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斩月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如何不值得?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如何不值得?

    “牵制住他!”

    昊天一声低喝,夏耕法相的长矛重重的扫过了仙主的左腿,紧接着整个夏耕法相的身躯都猛然下沉,一条有力的黑毛大腿狠狠的踹在了右腿之上,一举将被围攻的仙主给放翻,而我则趁势迎面直上,一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业火三灾+猎敌之锋,双刃锋芒激荡,打得仙主的血条刷刷直掉,紧接着又是一道弑龙斩重重的落在了仙主的脑门上,劈得鲜血四溅。

    “全力输出!”

    杀戮凡尘擎着双刃,驾驭刑天法相从天而降,干戚战斧狠狠的劈在了仙主的腰部,打出了腰斩的气势,劈得无数晶石崩碎,这还不算,刑天法相身形一旋,盾牌尖尖的尾部也一并重重撞击在了仙主的身躯之上,而不远处,阿飞扬起法杖,各种流星火雨、冰龙爆流、陨石术等技能洗礼,据比法相不断膨胀光辉,浑身血色缭绕,没有亲手进攻,但却让阿飞的技能伤害提升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层次,打得仙主的血条突突乱跳,看起来都不像是阿飞了。

    ……

    “吼~~~”

    被围攻、牵制之下,仙主一声咆哮,浑身的晶体皮肤都浮现出一缕缕金色古老文字,随之而来的则是一波狂猛的金色冲击波,猛烈冲击之下,阿飞的据比法相不断后移,昊天的夏耕法相则凌空倒翻了出去,杀戮凡尘的刑天法相低吼,以干戚划破大地,却依旧在不断被冲击得向后移动。

    唯有我,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之后,在对方的冲击波降临之前就早早的召唤出了白龙壁和叹息壁垒,双腿一屈,整个人仿佛落地生根了一样,而蚩尤的巨大法相也一样跟着重心下沉,八条腿盘住大地,像是一堵墙壁一样,任凭仙主的冲击波肆虐,但一步未退!

    五秒钟时间,冲击波消弭的瞬间蚩尤法相就重重的一斧头把仙主再次砍翻在地,紧接着一冲而至,重重一脚将仙主踩在脚底。

    “快点!”

    我转身看着阿飞、昊天等人,大声喝道:“不要犹豫,全力输出,光明祭司都给我围上来,给几个主战玩家加血,让他们心无旁骛的输出!”

    “是,老大!”

    一群人再次杀到,甚至就连只剩下30%气血的杀戮凡尘也咕咚一声灌下了一口10级生命药剂,驾驭着刑天法相再次狠狠的一斧头砍在了仙主的脑门上,劈得汁液四溅,仙主头颅周围的晶格化防御层已经开始龟裂了。

    四周,司幽、巢父、羲和、后羿妺喜等五十神尸的法相一一浮现,九歌、天柴、暖阳等人纷纷助战,一道道神尸法相之下,则是咆哮乱舞的各种法术、箭矢技能噼噼啪啪的集火仙主,甚至就连一些b级、c级、d级灵兽印记的融合玩家也围了上来,能输出多少算多少,大家尽心就好!

    这仙主大约是整个游戏最强的boss之一了,虽然没有什么智商,但他的实力比起樊异来应该都不差多少,毕竟,我现在是蚩尤印记+杀神之翼的双重变身效果,不是一般的强悍,真要单挑樊异的话,未必就会落了下风。

    ……

    短短十分钟不到,我的山海灵气已经疯狂燃烧消耗了20点的时候,仙主的血条也只剩下不到25%了,至多四分钟,仙主在一鹿众人的围攻下必死!

    “哼……”

    云霭之中,王座之上,樊异提着野猪剑,神色冰冷,道:“没有想到人族的印记力量已经融合到了这般恐怖的地步了,仙主老哥,你的失败还真是怪不得你,是我樊异低估了对手,既然如此,那就回来吧,没有必要白白送死了。”

    说着,樊异手掌一张,一张青色卷轴缭绕张开,铺成了一条虚空中的隧道,直通仙主的脚下。

    “吼!”

    仙主猛然一拳震退了我和杀戮凡尘,转身就冲向了卷轴的末端,要逃!

    “不能让他走!”

    我大喊一声,与杀戮凡尘几乎一起冲出,瞬间一左一右的撞击在了仙主的两侧,蚩尤、刑天一起动手,但却只是将仙主撞得原地晃了晃,旋即再次冲向了卷轴末端。

    “想得美!”

    空中,一缕火红剑气落下,“蓬”一声在近百米高的位置爆开,化为成千上万道剑光密集的轰在了仙主的身躯之上,风中,苏拉绝美的身影踏风而行,纤足轻轻一点虚空,顿时一道火焰六芒星法阵爆发,剑光直下,又是一缕雄浑剑气轰向了仙主。

    下方,仙主双臂横在脸庞前方,一声声的怒吼不断,就这么不断承受着来自苏拉的攻势。

    “大胆!”

    远方,樊异冷笑一声:“你这叛徒,真当北域没人能制得住你了?”

    说着,樊异抬手一指,金光灿烂,指尖一道“制”自喷薄而出,化为一道磅礴剑光轰向了空中的苏拉,而苏拉想也不想一剑劈出,火焰神剑迸发出雄浑的火焰气息,直接与樊异的一剑硬撼在了空中,顿时整个空中“嗵”的一声,仿佛万物静止一般。

    苏拉连退数十米,身形略显狼狈,而樊异则依旧立于王座之上,神色凛然:“失去了王座,你这一身的火焰规则根祇本身就已经摇摇欲坠了,凭什么与本王抗衡?现在给你一个机会,重新投入北域的怀抱,我可以再赐予你一座王座。”

    “呸!”

    苏拉冷笑:“当年林海敕封的王座都没能留得住我,你樊异算什么,林海座下的一条摇尾狗罢了,你凭什么留住我?”

    樊异不再言语,只是张手去收那青色卷轴,试图将仙主的身躯一起卷走。

    “苏拉!”

    我驾驭着蚩尤法相一剑弑龙斩劈得仙主摇摇欲坠的同时,低喝道:“持续出剑,不要给仙主有逃逸的机会!”

    说着,转身看向南方的天下,大声道:“风相,该出手了!”

    “来了!”

    风中,传来了一个醇厚的声音,紧接着一缕熟悉的青色光辉飘然而至,那是一宗刻写着无数儒家文字的典籍,但每一片竹简,每一个文字都已经被完全炼化了,几乎变成了一人的本命物。

    青竹书卷!

    当年,我还向风不闻讨要过来着,可惜终究因为我读书不多的关系,最后还是失之交臂,这本青竹书卷也就跟着风不闻一起成为了西岳上的宝物了。

    如今,青竹书卷飞梭而过的同时,仿佛还带着琅琅读书声,儒家意境十足!

    “嘿!”

    王座之上,樊异的神色颇为狰狞,双臂张开,驾驭着他自己的那一道青色卷轴,笑道:“风不闻,你一个区区陋巷、师门无名的布衣学子,即便是你骗取了轩辕应的赏识当上了白衣卿相又能怎样,还真以为是学而优则仕了吗?老子樊异可是正宗山门书院的开山弟子,是那饱读诗书的贤人,你风不闻算什么?你得到了儒家书院的认可了,得到了文林中那些老夫子的点头了吗?”

    风不闻只是施展神通驾驭青竹书卷,没有回话。

    我则一边攻击仙主,一边说了一句:“樊异,读书多有什么用,你的书终究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哈哈哈哈~~~”

    众人大笑。

    樊异越发的神色狰狞,青色书卷不断冲击苏拉的剑光,要卷走仙主的身躯,而风不闻的青竹书卷则以润物无声的姿态,转眼间就化为无数青竹与文字朝着前方延伸出去,不是为了轰杀仙主,而是不断席卷,将樊异的青色书卷给裹挟其中。

    “你……”

    樊异的脸色越发苍白:“什么意思?要同归于尽?”

    “有何不可?”

    远方,风不闻微微一笑,紧接着青竹书卷居然裹挟着樊异的青色书卷倒退而去,凌空“蓬”一声炸成了无数灵华碎片,周遭的大地纷纷龟裂,丛林被撕成粉碎,这两件绝世秘宝几乎都相当于两位儒家贤人的本命物了,一炸之威恐怖如斯!

    “噗!”

    远方,风不闻吐出一口鲜血,气息陡然下降了至少三成,他已经尽力了。

    而樊异则有王座护体,气息最多也就下跌了半成罢了,站在王座上冷笑道:“白云书简不过是我的众多法宝中的一件,为了爆掉它而折损了你的半件本命物,值得吗?”

    “值得。”

    风不闻笑得云淡风轻:“天下人皆是你樊异的敌人,而我风不闻的死敌却只有你樊异一人,如何能不值得呢?”

    “你!”

    就在这时,苏拉又是凌空无数剑光落下。

    “哼!秦石大人,还不下场?”樊异问道。

    “知道了。”

    远处,王座之上,一位浑身阴气森森的君王驾驭王座而来,人没到,剑光一闪即逝,虚空中无数剑气杀向苏拉。

    “哦?!”

    苏拉凛然无惧,虽然脚下没有王座,但却毅然仗剑迎敌,一缕缕飞雪剑阵的剑韵停留在她的身周,瞬间轰出一道火红剑光席卷半个世界,一时间无数剑气碰撞的声音密集传来,整个天空都被剑光所笼罩,终于,分别来自于天行大陆、幻月大陆两个世界的两位君王正式交手了!

    ……

    我仰头看向空中,苏拉一双雪腿踩着精致战靴,浑身剑韵缭绕。

    云师姐走后,这世界上剑道最接近她的人,应该就是苏拉了吧?

    一时间,好想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