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斩月 >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樊异最终战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樊异最终战

    凌晨五点许。

    ……

    大军压境,不计其数的玩家公会破开多重晶石阵,逼近至圣道台,左侧有数十万龙域甲满身洋溢着龙气攻打至圣道台外围,右侧有流火军团、炎神军团并肩猛攻,甚至,多个玩家公会和炽焰军团、圣殿骑士团迂回到了两翼,夹击镇守至圣道台的最后一批异魔军队。

    “已经不行了吗?”

    王座之上,铸剑人韩瀛提着一柄古剑,浑身充满了斑驳龟裂痕迹,他已经尽力了,再持续出剑的话,只会耗尽王座的气运,最终自身也一并崩毁。

    左侧,鬼帝秦石拄着长剑立于王座之上,神色阴冷,道:“樊异大人,他们的兵力实在是太多了,而我们这边已经兵锋受损,再这么硬拼下去的话,恐怕就没有来日了,圣魔军团的军队会在今天都跟晶石阵一起玉石俱焚的。”

    “你们怕了吗?”

    樊异猛然回眸,神色颇为狰狞,冷笑道:“人族的同心协力,让你们心悸了,是吗?”

    “哼!”

    鬼帝秦石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而铸剑人韩瀛则露出了一抹羞愧之色,他确实怕了,再打下去,肯定会被玩家们围殴致死。

    “我不会放弃!”

    樊异立于王座之上,浑身气运纵横,一双眸子凶狞的看着王座下的密集玩家人群,转而看向了天穹,伸手一指天空,怒吼道:“老头子,你以为我会认错吗?放心,此生都不会,我樊异就算是一败涂地,就算是烂在土里,也一定不会向你低头认错!”

    说着,他横起野猪剑,左手一握剑锋,轻轻拖曳,顿时王座boss的金色血液不断流淌滴溅,鲜血滴滴答答的落在了脚下的王座之上,一时间樊异的至尊王座越发的气势磅礴,山体也变得敦厚了许多,堪称无坚可摧。

    “来啊!”

    他怒吼一声:“有种就攻灭至圣道台!老子一死,这世上就再没有什么真理可言了!”

    ……

    “……”

    我仰头看着王座上的樊异,道:“世上怎么会有人做错事还这么理直气壮的,甚至觉得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真理?”

    林夕手中的大天使之剑低垂,微微一笑:“自古以来,哪个疯子觉得自己错了?”

    “也是!”

    我轻轻抬起火神之刃一指前方的至圣道台,笑道:“兄弟们,进攻至圣道台!”

    “进攻!”

    清灯、昊天、杀戮凡尘等人纷纷扬起兵刃直指前方,而一鹿这边一进攻,跟我们保持阵线齐平的神话、风林火山、无极等公会的领袖级玩家纷纷询问“一鹿进攻了吗”、“既然这样,我们也一起进攻吧”,于是,一条锋线上,十多个国内顶尖公会的精锐团队纷纷向前推进,进攻至圣道台!

    “来吧!”

    樊异脚下的王座迅速变小,被他收入袖中,下一秒,这位背叛儒教的读书人飘然落在了至圣道台上,手掌轻轻一张,无数文字显化,“蓬蓬蓬”的至圣道台四周凝结出一道道金色身影,都是一群大袖翩翩的读书人,清一色左手握着卷轴,右手提着佩剑,腰间悬挂刻有文字的玉佩,一个个姿态清正,颇有读书人的风雅气息。

    然而,就在下一刻,樊异狞笑道:“你们生前饱读诗书,但却怀才不遇,有多少人埋没在这滚滚红尘之中,现在该报仇的报仇,该还债的还债,这世间再也不欠你们这些读书人任何东西了,给我杀吧,杀得越多越好!”

    顿时,这些金色读书人的身影纷纷暴怒,提剑杀来。

    “上!”

    我第一时间飞掠而至,双刃大开大合,“蓬蓬”两声将两个读书人给震开,紧接着抬脚狠狠的踹在了一名读书人的胸口,肋骨断裂的声音无比清晰,他的身躯宛若炮弹般倒飞而出,狠狠的撞击在至圣道台的台阶上,血肉模糊一片。

    “哼,废物。”

    樊异看都不看一眼,只是静静的,镇守这座属于他自己的道台。

    “推进!”

    身后方,一鹿众人缓缓推进,前排众人的身上一一叠加着各种buff,后排的火力推进,顿时那些提着佩剑猛攻的读书人就被前排的深渊铁骑们给拦截住,肆意冲杀竟然无法杀穿一鹿的锋线,很快的身躯就一一陨落在密集的远程火力之中了。

    一鹿的团队配合实在太好,前排的剑垂星河就没有停过,后排的输出空间好得没话说,在这样的配合下,这些怀才不遇、对天下泄愤的读书人自然是讨不到好处的了。

    ……

    短短不到二十分钟,镇守至圣道台的一群读书人尽数阵亡,而更远处,樊异身后的修身、齐家、治国、天下四大嫡系兵团被龙域、人族的军队给拦截住了,根本无法驰援过来,一时间站在至圣道台上的樊异反而成了孤家寡人了。

    “樊异大人。”

    鬼帝秦石看着步步逼近的玩家团队,皱眉道:“实在不行……我们就放弃至圣道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与其战死在这里,不如图谋后手,如何?”

    樊异嗤笑:“秦石,你就是这样在天行大陆战败的,对不对?略微受挫,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撤退?纵然你身拥绝世剑法,拥有万千鬼魂的簇拥,但在我樊异眼中你终究还是一个弱者啊!要走就走吧,赶快滚,别让本王看着心烦。”

    “哼!”

    鬼帝秦石一声冷哼:“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那秦某人祝你好运了,若是樊异大人今日不死,我们便日后山水相逢!”

    说着,他驾驭着王座飘然而去,离开了这片战场。

    另一个王座上,铸剑人韩瀛连续出剑劈斩大地,但王座却在不断后退,他根本不敢让玩家接近,脸上也急了:“樊异大人,我们……”

    “滚吧!”

    樊异不耐烦的一笑,道:“当年林海在位的时候你就逃过一次,今日我樊异在位,你韩瀛自然还会再逃一次,唯一的区别是上次你是被荆云月这位世间最强的飞升境大剑仙给吓走的,而这次……却是被区区的人族蝼蚁给吓走的。”

    “韩瀛只是不想白白的死在这里罢了,这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说着,这位排名最末的王座冲着樊异缓缓一抱拳,道:“我走了,大人珍重!”

    王座飞速退去,韩瀛也走了。

    ……

    “哈哈哈哈哈”

    至圣道台之上,樊异大笑:“曲高和寡,古来如此,我樊异落到今时今日的地步不怪任何人,要怪就只怪你,老头子!”

    他扬起长剑指着天穹:“如果没有教诲我那么多的大道理,我樊异何至于会被规矩约束半生,你光是给我讲了这么多的道理,却从来没有告诉我如何解决这些道理带来的问题,我樊异此生受这一肚子学问所累,规行矩步,这样你就满意了?”

    说着,这位排名第一的王座猛然身躯幻化巨大,“唰”一声就像是拥有了一座金色法身一般,法相至少上升到了500米的高度,手中长剑一荡而过,顿时在乱世战盟的人群中划出一道剑痕,数千玩家瞬间灰飞烟灭,尽数化为白光阵亡!

    “小心了!”

    我二话不说,直接进入了化境变身暗影变身杀神之翼印记变身的四重状态,蚩尤凶相拔地而起,达到了近300米的高度,裹挟着一身的凶光重重的撞击在了樊异的身侧,紧接着双臂扬起刀剑,格挡住了野猪剑的轰杀,而一侧,林夕一样召唤出了白泽法相,白泽双角蕴满电光,狠狠的扎入了樊异的胸口。

    “一起上!灭樊异!”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斩灭樊异的可能性了!

    “蓬蓬蓬”

    杀戮凡尘、昊天、阿飞、卡妹、沈明轩、顾如意等人尽数印记变身,一道道灵兽、神尸的法相在空中激荡着,共同扑杀向了樊异,而更远处,炼狱曙光、风沧海、纸上画魅、火星河、偃师不攻等人也纷纷变身,一时间,麒麟、屏翳、穷奇等法相纷纷浮现,众人围着至圣道台,就这么围攻樊异!

    “哈哈哈哈,来得好!”

    樊异此时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剑刃直刺瞬间就把一道a级灵兽法相给震碎了,连同玩家一起绞杀,紧接着抬手拽住了雨师屏翳的脖颈,“蓬”一声按倒在至圣道台上,一脚踩上去,剑刃横扫,轰得白泽、青龙法相纷纷后退,左手张开,狠狠的一掌落在了蚩尤法相的胸口,一副要一人单挑整个山海秘境的架势。

    ……

    “上!”

    远方的一座山头上,人族四大山君齐出剑,瞬间就有数十道剑光如同霞辉一一掠过天际,准确无比的“蓬蓬蓬”的撼动在樊异法身的后背之上,紧接着火魔女王苏拉从空中祭出了火焰神剑,剑光直落,将樊异的一只耳朵给轰掉了。

    “混账!混账!”

    樊异双眼血红,挥剑乱砍,怒吼道:“全天下都与我樊异为敌,是吗?啊?”

    “是的。”

    风中,一条哈巴狗猛然窜出虚空,瞬间幻化出大天狗的庞大法相,狠狠的一口咬在了樊异的小腿肚子上,一边恨恨道:“当年老子在北域时你天天骂我断脊之犬,老子在龙域蛰伏那么久,就是为了等着这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