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斩月 >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裂土称王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裂土称王

    中年谋士轻轻抱拳,神色凝重,道:“启禀逍遥王殿下,我等也是出于对帝国未来的考虑,毕竟……在晶石阵战场上消耗掉全部战略储备的话,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南方大襄王朝如今正在蠢蠢欲动,西境也出现了夷狄部落的身影,未来的轩辕帝国必须要考虑更多的因素,此外,开采、研制军队所需重炮、器械这些工作也一样是巨大的消耗,所需的民伕、工匠等等费用都得从国库中扣取,属下想问一句殿下,如果为了摧毁这座晶石阵,把帝国大半的国运都赌上,是不是有些……”

    “有些什么?”

    我一扬眉,笑道:“可以直说,我不会怪罪。”

    “是!”

    他再次抱拳,道:“是不是有些太穷兵黩武了?这些年来帝国子民一直饱受战乱之苦,虽然说这几年有屯田养民的方略推行,但帝国的民众却依旧苦不堪言,徭役赋税等等都成了他们不得不面对的难事,如果在晶石阵再损耗大量的物资、人力、兵源,恐怕帝国几大行省就要真的再无男丁可以征调了。”

    后面,一群谋士也纷纷抱拳:“请殿下斟酌!”

    林回缓缓颔首,一样作揖行礼,道:“众人说得都有一些道理,林回提领丞相府,对国力、民力都完完整整的看在眼里,请逍遥王务必考虑眼前的权衡之事。”

    我皱了皱眉:“那依你们之见,该怎么样?”

    中年谋士道:“此战,我们已经痛击了北方异魔军团,晶石阵也已经损毁近半,我们参军营的意思是,见好就收,再猛攻一阵子,将晶石阵摧毁超过一半就差不多可以收手撤兵了,晶石阵损毁严重的情况下,想必樊异也无法通过晶石阵再有作为了,而我们则大量的杀伤力异魔军队,这一战之后,异魔军团将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来修整,我们也会得到一段修生养息的宝贵时间。”

    林回道:“确实如此,请逍遥王殿下斟酌。”

    ……

    “不必斟酌了。”

    我微微一笑:“我的看法是,关于晶石阵这件事上必须听我的,这一战我们动用了人类冒险者的全部兵力,我也动用了龙域超过八成的兵力,孤注一掷的发动对晶石阵的进攻,为的就是打破樊异以晶石阵汲取天下多重气运的计划,为的就是让樊异无法在这一界涸泽而渔,我看到了过去被攫取的画面,如果这一战不能彻底摧毁晶石阵,不能彻底击碎至圣道台的话,我们之前的付出都会付之东流。”

    说着,我一扬眉,看着林回,道:“让你提领丞相府,是希望你能帮助新帝总领好一国内政,是希望你能整合好六部的力量,让朝堂上一片风清气正,而不是让你干预军务,军事行动上的事情由张灵越、王霜、南宫驰三公执掌,而且我也会照看着一点,什么时候轩辕帝国的军务轮到你林回指手画脚了?你有这个资格吗?你打过几场胜仗?你懂得战阵还是奇谋?”

    “殿下,我……”

    林回当即跪地,浑身颤抖:“我……”

    “没事。”

    风不闻轻轻抬手,以无形之力将这位得意弟子扶了起来,然后瞥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知道你心里有气,但别撒在我的弟子的身上,说话注意一下分寸可好?”

    我摸摸鼻子:“一时间没忍住。”

    “哼!”

    风不闻淡淡一笑,身后,一缕缕山水气象凝聚,沐天成、关阳、南宫亦三位山君也到了,沐天成走在前方,冲着皇帝行了一个虚礼,笑道:“今天有点热闹啊,这是干什么,竟然吵起来了?颇有一些龙武大帝在位时朝堂上的味道啊,百家争鸣,畅所欲言。”

    “咳咳……”

    中年谋士上前一步,冲着风不闻轻轻一抱拳,道:“风相既然赞同林相,想必也赞同我们从国力、民力长远出发的方略吧?”

    “啊?”

    风不闻一愣,道:“我有说过吗?林回是我的弟子,但他的方略出发点太短浅,我自然是赞同逍遥王的方略了,逍遥王打过多少胜仗,你们看这些参军打过多少胜仗?逍遥王是龙域之主,拥有准神境巅峰的境界,他能看到的东西你们这辈子或许都看不到,在策谋上你们不听逍遥王的却去听林回的,是不是疯了?”

    林回一脸愧疚。

    一群谋士却被风不闻一席话给说得神色尴尬,纷纷告罪。

    新帝轩辕极上前一步,道:“师公,就听你直接下令吧。”

    “嗯。”

    风不闻转身看向众人,道:“全军严格执行逍遥王的策略,继续全力以赴攻打晶石阵,必须将晶石阵彻底摧毁,顺便捅掉那座至圣道台,哼,闻道至圣……我早就看那座至圣道台不顺眼了,必须全力以赴,否则的话,异魔军团依旧会卷土重来,帝国子民的战乱之苦也会再来,妇人之仁有意义吗?”

    众人纷纷颔首,不敢违拗。

    要说声望,风不闻这位白衣卿相,确实还是挺高的,甚至在林回这一系,比我的威望要高,当然,在帝国兵部的大堂上,自然又全是我逍遥王这一脉的人了,有张灵越、王霜、南宫驰坐镇,再加上司空海、张义筹等人的忠心耿耿,我在兵部的说话堪称是一言九鼎了。

    ……

    众人一一返回战场,指挥战斗,而我则远离龙舟,与风不闻一起站在风中,俯瞰这座战场,心头稍微有些压抑。

    “不会真生气了吧?”

    风不闻轻轻以折扇拍打掌心,笑道:“林回也是为了让新帝获得更多的权柄罢了,你不要往心里去,如果这一战真的打掉了至圣道台,樊异注定会元气大伤,要蛰伏很长一段时间,咱们不是也就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

    “哪有这么容易。”

    我看着北方屹立于空中的残破晶石阵,道:“林回为新帝一一取回大权,我没有什么意见,但不能为了夺权而肆意妄为吧?你应该找个机会好好的再教教他了,有能力管的事情可以管,没能力的事情就少碰,他林回是一个读书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名将之才。”

    “确实,我会说的。”

    风不闻微微一笑,说:“你是不是有种……做人嫁衣的感觉?”

    “有一点点。”

    我悻悻然:“老子劳心劳力才有今天这个格局,轩辕帝国的兵锋才能杀出国境,连续收复几千年都没有收复的失地,然后呢?我退位当了龙域之主马上就人走茶凉了,王权已经还给他轩辕氏了,还想怎样,再把已经摆好的棋局搅乱,要自己亲手下?”

    “莫生气。”

    风不闻笑道:“如果真的有一天,轩辕帝国的朝堂开始动张灵越、王霜、南宫驰的话,你这位已经退位的流火大帝会怎么做?难道真的会引动山海,重召旧部,血染江山不成?”

    “听起来不错。”

    我哈哈一笑:“多谢风相指点,我知道怎么做了!以后,流火军团、炽焰军团、银屏军团退役的伤兵、老兵全部派遣到西境的蛮荒地带去屯垦去,一方面能种出来更多的粮食,另一方面老兵们在一起也能继续操练战阵,一旦朝堂上真有人要把张灵越、王霜、南宫驰这三颗钉子拔掉的话,至少我手里有牌可以打,到时候一声令下,召回百万雄师,杀伤金銮殿,流火大帝重新君临天下,你觉得呢?”

    风不闻悻悻:“虽然听起来有点说头,但是……这种事你逍遥王做得出?”

    “唉……”

    我一声叹息:“说起来是很爽的,但是仔细想想好像也就只能说说了,一旦轩辕帝国发生内战,恐怕那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确实如此。”

    风不闻深吸了口气,道:“英雄一朝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你逍遥王如果真的贪恋权位,恐怕当初也就不会退位了,不管是为了这座天下,还是为了轩辕帝国子民,你应该都做不出这种事。”

    “做不做无所谓,但一定要有准备。”

    我对着不远处缓缓飞来的张灵越,笑道:“刚才我说的话都听见了?流火军团、炽焰军团、银屏军团,以后不想打仗、退役的老兵全部集中去西境屯垦,你要派人整合好他们,让这些人随时都能拿着兵刃再次踏上战场。”

    “是!”

    张灵越微微一笑:“属下明白了!”

    风不闻无语:“你真要在西境裂土称王?”

    “还没做呢。”

    我看着他,意味深长的一笑,道:“告诉你的好学生,别动我的人,否则我有足够的实力让他所谋划的一切瞬间化为泡影。”

    “知道了。”

    风不闻揉揉眉心,道:“你一个人烦心事还不够,这是在拖我下水。”

    “哈哈哈,应该的嘛!当年龙武大帝留下我们两个人,你该不会想让我一个人担着整个天下吧?”

    “不能,不能……”

    这位读书人笑了笑,目光看向北方,那里,成片的晶石阵正在坍塌着,人族此时此刻展现出的力量已经在缓缓的碾压异魔军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