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斩月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风老弟,来杀我啊!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风老弟,来杀我啊!

    漫天密集剑气中,鬼帝秦石的气势飞涨,剑光也越发的凛冽,不断突破苏拉的剑罡,再加上王座气运的加持,不到数息之间苏拉事实上就已经落了下风了,对方出十剑的情况下,苏拉通常要出十三剑才能挡得住,已经开始左支右绌了。

    “苏拉!”

    我直接心声对话:“打不过就走,不要吃亏!”

    “嗯!”

    而此时,樊异救仙主的手段已经被风不闻给爆掉了,于是只能凌空朝着玩家的人群出剑。

    ……

    后方,林夕已经将神皇斩杀,收了神性碎片之后马上冲到了我的身侧,瞬即撑开了一道白泽法相,紧接着叹息壁垒、黎明之盾一并开启,而樊异凌空斩落的一道剑气刚刚好就落在了白泽法相双角形成的壁垒之上,顿时“蓬”一声巨响,林夕连退数步,血条瞬间消失了接近50%,但竟然就这么将樊异的一剑给挡住了!

    “嗯!?”

    樊异神色凛然,眼中掠过一抹惊色,显然没有想到人类能挡得住他的一剑。

    “上!”

    此时,清灯也已经将一头远古神灵斩杀,带着一群一鹿公会的印记融合者一起冲了过来,为我们斩杀仙主的团队“护法”,而就在远处,一头火红麒麟光辉暴涨,炼狱曙光擎着战弓,“嗤嗤嗤”的连续三箭射向了王座之上的韩瀛,而韩瀛也劈出了三剑,尽数轰在了麒麟法相之上,好在炼狱曙光的手段多,身后的奶妈也多,就这么抗衡着。

    “掩护一鹿!”

    下一刻,风林火山的人良心未泯的主动出击了,风沧海提着利刃,驾驭雨师屏翳法相笔直的冲向了樊异的王座,就如同我上次一样,重重的撞击在樊异的王座之上,同时一套技能轰出,低喝道:“全体跟进,把樊异给缠住,宰掉他北境的危机就化解了!”

    我微微一凛,没有想到风林火山的人这么有种,要杀樊异?

    倒是……也可以!

    ……

    不管怎样,先宰掉仙主再说!

    眼前,仙主被四大神尸印记融合者猛攻,血条刷刷直掉,转眼间就已经到了弥留之际,虽然满心的不甘,但他依旧改变不了眼前的一切,被玩家黏住,想走是不可能了,他身为仙主一样受到boss系统的制约,而樊异本来是可以用白云书简送走仙主,但此时没用了,白云书简已经被爆掉,仙主是走不掉了。

    “呜哇……”

    一声惨嚎,这位在远古仙界估计也德高望重的仙主在我的弑龙斩下被砍掉了最后的一丝气血,身躯跪倒在地,身上的晶石不断剥落、消失,头颅瞬即炸开,化为一道道拳头大小的神性碎片雨落。

    “兄弟们!”

    我立于神性碎片的雨点之中,道:“这神性碎片对我可能用处很大,能不能给我?”

    “何必要开口呢?”

    昊天笑道:“你想要就拿,这玩意对我们这些凡人而言确实没啥用。”

    “咦?”

    清灯捡起一块碎片丢给我,道:“为什么说我们是凡人呢?陆离难道就不是凡人?”

    “哼……”

    昊天悻悻然:“佛曰,不可说。”

    “装你妹的……”

    清灯翻了翻白眼,道:“不说就不说,我还不想知道呢!”

    不久后,我收获了一大堆神性碎片,这仙主终究是仙主,爆出的神性碎片都比别的远古神灵的要大,而其中,一共有17块拳头大小的神性碎片,此外还有至少50块鸡蛋大小的,其余细碎的更是无数,都被我尽数收入囊中。

    ……

    “尽快解决战斗,干掉所有的远古神灵!”

    我转过身来,瞬即关闭了蚩尤印记、杀神之翼两大变身,看看山海灵气,还剩下可怜巴巴的十几点,留着吧,如果樊异真的想找死的话,这些山海灵气都要用在樊异身上了。

    身周,一座座巨大的远古神灵的身躯相继坍塌、阵亡,而林夕则骑乘着白鹿到处收集神性碎片,每收一处都会陪着笑脸:“这东西陆离想要,给我了呀~~~”

    大家还能说什么,美女盟主发话了,给就给了呗,反正玩家拿着这种神秘道具也没什么用,还有可能浪费格子,于是,之前的昊天等人保存的神性碎片也都没有藏着掖着,一股脑的全部都给了我,以至于包裹里的神性碎片浩浩荡荡的一片,感觉干什么都够了。

    ……

    大约半小时后,远古神灵的一波征战结束,这一次,是人族全胜而告终,樊异派遣出来的远古神灵,包括仙主、神皇在内,全部都被玩家斩杀,几乎无一幸免,大量的神性碎片和天地灵气反哺人间,好事一件。

    此时,大战依旧没有停息,樊异的王座周围,无数风联的人在围攻,而风沧海则开着雨师屏翳法相亲自在第一阵猛攻与指挥战斗,龙骑殿、云海轩、锋芒、水月洞天、龙盟等公会的玩家也一一加入战斗,以人海战术将樊异团团围住。

    “嘿……”

    樊异立于王座上,手中拄着野猪剑,只是看着众多玩家轻笑,虽然他的血条已经掉到99%了,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笑道:“蚁群噬象?我看是你们想太多了。”

    “什么意思?”

    风沧海一边猛攻王座,一边皱眉道。

    “谁知道他在卖弄什么神通。”

    火星河扬起法杖,开着天马法相,不断输出,道:“先猛攻再说。”

    “嗯!”

    ……

    一鹿这边,阵地重整完毕。

    “怎么办?”

    清灯看着远方樊异的王座方向,道:“风联的人已经疯了,想要干掉樊异,樊异那厮又阴险狡诈的很,总感觉风联的人要吃亏啊!”

    “哼~~~”

    卡路里轻哼一声,道:“无非是想拿个第一王座的击杀成就罢了,我现在过去增援的话,风联的人都未必会让地方。”

    “确实有这个顾虑。”

    杀戮凡尘伸手一指远方,道:“你们看,风林火山、龙骑殿兵分两路,把两侧的其余几个公会的阵地都挤压出去了,意图再明显不过,他们就是想依靠一个风联灭掉樊异罢了。”

    “……”

    我皱了皱眉:“当初骊山之战,我们百万国服铁骑才堆掉了林海,现在的樊异比起当时的林海可能弱了许多,但是毕竟也是王座,风联多少人?”

    “风联的人不少了。”

    沈明轩眨了眨眼睛,道:“光是一个风林火山的主分盟加在一起就有六七十万,其余的成员公会加在一起,人数大约在300w左右,是一个超级集团了。”

    “难怪了。”

    我微微一笑:“无所谓,风联想要樊异斩杀权就让他们拿去,我们一鹿依旧保持进攻姿态,打掉眼前的晶石阵,如果鬼帝秦石敢来触霉头,我们就一鼓作气的干掉秦石,给天行大陆那边减减压。”

    “可以的可以的。”

    大家连连点头。

    ……

    不久之后,一鹿再次发动对第二重晶石阵的进攻,而整条人族的阵线也从远古神灵的猛攻中恢复过来,开始了对晶石阵的持续进攻,唯独在中心处,风联的数十个公会与樊异杀在了一起,樊异也不退避,只是不断发动杀招,不断的看着风联的人攻打自己的王座罢了。

    樊异这个人,能够这样的云淡风轻,说明肯定有后手,风联的人注定要吃亏的。

    几分钟后,“啪嚓”一声,樊异的王座下方有一大块龟裂出现,紧接着铸成王座下部分的一大片璀璨岩石开始剥落,无数灵气、气运随之消失,只是一瞬间,王座的气息就至少掉了一成以上了。

    “兄弟们!”

    风沧海眼中有神韵,哈哈笑道:“事实证明王座不是无敌的,集火……全员集火,如果能杀掉樊异,我们风联就是国服首功!”

    “对,杀!”

    众人一个个的杀红了眼,对空中樊异挥出的繁密剑气不管不顾,只是冲杀。

    “哟嚯~~~”

    空中,樊异低头俯瞰自己的王座,有点不敢看了,捂着脸笑道:“哎哟风沧海啊,当年你可是受过炼阴大人恩惠的人族冒险者啊,这这这……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啊,怎么就那么心狠对炼阴大人的小表弟我动手呢?当年我们曾经的恩义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你怎么获得的阳炎境也忘记了了吗?”

    风沧海被说中了痛处,皱眉道:“当年是我对你们一无所知,这才被你们利用了,如今老子代表的是人类的利益,你这种畜生就不要再恶心了吧?”

    “啧啧,小心祸从口出啊!”

    樊异低头看着风沧海,犹然觉得不过瘾,所以整个人都趴在王座顶部的边缘,伸出一个脑袋看着风沧海道:“风老弟,炼阴大人可是十分赏识你的,通常而言,就等于是被他给盯上了,你小心啊,若是你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老哥我可是会心痛的,毕竟有些地方,你我还是很相似。”

    “呸!”

    风沧海啐了口唾沫,继续猛砍。

    “啧啧……”

    过了一会,王座下方再次有一部分剥落,而此时樊异的血条只剩下50%了,他马上翻身而起,拍掌笑道:“好了,不跟你们玩了,来吧,让你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绝望。”

    说着,樊异五指一张,顿时前方的数十道悬空晶石纷纷被碾碎,紧接着化为云霭凝聚在了王座周围,顿时已经受损严重的王座瞬间修复,而樊异的气血也回满了。

    ……

    他再次趴在王座边缘,探出一颗脑袋看着风沧海,笑道:“风老弟,来杀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