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嫉妒的毒蛇!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嫉妒的毒蛇!

    “是,大人!”

    张雀躬身道。

    王冲见状,点了点头,神情这才舒缓了许多。

    “薛千军,我让你准备的那支部队怎么样了?”

    王冲目光一转,望向了人群中的薛千军。

    经历了海外瀛洲十岛的杀伐,包括西北的一系列大战,现在的薛千军宛如脱胎换骨一般,气质精干无比,完全具备了独当一面的能力。

    “回王爷,按照您之前的吩咐,我已经从大军之中挑选出了三百名身手最利落的探子,共分成三十个队伍,每队都有一个经验丰富的队长,随时可以听候王爷的命令。”

    薛千军低着头,恭恭敬敬道。

    “很好!从现在开始,我要你们深入北方,穿透东西突厥大草原,一路到达东西突厥汗国以北更远的地方。我需要知道整个突厥汗国以北,所有的气候变化,包括那里的地理图形,所有的冻土,森林,全部给我一一记载清楚。”

    王冲沉声道。

    呼罗珊之战,那场突然爆发的冰雪,只是一个小前兆而已,王冲需要知道那场注定的大冰河期已经进行到了哪一步,以及达到了何种烈度。

    大冰河期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爆发,但王冲有一种感觉,不会太远了,他需要知道所有相关的信息,这些信息只能自己去搜集。

    “明白!”

    虽然有些惊讶,但薛千军毫不犹豫道。

    大食已平,周边诸国全部不是大唐的对手,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王冲还要派军队前往这么遥远的地方,收集这些东西,但是长久以来的信赖与追随,使得众人早已明白,王冲的目光之远,是他们难以比拟的。

    王冲这么做自然有其缘由,这一点永远不会有错!

    “现在还有最后一件事!”

    王冲微微吸了一口气,神情陡然凝重了许多,这细微的变化立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书房内的气氛也顿时变得凝重了许多。

    刚刚击败大食,正是士气最高昂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能让王冲如此慎重。

    “郭子仪,从现在开始,我要你全权负责东北幽州的所有事宜,你们其他所有人,包括张雀,全力去辅佐他!”

    王冲一脸严肃道:

    “我要你们去调查一个人,搜集他所有的资料,事无巨细,全部汇报到我这里来!”

    这番话令书房内众人大为惊讶,以大唐今日的威望,包括侯爷现在的地位,东北幽州一带还有什么人能够值得王爷如此大张旗鼓的调查?

    “不知王爷说的是谁?”

    郭子仪抬起头道。他的神色平静,但是双眸深处也流露出一丝压抑不住的惊讶。

    “安轧荦山!”

    王冲开口道,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吐出了四个字。

    荡平大食之后,穆塔西姆三世宝库中的一根白玉瓷轴让王冲再次注意到了东北幽州那位蛰伏起来上辈子最大的敌人。

    当王冲南征北战,疲于奔命,忙着扑灭对大唐的各方威胁的时候,那一位悄无声息,同样在执行着自己的“大业”。

    一张窄窄的纸条,上面写着的“未来神州之主”六个字,将那一位心中的野心暴露无遗。

    大冰河期带来的寒潮固然危险,但比这种天灾更凶险的还是人祸,王冲永远不会忘记这位东北扮猪吃老虎的胡人叛将,将来会对大唐犯下怎样累累的罪行,也永远不会忘记他在未来的那场浩劫中,扮演了怎样重要的角色!

    “安轧荦山,不管你在图谋着什么,我都绝不会让你成功的!这辈子,有我在,你就休想越雷池一步!”

    那一刹那,王冲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那锋利的目光似乎穿透了重重空间,投放到了遥远的幽州。

    ……

    目光掠过重重空间,一路定格到遥远的东北幽州。

    当神州大地一片欢庆,当王冲召集着麾下所有的精锐将领,商讨着怎么对付安轧荦山时,没有多少人知道,就在东北幽州一座人迹罕至的山峦上,就在接近破晓的时分,几道身影矗立在那里,傲立于山巅之上,眺望着整个西南。

    像这样的山峦,在东北幽州还有很多,也并不见得有什么特别,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对于山顶的那几道人影来说,只有在这里才能俯瞰,眺望整个神州。

    “真是一群废物,空有数百万大军,到了最后还是输给了大唐!”

    接近破晓时分,暮色之中,山顶隐隐传出一阵人声,就在最前方,一道微胖的身影目光雪亮,背负双手,望着神州的方向,神色满是恼恨。

    如果王冲在这里,便一眼就能辨认出来,这个人正是上次京师之时,他想杀却没有杀掉的安轧荦山,也是整个中土未来最大的敌人。

    短短数年的时间,安轧荦山的身形还是没有改变,但是整个人的气质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目光开阖之间精芒四射,隐隐显露出一股野心勃勃的枭雄之相。

    而在他身旁,崔乾佑,田承嗣,两员安轧荦山麾下的大将陪伴左右,气质同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股股浑厚的罡气如有生命般从两人浑身的毛孔中喷薄而出,吞吐不定,罡气流动的时候,隐隐有钢铁轰鸣之声发出。

    如此强大的修为,放在军中早已可以独当一面,名震天下了,但是两人如同身畔的安轧荦山一样,收起了所有的锋芒,只在无人注意的地方,只在某个夜深的时分,才隐隐展露出自己峥嵘的面庞。

    “……枉我还给他送了这么多礼物,想要和他联合,帮他一起打败大唐,结果这家伙对我不屑一顾,才招致今日的溃败,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安轧荦山咬牙切齿,神色恨恨,如果不是相隔遥远,而且大食已经落入王冲手中,安轧荦山真是恨不得亲手杀掉那个穆塔西姆三世。

    两百六十万庞大的精锐铁骑,这是多么巨大的资本啊,如果落在他的手中,说不定早已统一了整个世界,但是现在,就这么被穆塔西姆三世硬生生的挥霍掉了。

    只要想一想,安轧荦山心中便阵阵生疼。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能想到那个王冲身边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奇人异士,硬生生的掀起了一场沙尘暴,将大食人在军队数量的优势化为乌有。更何况,那一战还有王忠嗣,章仇兼琼,高仙芝,安思顺等帝国的大都护相助,这种规模的兵力,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田承嗣手中握着一柄和人身等高的宝刀,开口道。

    西北一战不只是周边诸国,就连他们在东北幽州同样在关注着这场大战,战争期间,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探子从西北碛西一带发回消息。

    “只可惜,西北一战,圣皇将我们留在了幽州镇守,要不然的话,那一战我们倒是可以临阵倒戈,配合大食人,将大唐一举击溃!”

    安轧荦山右侧,另一个声音传来,崔乾佑望着神州的方向,目光锋利的有如刀剑一般,而他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西北一战,只是因为安东都护军坐镇幽州,距离遥远,而且那里同时有着高句丽帝国,奚,契丹,和**厥帝国四股势力威胁,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出于威慑诸国的原因,才没有调动,谁又能想到错有错招,居然无形之中避过了一场危机。

    如果唐与大食战争最激烈的时候,安轧荦山等人带领大军临阵倒戈,配合大食进攻大唐,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算他走运,即便没有穆塔西姆三世那个蠢货的帮助,我也一定会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一定会!”

    安轧荦山狠狠握着自己的拳头,狠狠道。

    左右两旁,两位幽州的大将一言不发,对于安轧荦山所说的,他们从不怀疑。

    “哗啦啦!”

    就在这个时候,夜色之中,突然一阵羽翅破空声传来,只不过须臾的时间,一只夜鹰从天空飞扑而下,向着山顶的几道人影飞去。

    几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只夜鹰身上,很快便有一道身影绕过安轧荦山,上前接住了那只夜鹰。

    “主公,京师方向刚刚传来消息,那个王冲加封护国大将军,赐皇龙锏,同时画影图形,供入凌烟阁!”

    田承嗣只是看了一眼,立即抬起头来,望向了身旁的安轧荦山。

    “嗡!”

    一刹那间,气氛陡变,安轧荦山和崔乾佑等人瞬间变了脸色,神情难看无比。

    “凌烟阁!圣皇居然对那个家伙如此厚爱,居然破例将他供入了凌烟阁!”

    安轧荦山神色狰狞,连声音都在颤抖。

    虽然知道王冲击败大食,这次回来必然会受到重赏,但是安轧荦山也没有想到当今天子居然对他如此恩宠。

    凌烟阁啊!

    大唐已经多少年没有人供入凌烟阁了,那是无数能征惯战的猛将名将包括一个个大将军,大都护想要但却根本无法得到的待遇。

    即便是对于王忠嗣,张守珪这样戎马一生,立下汗马功劳的名将来说,这也是无法得到的奢望,但是现在,却破例给了一个只有十八岁的王冲。

    这一霎那,就连安轧荦山自己都能感觉得到,内心深处,仿佛有一条毒蛇一般,蚕食着他的心脏。

    这条毒蛇叫做嫉妒!