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斩月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功在千秋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功在千秋

    “进攻!”

    整条战线的后方,人族进攻的号角声齐鸣,无数甲士突刺而去,将最后的一片晶石阵磨灭,两翼到处都是人族的人马,异魔军队被一步步的挤压、吃掉,甚至数十万龙域甲士在龙骑编队的护卫下迂回到了晶石阵的北方,形成了前后夹击之势。

    而此时,至圣道台上,樊异茕然独立,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盟友,来自天行大陆的鬼帝秦石已经驾驭王座远遁而去,而幻月大陆的本土王座铸剑人韩瀛也已经一如往常的逃之夭夭了,此时的樊异内心应该是异常绝望的。

    “集火樊异!”

    林夕燃烧着最后的山海灵气,驾驭白泽法相冲到了至圣道台边缘,瞬间就是剑垂星河+剑刃风暴+黎明之刃等一套技能狂轰滥炸而下,再加上一鹿、神话、风林火山等其余公会精锐玩家的集火猛攻,顿时樊异的血条飞速直下,远超想象。

    此时的樊异,燃烧了王座的力量作困兽搏杀,最终失败了,败在了低估了天下的人心,败在了大势上,人族四岳与龙域联手,再加上全天下宗门的同仇敌忾,这已经注定樊异的败局了,而失去王座之后,樊异此时不过是一个修为不俗的儒家贤人罢了,再也不是那高高在上的王座了,所有的属性、光环加成都已经一一褪去。

    ……

    “没有想到啊……”

    他拄着野猪剑,孤零零的站在至圣道台上,承受着诸多方向的集火,甚至就连空中的苏拉也劈出了几道剑光来助助兴,一时间樊异的身上不断出现一缕缕骇人的伤痕,衣衫破碎、血骨淋淋,几乎都快要站不稳了,“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血条就已经只剩下不到3%了。

    “要结束了。”

    我缓缓迈步上前,提着双刃,身后则跟着林夕、偃师不攻、乱世奉先等人族玩家中的佼佼者。

    众人默契的停止攻击,却只见樊异摇摇欲坠的跪坐在了至圣道台上,道台上不断浮现出一缕缕金色文字,但却再也无法反哺樊异的身躯,王座破碎,樊异与天地气运之间的直接维系已经一并失去了,他耷拉着脑袋,手中扶着野猪剑,歪头看向我,神态惨然,笑道:“欧阳陆离,你终究是赢了。”

    “未必。”

    我缓缓向前,道:“但至少这一刻,你樊异是输了。”

    “嘿……”

    他嘴角一咧,露出一抹惨然微笑,道:“所以,现在是胜利者对失败者最后的宣言时间,对不对?赶紧说吧,我的时间不多了。”

    此时此刻,不用我们杀,樊异的血条依旧在不断的往下掉,失血太多、灵墟崩碎,他的整个身躯都在不断崩溃的过程中,根本不用我们动手了。

    “我不想说什么,你有什么想说的?”我问。

    “想说的?”

    樊异跪在地上,抬头看着我,怅然笑道:“需要说什么?成王败寇,输了就是输了,可惜啊可惜,原本我还有许多宏图,原本……我还想给文林中的那群老夫子来点惊喜来着,现在看来没必要了,人间的儒家读书人终究是输给了兵家的莽夫。”

    “什么意思?”

    我皱了皱眉:“你说我是兵家?”

    “别装傻了。”

    樊异一声嗤笑,道:“你流火大帝南征北战,与人族元帅有什么区别?兵法、兵势、兵谋、兵阵,你欧阳陆离哪一个没碰过?况且,获得兵主蚩尤神魂认可的人,你竟浑然不知自己早就是兵家了?啧啧,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真是恶心至极。”

    “没你恶心。”

    我目光淡然,对着身侧的林夕轻轻抬手,顿时林夕欣然将手中的大天使之剑递给了我。

    “怎么?”

    樊异抬头看向我,笑道:“龙域之主想亲手送我小樊最后一程?”

    “嗯。”

    我点点头:“人生一程,相逢已经不易,你樊异做了那么多事情,我不送你一程的话也实在是对不起那些因你而死的人。”

    他扬起脖颈,仰头轻笑:“来吧来吧。”

    说着,他竟流下两行泪水,看着天空,喃喃道:“老头子,你临死的时候还在教诲我制怒,要我温良恭俭,可我樊异天生就不是一个会去克己复礼之人,老头子啊老头子,你收错了徒弟咯,若是有下辈子,我樊异还愿意当你的弟子,追随你四处游学,或许……”

    他闭上眼睛,泪水横流:“下一次会乖乖听您老人家讲那些道理了。”

    “……”

    我皱了皱眉,手中大天时间化为一道烈光横扫而过。

    “做作。”

    下一秒,“啪嗒”一声,一颗头颅从樊异的脖颈上滚落在地,被偃师不攻上前一脚踏碎,啐了口唾沫:“呸,真恶心,最后忏悔给谁听?”

    就在这时,一道铃声回荡在大地上空,终于,国服又一位排名第一的王座被我们国服玩家给硬生生的强杀了——

    “叮!”

    系统公告:恭喜以玩家【七月流火】为首的玩家们的努力,我们终于完成了击杀北域第一王座【闻道至圣·樊异】的壮举!其中,玩家【七月流火】杀敌贡献第一名,获得奖励:等级+0(承受等级压制效果)、魅力值+100、龙域功绩+2000w、金币+500w,并获得额外奖励【主宰神石】(主宰级),玩家【林夕】杀敌贡献第二名,获得奖励:等级+1(承受等级压制效果)、魅力值+80、声望值12w、金币+300w,并获得额外奖励【至尊护膝】(归墟级),玩家【炼狱曙光】杀敌贡献第三名,获得奖励:等级+1(承受等级压制效果)、魅力值+60、声望值+10w、金币+200w,并获得额外奖励【幽冥斗篷】(归墟级),其余排名贡献前十的玩家依次为:八月未央、随心、偃师不攻、十月暖阳、九歌、蓬蒿人、此鱼非鱼,所有产生斩杀贡献的玩家都会获得各自对应的奖励!

    ……

    至尊级斩杀,终于来了!

    不出意外的,我耗尽了最后的山海灵气,最终赚了一个斩杀榜第一,林夕、炼狱曙光排名紧随其后,其中林夕是从头打到尾的,而炼狱曙光则杀到一半被秒,但开着麒麟法相的他输出实在是太暴力了,所以就算是阵亡也依旧赚了个第三名,之后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阿飞,八月未央同学第一次上榜,并且是差点就进了前三的,原因则是据比法相加的伤害太多了,而阿飞是远程职业,一直在远处点射累计起来的伤害也就相当恐怖了,反倒是阵亡得比较早的杀戮凡尘、昊天、风沧海、纸上画魅等人都没有能够进入斩杀榜前十,比较可惜。

    “结束了!”

    一旁,阿飞深吸了一口气,笑道:“恭喜你啊,弟妹,又拿到一件归墟级,现在是一身归墟级装备了吧?”

    “嗯。”

    林夕轻笑:“差不多一身了。”

    “战斗力应该直追阿离了吧?”

    “差远了呢!”

    林夕梨涡浅笑:“我家陆离的归墟级是套装,其余人的都是散装,所以就算是都一身归墟,他的战斗力也至少比我们高了20%以上。”

    “确实。”

    阿飞看向我:“咋样,主宰神石是什么瘠薄?”

    我翻了个白眼,道:“可以让任何一件装备升级到主宰级。”

    “卧槽……”

    阿飞惊了,一旁的林夕、九歌、暖阳等人也都惊了。

    “那你打算升级哪个装备?”林夕问。

    我看了看一身装备,道:“追求输出的话,升级火神之刃成主宰级,应该能提升不少攻击力,但是……其实必要不大,因为我这一身装备的攻击、防御已经相当均衡了,打输出靠的不是匕首攻击力,而是一身的暴击和追击效果,所以了……”

    我抓起主宰神石递到林夕面前,笑道:“给你升级大天使之剑吧,这么好的剑,跟你又是那么契合,不升到顶级实在是说不过去。”

    “啊?”

    林夕檀口微张,笑道:“那岂不是大天使之剑一路从山海级升到主宰级,连它自己多半都没有想到啊……”

    “哈哈~~~”

    我点头一笑:“嗯,剑士对攻击上限的要求太高了,首先,攻击上限决定了剑垂星河、归元剑、兵刃护体、叹息壁垒等技能的发动效果,可以说你手中长剑的攻击力越强,则整个人越肉、伤害越高,所以主宰神石给你的收益要比我更高。”

    “真的不会心疼?”她接下主宰神石:“我升级了可就后悔都来不及咯?”

    我翻了个白眼:“连你都是我的,我还心疼一块石头?”

    她抿了抿红唇,笑道:“好像也有道理,那我用了。”

    “嗯,用吧!”

    下一秒,大天使之剑“唰”的激荡出一缕七彩涟漪,正式升级为主宰级兵器,也就是传说中的顶级武器了,这么一来,林夕在国服首席剑士的地位事实上也就更稳了,风沧海虽然也强,也在一定意义上能够并驾齐驱,但此时再跟林夕打的话,风沧海的胜率应该已经低于四成了。

    ……

    身后,一道道身影掠至,风不闻、沐天成、关阳、南宫亦四位山君降临。

    “大局已定了。”

    风不闻感受着晶石阵损毁之后的气运流溢,笑道:“此战,功在千秋啊!”

    我指了指身后的至圣道台:“还等什么,一起出剑,摧毁至圣道台?”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