保证必出极品,不过上品的话,却是不难。”

    “什么,出上品不难?”郑锦帆听得眼珠子一瞪。

    即便是他,也不敢保证一炉就出上品,否则的话,死皮赖脸也要帮秦可儿铸器。

    秦可儿则眼睛陡亮,问道:“此话可当真?”

    李默微微颔首道:“自无虚言。”

    “口说无评,你拿什么保证必出上品!若是炼废了,我师妹还不好找你追究责任。但我这当师哥的,可要替她问问清楚!”郑锦帆岂肯让李默出这风头,立刻大声质问道。

    见郑锦帆一直挑事,曹肥忍不住说道:“咱们老大的本事,你又岂会知道?这半个月来,老大炼器无数,几十样东西,就几件是中品,其他都是上品和极品。”

    郑锦帆自是不信,嗤笑一声道:“你这当跟班的,自然帮你老大说话了。几十样东西,大多是上品,这话鬼才会相信!除非,这小子已经是二等铸器师!”

    见到郑锦帆那鄙夷的表情,李默不由暗哼了一声,这小子为了在秦可儿面前耍威风,屡屡贬低自己,他又岂是省油的灯。

    淡淡一笑,说道:“并非是二等铸器师才能够提升炼制四等上品玄器的几率,还有——另一种可能。”

    话落之时,五指微微一张,掌心中玄火喷冒。

    炎核宛如双胞胎般,一生为二,三层外炎如莲瓣微张,散发着万千玄妙之色。

    “这是——双生炎核,你得到了四等铸玄石!”

    秦可儿忍不住惊呼出声,俏脸上满是震惊,尚未平息的心跳又剧烈的跳动起来。

    曹肥三人自也惊嘘连连,这才明白李默为何能够连番炼出两件极品,原来竟是得了这宝物。

    玄火一收,李默微微一笑道:“这下,帆兄当无疑问了吧?”

    郑锦帆此时眼睛发红,透着浓浓的嫉妒,更被李默问得哑口无言。

    对一等铸器师而言,四等铸器石那可是梦寐以求的稀世珍宝,万金难求之物,纵然是秋水宗这样的州级大宗门,那也不是弟子级人物能够获得之物。

    而且,即使得到,也不乏有炼化失败的传闻。

    但万万没想到,这区区云天门的外门弟子不仅得到这东西,而且还成功将其纳为己有。

    震惊之余,秦可儿则露出喜色道:“太好了,没想到你竟得了四等铸玄石。你若能帮我铸成极品,不,只是上品也好,我必有重谢。”

    李默一笑道:“秦姑娘见外了,你和雁儿是至交好友,若她知道我代你炼器还收取费用,那岂不把说我?不过举手之劳,无需重谢。”

    听得李默把铸器之事说得这么轻描淡写,郑锦帆更是气得吐血,一想,便大声说道:“等等,李默,亲兄弟都明算帐呢。即使你拥有双生炎核,也只是代表出上品的几率更高,仍是无法避免失败的风险。万一失败了,那我师妹这些材料岂非打了水漂?她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师哥你来过问,我想让李默炼就让他炼,你插嘴做什么?”

    秦可儿脸色一冷,一脸愠怒。

    “我这不是担心师妹你蒙受损失嘛……”郑锦帆厚着脸皮狡辩道。

    见到郑锦帆又鸡蛋里挑骨头,李默不由暗哼了声。

    这小子想踩着他来讨秦可儿的欢心,那也真打错主意了。

    他便冷冷一笑道:“其实帆兄这话,倒也有些道理。容我看看……”

    说罢,他在戒指里一扫,便拿出一样样的物件,说道,“若然失败了嘛,这里有辉虹石,翠灵竹,金笼巢丝……”

    他每拿出一件,郑锦帆的眼皮就狠狠跳一下,只因为这些都是难寻的材料,却被李默随手拿出。

    这时,他才豁然发现李默手上所戴的,竟是枚极品玄戒。

    秦可儿也愣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但心跳却意外的平静。

    只因为自从在这石楼里见到李默后,这一惊一乍的事情就层出不穷,让她竟已习惯了这种预料之外的事情,直是见怪不怪了。

    就在拿出十几件灵材之后,李默突而想起一事,朝着秦可儿说道:“我突而想起,飞瀑灵石若然在加上辉虹石等一堆材料,可以炼制出比飞瀑剑档次更高的冰瀑剑。不如,就炼冰瀑剑如何?”

    秦可儿直是喜出望外,立刻又道:“这样当然更好,但如此我便更不能白拿此物。”

    李默一笑道:“秦姑娘言重了,于我而言,若能炼成冰瀑剑,也会大增我的铸器道经验。但是,若然你真觉得不妥,就当欠我一个人情好了。日后我要讨时,还请秦姑娘不要拒绝。”

    秦可儿倒也不是矫情之人,便点点头道:“那便这样说定了。”

    见到李默站尽上风,郑锦帆直是气得咬牙切齿,看着一堆稀有灵材又直是眼红之极,人如在水深火热中。

    这时,曹肥突而说道:“老大,你若炼出上品玄器倒也罢了,但若然炼出了极品玄器,这么短时间内出三件玄器,只怕引来图谋不轨之人的注意。”

    李默倒也不由点了点头,问道:“秦姑娘要在这里呆多久?”

    秦可儿很快回道:“我准备这里修炼到突破金身境中期,预计也还有一年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