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斩月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天下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天下

    “吼……”

    大天狗发出了野兽般的一声怒吼,直接撕下了樊异法相的一大块小腿肉,大口咀嚼,似乎将这块灵气化作的小腿肉当成补品了。

    “丧家之犬!”

    樊异回身就是一脚:“滚蛋吧!”

    “嗷嗷嗷~~~”

    大天狗凌空飞出数百里,嗷嗷叫着,还没落地就已经被打回了哈巴狗的原形。

    ……

    “再来啊!”

    樊异哈哈大笑:“老子拼尽一切,你们能如何?”

    说着,他从袖中取出了金色石笋一般的王座,猛然震碎,随后以法相大口吞下了这些气运碎屑,顿时法相再次升高了200米由于,已经高达700+米了!一剑挥出,就让空中的苏拉闷哼一声负伤撤退,无法再战了!

    “全力输出!”

    我一边驾驭着蚩尤法相主力牵制樊异法相,一边大声命令着,没办法,樊异最后的拼死一搏,法相力量实在是太强了,只能靠我们玩家的剧烈消耗才行。

    “四岳,你们一样不行!”

    樊异怒吼一声,巨大法相一口气吐出,顿时天地气运流转,化为一场暴风席卷向南方的那座山脉,转眼间,风不闻、沐天成等山君的巨大法身尽数被吹得倒退,根本无法抵挡,山水气象的强度也陡然下降了至少四成左右。

    “龙骑编队,上,从空中压制!”

    我一边驾驭蚩尤法相劈出弑龙斩,一边沉声道:“所有人全力输出,能把樊异换掉就换掉,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是,大人!”

    一群龙骑升空,紧接着加持着飞雪剑阵,凌空以无数密集剑气猛轰樊异法身。

    “哦?”

    樊异转身轻笑,一巴掌打出,大笑道:“一巴掌就能磨灭你们这群蝼蚁!”

    一时间,空中布满了王座气运,樊异的一掌何等可怕,瞬间就把飞雪剑阵的外围剑意一一磨灭,紧接着拍在了剑阵的根祇之上,一群永生境龙骑士纷纷吐血,而且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坐骑巨龙也受到损伤,哀鸣不已,最前方的兰澈更是一口鲜血吐出,脸色瞬即一片苍白,只得奋起激荡浑身的剑意,道:“继续催谷剑意,不然大家都会死!”

    众人振作奋起,飞雪剑阵嗡嗡颤抖,顿时堪堪的樊异的金色手掌给挡在了空中。

    “你们撤退!”

    我带着蚩尤法相猛然跃起,命令龙骑编队撤退的瞬间,蚩尤的两柄剑一起扬起,对着空中金色手掌的手腕位置就是一剑弑龙斩落下!

    “哧!”

    剑光笔直一线落下,那只原本就被飞雪剑阵的剑意震荡得摇摇欲坠的手腕直接就被斩断,顿时,樊异法相就只剩下一只手可用,惨哼一声,说不出的狼狈。

    “混账!”

    他猛然转身,剑光狠狠的劈向了蚩尤法相。

    “挡住啊!”

    林夕出现,开着白泽之境的白泽法相以及晶莹剔透的叹息壁垒也一起出现了,硬生生的帮着我抵挡住了樊异的一剑,但却被劈得横飞出去,血条也见底了。

    “滚开!”

    樊异猛然一脚踹出,顿时我也横飞了出去,这一刻的樊异强横如斯,居然连开了双重变身的蚩尤也挡不住了。

    紧接着,围攻至圣道台的玩家们遭了殃,先是夏耕法相给整个提起来一脚踢飞出去,紧接着据比法相给一剑劈飞,随后刑天法相被踏翻在地连续吃了三剑,可怜的杀戮凡尘居然当场就被秒了,刑天法相消失的瞬间,樊异一脚踏出,剑光横扫而过,将纸上画魅、山不老、沈明轩三个人的法相一并磨灭,居然瞬间就斩杀了!

    “混账!”

    风沧海怒吼一声,激荡屏翳法相,漫天的冰雹伴随着剑意一起落下,狠狠的劈在了樊异的后背上,但暴怒之下的樊异转身一剑,顿时将屏翳法相给腰斩了,紧接着蕴满金色气流的一脚掠过空中,顿时风沧海这位t0级别的玩家居然化为一道白光,就这么被秒了!

    秒了……

    谁也不会想到,这大约是风沧海第一次在版本活动里没有撑到最后一刻吧!

    一时间,至圣道台上,樊异像是最终boss在清场一般,先杀刑天印记,然后杀穷奇、嘲风、朱雀印记,之后再杀雨师屏翳印记,更是在之后的半分钟内连续轰杀掉一大票s级印记和五十神尸印记,甚至就在我再次被踹飞之后,昊天与夏耕法相也被樊异给一剑剁了,再之后,清灯、炼狱曙光、卡路里、子熊等人相继阵亡,整个山海秘境的印记法相快要被杀干净了。

    惨烈!

    这是所有的活动中,玩家高层中折损最为惨烈的一次,顶尖的印记融合者之一,唯有我和林夕还活着,此外还有一个被吓破胆,脑袋晃来晃去不敢迎战的阿飞,更要命的是,我的山海灵气已经快要耗尽了,双重变身也就只能做那么多事情,等到山海灵气耗尽的那一刻,恐怕就要正式宣告版本活动失败了。

    ……

    却就在这时,忽地远方的云霭之中一缕皎洁剑气冲天而起,剑气的周围还有一缕缕细密的剑气不断飞泻而出、融入其中,紧接着化为一道从天而降的剑光狠狠的劈向了樊异的头顶上,云海之中有苍老的声音淡然道:“神雾山老祖,率领门下弟子出剑,驰援人族战场!”

    剑光轰然直下,尽数都被樊异给吃下去了,顿时法相的光泽黯淡了少许。

    我心头有些宽慰,神雾山,就是那个老祖率领一群女弟子主动献上无数宝物的山门吗?真不错,没有想到这次人族大地之上第一个出剑驰援战场的宗门也是他们,这些人才是人族的基石啊!

    紧接着,远方的云霭中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竟然如此欺凌我家少主!长生殿长老率领门人出剑,请闻道至圣樊异领剑!”

    又是一缕剑光从天而降,光柱比之前的还要猛烈,依旧还是被樊异给圆满的消受掉了。

    紧接着,第三道声音响起:“黎明谷门人愿为人族天下出一剑!”

    远方,一道璀璨光柱升起,成百上千道剑气聚在一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狠狠的撞击在了樊异的脑门上,这一剑够狠,樊异的法相摇摇晃晃,已经开始龟裂了!

    再有一缕剑气自南而来。

    “白溪宗愿为人族出剑!”

    樊异更加飘摇。

    ……

    “靠……”

    阿飞看得快要合不拢嘴了:“还以为要败了,没有想到……人族的宗门这么给力的吗?”

    我也有些激动,转身望去,有很多之前没见过的风景。

    远方的山海之中,一缕缕剑光升起,许多被我打过秋风,甚至没有打过秋风的山门都已经一一出现,有的剑光凌冽,飞梭千里之后也剑意不减,有的则只是一缕很淡薄的剑光,那是一位老道站在山门前,带着自己唯一的弟子一起出剑,剑光飞出的瞬间,他露出一抹笑容,道:“这样就对了嘛……人族的天下还是有希望的……”

    弟子的脸上浮现笑容,虽然因为出剑耗力太多,脸色略显苍白,但笑容和煦。

    而老道则分出一缕剑意,保护着自己的这一道微弱的剑气一起飞向了北域,就仿佛在护着一份希望一样。

    也有泛舟于湖上,将斗笠盖在脸上打盹的年轻剑客,睁开眼看着满天剑光的时候,他不禁微微一笑:“还以为世上的事情已经与我无关了,还以为这世上的人都已经忘记了反抗,没有想到……会如此啊,真好,既然这样,我为这天下再出一剑又如何?”

    他抬手,身后剑鞘中的剑刃铿锵鸣响,化为一缕磅礴剑光呼啸冲天而去,一个人的剑光,要超过许多宗门一门的剑光之盛!

    ……

    一缕缕剑光在空中交织,如雨般的坠落,尽数打在了樊异的法相之上,顿时樊异摇摇晃晃,法身已经有崩溃的痕迹了,而事实上,打伤苏拉、大天狗,逼退四岳、击退龙骑飞雪剑阵的时候,樊异就已经在大量消耗王座气运了,因为这些对手都极为不简单,而在之后对战人族玩家的印记融合者的时候,樊异更是在急于求成,为了速战速决而大量消耗自己的法身力量,将一个个玩家中的佼佼者当众击杀,这些都是需要代价的。

    此时,无数剑光交织,人族隐藏在山海之间的无数灵修宗门、散修众人,居然都一起出剑,这就是樊异绝对不会预料到的了,所以他自信能够守住至圣道台是没有理由的,然而世上的人心往往就超出了他的预料,在樊异的心中,天下人人自危,谁会为了人间冒险出剑?

    “杀!”

    我再次扬起双刃,用最后两分钟的变身驾驭着蚩尤法相冲向了樊异,低喝道:“用一切力量留住樊异,我要将他挫骨扬灰!”

    却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银龙女王希尔维亚的声音:“大人,我已经抵达战场,是否需要我做什么?现在,五雷藤的根祇已经被我从龙域转移到了此地。”

    “来得好!”

    我哈哈一笑:“立刻用五雷藤起一座禁绝天地,今天樊异必须死在这里!”

    “是!”

    一缕缕雷光垂挂于天地之间,只是数秒时间,此地就已经与世隔绝了,而樊异的法相则已经在吃了无数剑气之后开始崩溃,已经只剩下垂死挣扎的力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