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 > 第二千零三十章 朕留你不得!

第二千零三十章 朕留你不得!

    “好!”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三子玄霍的站起身来,目光雪亮,整个人大为振奋:

    “朕没有看错你,你果然有几分本事!”

    不管这个来历不明的昆仑山术士多么能说会道,哪怕他舌绽莲花,短时间内想要获得三子玄的信任都绝不可能,不过如果他能帮助自己,压制体内的李太乙,那一切就完全不同。

    有安轧荦山敬献的龙珠,再加上这个玄冥子,自己就能够真正的掌控自己的身体,彻底的镇压李太乙那个混蛋,让他永远沉沦,永世不得超生!

    “朕可以留下你,封你为护国天师,只要你能专心替朕,治住那邪祟!”

    三子玄洪声道,那威严的声音在整个太极殿内回响。

    “多谢陛下!”

    玄冥子立即躬身一礼,不过尽管如此,他的神色却极为平静,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惊喜:

    “微臣可以以术法为主,炼丹为辅,助陛下彻底驱除身上的邪祟,不过仅仅这样还远远不够。微臣除了驱邪,还精擅星象和天机数术,据微臣所观,陛下身陷锁龙之局,一方面故然是那邪祟强大,而另一方面,却是因为陛下命数之中,有一克星。”

    “这克星就在陛下咫尺之内,就算有我全力全意的帮助陛下,只要陛下这命数之中的克星还在,那么一切就还是难定之数。”

    “陛下依旧身陷危险之中!”

    玄冥子沉声道,称呼也从原来的“草民”,变成了“微臣”。

    “什么?!”

    “命数?克星?!”

    三子玄闻言瞳孔一缩,整个人瞬间变了脸色。

    玄冥子这番话大出他的意料,他身为圣皇天子,天下真主,还有什么人能成为他的克星?而且还在咫尺之内!

    “什么克星?”

    三子玄沉声道,神情凝重了许多。

    涉及到自身的自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而且不管这个克星是谁,只要知道他的身份,他就会迅速拔除他。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难道还有人敢和他做对不成?

    “微臣初入帝京,对于朝堂中的事情并不知情,所以也没有办法立即回答陛下。不过,此人身具白虎之相,白虎相凶,主杀伐,战争,大凶也,而且此人命格也非寻常白虎凶相,而是白虎圣相,必定掌执军权,而且位高权重,位于兵部之中。”

    “微臣推算过,此星盘踞紫微西南,并且与邪祟有莫大的关系。其他的一切,微臣暂时还无法推算。但是陛下要驱除邪祟,此人必全力阻止,到时候,必多有波折,甚至功亏一篑,不得不察!”

    玄冥子揖手,一脸正色道。

    “白虎圣相?执掌军权?位于西南……”

    大殿里静悄悄,三子玄没有说话,微眯着眼睛,将信将疑,陷入了沉思之中。

    “嗡!”

    下一刻,一道人影浮现脑海,三子玄心中微沉,顿时面如寒霜:

    “难道是他?!”

    白虎相凶,主杀伐,战争,大凶,而且位高权重,执掌兵权……,整个大唐之中,最符合这些条件的,只有一个人——

    异域王王冲!

    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对那个邪祟忠心耿耿,已经数次在朝中和自己做对,太平楼事件,选秀事件……,这个逆臣处处和自己做对。而且他的府邸,恰好就在皇宫西南,应了这术士西南之说。

    想到这里,三子玄的脸色顿时冰冷了许多。

    克星?!

    他只知道这个家伙处处与自己做对,却不知道,他竟然还是自己的命中克星!

    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就留不得他了!

    想到这里,三子玄眼中光芒变化,心中涌起一股浓烈的杀机!

    “另外,我在昆仑山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些寻找五彩琉璃神草的人。五彩琉璃草对于那些中了‘离魂之症’的人极其有效,最重要的是,对于邪祟之症也极有效果,可以用于正,也可以用于邪。”

    “而且那些人衣着华丽,非富即贵,我卜算过,发现那些人和陛下命数中的克星,那位白虎圣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微臣担心此事恐怕会对陛下不利。”

    玄冥子道:

    “而且微臣记得古籍中有记载,五彩琉璃神草对于冲击神武境失败的人有奇效,能够帮助他们治疗伤势,强化功力,某种程度上甚至能够阻止武道的退化!”

    “轰!”

    听到玄冥子前面几句,三子玄还并不在意,但是听到最后一句五彩琉璃神草对于冲击神武境失败的人有奇效,大殿上,三子玄浑身剧震,陡的变了脸色。

    “混账!”

    三子玄神色狰狞,猛的发出一声怒哮:

    “该死的东西,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帮助那邪祟与朕为敌!”

    那一霎,大殿轰鸣,一股恐怖的气息犹如山崩地裂一般,从三子玄的体内迸发而出。

    三子玄的衣袍抖动,满头长发也剧烈的舞动起来。

    神武境!

    放眼天下,达到这个境界,或者说冲击过这个境界的,有且只有他体内的那个邪祟!

    如果说之前他还不敢确信的话,那么这一刻,他已经可以确定,出现在昆仑山的那些人绝对是特别针对自己的!

    “不知死活的东西!朕没有杀你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你竟然还敢背着朕,做出这种事情,助那邪祟!”

    这一刻的三子玄愤怒的全身都在颤抖。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他是圣皇,是天下所有人的主宰!

    所以就算是王冲,他也并不放在眼里。

    ——难道他还敢造反,和自己做对不成?

    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然小瞧了他。

    这个乱臣贼子,表面上顺从,私底下竟然敢派人去昆仑山脉,寻找五彩琉璃神草对付自己!

    如果不是恰巧这个昆仑山的术士出现在自己面前,告诉了自己,恐怕他到死都不知道,他在想办法暗中对付自己。

    这个混蛋,他竟然敢!

    这是一种赤果果的冒犯和背叛!

    “砰!”

    突然之间,一股罡气飞出,瞬间震断了玄冥子“枯木回春”的那棵蟠龙柱,将它瞬间轰的粉碎。

    “玄冥子,你留下,你想要什么,朕都答应你!”

    “至于王冲,敢背叛朕,朕留你不得!”

    那阴冷的声音在整个大殿回响。

    ……

    时间缓缓过去,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而私底下,却是暗流汹涌。

    入夜,异域王府外,一道身影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环顾四周后,迅速进入府邸之中。

    “拜见王爷!”

    赵长富进入府中,熟门熟路的来到大殿前,看着上方那道英姿勃发,气息强大的身影,伏身下拜,声音敬畏无比。

    “五天的时间,你查的怎么样了?”

    大殿上,王冲端坐在宝座前,看着手中的信笺,头也不抬,淡淡道,对于赵长富的到来毫不意外。

    事实上,这枚安轧荦山当初费尽心思安插在“圣皇”身边的棋子,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被王冲恩威并用,循循利诱,牢牢抓在了自己手里,成为了自己安放在三子玄身边的“眼睛”。

    也正是因为有这双眼睛的存在,王冲才能及时知道“三子玄”身边的动静,而且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三子玄新封了一个“护国天师”,满朝文武事先毫不知情,事后也一无所知,但王冲这边,却已经知道他的来历了。

    “回王爷,三天前,圣皇开始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收集药草、金石,另外,圣皇已经在宫中为那个玄冥子建造了丹房,闲杂人等,甚至宫中的嫔妃都不得靠近,谁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只知道陛下每日都会进入其中,呆上两个时辰才离去。”

    “我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打听出,玄冥子在替圣皇炼丹,驱除邪祟!”

    赵长富低着头道。

    听到最后一句话,王冲瞬间皱起了眉头。

    “知道了,你出去吧!”

    “许科仪,去给他支一千两黄金!”

    “是,王爷!”

    大殿中,许科仪很快回应道。

    “皇帝不差饿兵”,赵长富虽然是个小人,但小人也有小人的用处,虽然王冲也可以威胁他,但终究没有金帛驱动,来得好用。

    “张雀,那个玄冥子查得怎么样了?”

    等许科仪带着赵长富离开,王冲很快回过头来,望向了大殿下,相距不远处的张雀。

    “回王爷,我们已经查过,这个玄冥子确实是出身昆仑山脉,是一个隐秘的术士,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另外,虽然一开始我们也怀疑过,这个玄冥子是不是黑衣人,但从各种情况来看,应该不太可能。”

    “这些黑衣人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圣皇的身边。不过,也不能排除这个玄冥子是否受黑衣人所派谴。”

    张雀低着头,恭声道。

    王冲没有说话,只是仰起头,神情微微有些古怪,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玄冥子!

    这个名字,王冲是听说过的。

    上辈子,在圣皇末期,这个人出现过,也进入过深宫,不过,这个人也只是昙花一现,并没有掀起什么大浪,很快就离开了。

    事后,一直到浩劫降临,也没有听说过他的消息,就好像一朵泡沫在海洋中彻底消失了一般。

    在大唐,包括中土的历史上,像这样毛遂自荐,希望得到君王重视的异士,其实层出不穷,不在少数,大部分都不会掀起什么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